目录 首页

极品恶魔[乔轩]

极品恶魔 第4章(2)作者:乔轩

  方老师傻眼,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急了,「区先生,何必把事情闹大?要是真的上了法庭,睿颖就会被迫在法官、律师面前钜细靡遗的交代事情的来龙去脉,这对她来说才是最大的伤害啊!」

  「我才不管!我就是要送这臭小子进监狱,谁教他刚刚竟敢对我动粗!」区茂雄满脑子只想报复滕骐,女儿会怎样他才不在乎。

  「爸,算我求你好不好?我马上跟你回去,求你不要对他采取法律行动——」

  「好,你告吧!」滕骐慢慢的直起身子,咧开森寒的笑容,开始活动筋骨,「反正都要坐牢了,那我就先扁到够本再说!」

  区茂雄没想到滕骐竟然是这种狠角色,吓得拉了睿颖就跑。

  「臭小子,你给我记住!」临走前,还不忘撂下狠话。

  「你也给我记住,要是再敢打睿颖,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他对着区茂雄喊话,但他的眼却是紧紧望住睿颖逐渐远去的身影,直到他们消失在电梯里,才颓然在沙发上坐下。

  她走了!

  滕骐将脸埋入摊开的掌中,有好一会儿不想抬头面对这个丑陋的世界。

  「滕骐……」

  方老师不忍地将手搭在滕骐肩上,滕骐却冷声道:「把你的手拿开!」

  她只好缩回手,「我知道你很难过,但……」

  滕骐站起身,面对方老师,俊容上的怒容不容错辨。

  「你根本什么也不知道!你就和那些无知又自以为是的大人一样,打着为我们好的旗帜,但事实上,你就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做好事的虚荣感!」

  方老师张口结舌,没想到滕骐会说出这种话,宇字尖锐,又那么命中要害。

  「『春风化雨』?『教师楷模』?『杏坛之光』?『师铎奖』?」滕骐指着书柜里一张又一张闪亮亮的奖牌,神色嘲讽,「把这些奖牌摆出来,唯恐别人不知道你是优良教师吗?很好,你自以为今天又做了件好事,让我告诉你,你把睿颖送回她父亲身边之后,她过的会是怎样的日子。」

  明明滕骐只是个未满二十岁的少年,但他的气势却压得方老师喘不过气来。

  「我想你应该不知道睿颖她父亲是怎样的人吧?我可以告诉你,他是个只知道赌和酗酒的人!只要他赌输或喝醉了,就打老婆或打睿颖出气,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把好好一个家庭弄得妻离子散!当年他从台北逃到宜兰,把债务全丢给睿颖的母亲,她的母亲没办法,只好把睿颖送到孤儿院,自己则连夜跑路了!」

  方老师眼睛瞠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自己所听见的。

  她的嘴开开合合,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但是……当我打电话给他时,他很高兴啊!他说他很想找回女儿,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现在他当然需要女儿!」滕骐提高声音了,「因为女儿大了,可以赚钱供他花用了,他当然很乐意来把她带回去!」

  「也、也许他已经戒酒戒赌,也许事情不像你以为的那么糟……」

  滕骐凌厉地反驳,「你问问自己,这样的说法你到底信不信?你以为狗改得了吃屎吗?如果酒鬼和赌徒得到一次教训就会学乖,那台湾就不需要法律了!」

  方老师这才终于意识到,她很可能在自以为热心的情况下,害了她的学生……

  「你以为他们回宜兰后,会把睿颖的学籍一起转到宜兰吗?」

  「难,难道不是吗?」区茂雄明明说他会帮睿颖转到宜兰最好的高中就读啊!

  「区老头不会让睿颖去上学的,他只会逼睿颖去工作。」睿颖说她想变成蝴蝶,但……她还有机会蜕变吗?滕骐望着方老师震惊的眼眸,眼中写满悲愤,「是你毁了她,这全是你一手造成的,方、老、师!」

  滕骐走了,方老师则颓然跌坐在地板上。

  过几天,据说方老师向校方提出辞呈,从此不再执教鞭。

  *

  滕骐变了。

  他变得沉默寡言,对任何事仿佛都失去了兴趣。

  他一样上课,一样进研究室,把全副精力全发泄在课业与研究上,不到夜深不肯离开研究室。

  因为他不想回去面对没有睿颖的屋子。

  滕骐出色的表现让教授直说挖到宝了,还亲自带他去参加伦敦的资研学会,让所有人见见这个年轻又有才华的少年。

  滕骐坐在会议厅里,听着教授热切讲述「他的」研究报告,他表情木然,那些佩服的眼神对他来说没有意义,那些热烈的掌声对他也没有意义,只因为睿颖不在他身边,他的成就没有分享的对象,于是一切便失去意义。

  会议结束后照例有一个餐会,让东西方学者一面用Buffet,一面相互交流。

  滕骐没有加入,他向教授假称时差没调过来想先上楼休息,但他其实只想远离嘈嚷的餐厅,一个人坐在石阶梯上抽烟。

  滕骐学会抽烟是在睿颖离开后的事,有一天他在便利商店看到架上的香烟,没有多考虑就要了一包,就这么习惯了抽烟。

  当滕骐独自吞云吐雾时,他听见脚步声在他身后停下,回过头—看,是艾德·海曼,资研学会的出资者。

  滕骐原本以为自己坐在阶梯上抽烟挡到了艾德·海曼的去路,于是他侧过身让出通道,可他却笑咪咪地向他走近。

  「抱歉,可以打扰你一下吗?」

  居然是找他?滕骐只好将烟蒂丢在地上踩熄。

  「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问过你的指导教授,听说你今年才大一?」

  「是。」

  「我叫艾德·海曼,我仔细读了你的论文,对你十分非常欣赏,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到海曼学院来?」艾德很少和这么年轻的男孩说话,因为他太迫切想延揽滕骐,所以他表现得有些急切,「海曼学院是一所以金融与科技为主的学院,因为我们的审查十分严格,因此听过海曼学院的并不多,但是当今各国有名的金融巨擘或科技业龙头领导人,都是我们的毕业生。」

  艾德随口念了几个人名,全是赫赫有名的人物,随便跺个脚都能造成全球经济大地震。

  「我相信你如果能到海曼学院来,绝对可以取得更好的教育资源,因为我们在这方面的师资是全球最顶尖的。」

  「抱歉,我没兴趣。」他没想过要离开台湾,只因他心爱的女人在那里。

  「如果你是因为兵役问题,我可以设法为你解决。」他问过他的指导教授了,除非是以交换学生的身分,否则像滕骐这年纪的男孩,基本上很难取得签证。

  滕骐礼貌地微扬了下唇角,对他点点头,「谢了,但我没想过离开台湾。」

  艾德见滕骐态度坚定,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但他还是掏出一张名片给滕骐。

  「虽然我对这样的结果感到遗憾,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如果你改变主意了,随时给我一通电话,好吗?只要你肯转到海曼学院,所有的条件都好谈。」

  滕骐连看也没看,就将艾德的名片收进皮夹里,「谢谢你,海曼先生。」

  艾德很挫败地离开了。他果然还是不要亲自介入谈判比较好,这一点他的智囊团已经建议过他了,甚至连他的女儿都这么说过,但当他看到有才华的孩子,还是忍不住想亲自去说服……

  唉!不知道现在才去修「谈判的艺术」这门课还来不来得及?

  *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抵达公寓门口已是深夜一点。

  他拎着行李袋,一路抽烟上楼,在五楼往六楼的转角处,他看见有一抹人影晃动了一下。

  滕骐一震,落了一大截烟灰在楼梯间。

  「睿……睿颖?」可能吗?她回来了?

  「呵呵,抱歉,让你失望了。」影子的主人现身了,滕骐眯起眼眸,全身盈满肃杀之气。

  是睿颖的父亲,区茂雄!

  「你来做什么?是不是睿颖发生了什么事?」如果区茂雄敢点头,他一定会扭断他的脖子,他发誓!

  「别紧张,睿颖好好的,什么事也没有。我来找你,当然是想和你谈条件。」

  「什么意思?」滕骐神情防备。

  「你想要睿颖吧?」区茂雄笑得狡猾,「她也是天天以泪洗面,天天想着你喔~~」

  滕骐想像她啜泣的模样,整颗心都揪起来了。「你想和我谈什么条件?快说!」

  「很简单,你给我钱,我把女儿给你,我愿意和她脱离父女关系,让她彻底属于你。」区茂雄看出滕骐心动了,又加把劲地说:「我也不是冷血动物,真怕睿颖就这样哭到瞎掉,我好歹是她的父亲,当然会不忍心……」

  滕骐不耐地打断他,「不必跟我扯废话,你要多少?」

  「我体谅你只是学生,所以——」他伸出五根手指头,「五百万就好。」

  滕骐火大地把旅行袋往地上一甩,低吼,「五百万?你当我在印钞票吗?」

  就算把他每一分钱算进去,也不过百来万,叫他去哪里生出五百万?

  「你有金头脑啊!」区茂雄拿出—张皱巴巴的报纸,上面写着他拿了全国程式设计首奖,又获得学术单位的奖励金、相关研究经费、政府研究补助金等等,「你拿了这么多奖,少说五百万跑不掉吧?」

  该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参加了这些比赛,这准是教授帮他递出的。

  「我没有这么多钱,随你信或不信,那上面的奖金或经费连我自己都没见到!」

  「是吗?」区茂雄慢吞吞地收起报纸,从他身边挤过去,往楼下走去,边走还边叹气。「我女儿真可怜,要是她知道连你都不要她了,不知道她会不会去寻短?」

  「站住!」滕骐忍无可忍地道:「给我一个月,我会设法筹出钱来……」

  区茂雄笑了。就说嘛!这小子怎么可能没钱?

  「你只有三天,三天后,我可不敢保证睿颖会变成什么模样!」

  「你——」滕骐揪住区茂雄的衣领,眼看着拳头就要挥下,但区茂雄重施故技,用睿颖来威胁他。

  「你敢再打我,我保证睿颖会得到相同的对待!」

  这句话,让滕骐恨得牙痒痒,拳头迟迟无法落下,最后只好不甘心地放开他。

  「呵呵,那么三天后我会再来找你。」区茂雄得意地拉拉衣领,临走前又道:「对了,我劝你别费力找到宜兰去,因为我们已经搬了家,也换了电话,你找不到她的。呵呵呵~~」

  听着区茂雄泯灭人性的笑声,滕骐一拳重重挥向墙壁。

  该死!区茂雄居然用睿颖向他勒索五百万!

  三天内他去哪里生五百万出来给区茂雄?

  蓦地,从旅行袋里掉出来的文件中,有一张闪着银光的名片吸引了他的目光。

  那是艾德·海曼的名片。

  蓦地,他想起艾德说过的话——只要你肯转到海曼学院,所有的条件都好谈。

  滕骐拿起名片,自嘲地笑了。

  不知道,他的「才华」在艾德的眼里,值不值五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