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极品恶魔[乔轩]

极品恶魔 第5章(2)作者:乔轩

  五年!他居然要离开她五年,而且就在下周一!今天都已经是星期四了!他竟然到现在才告诉她……

  睿颖按住胸口,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心脏要停止了,但荒谬的是,她的手仍感觉到心脏的跳动。

  「睿颖……」他伸出手想触碰她,但睿颖却不信任似的避开他,离开他的怀抱,远远的与他对视。

  「你考虑过我吗?你不是跟我约定三年后再见面吗?或是你以为我从此不会再回来了?」

  那她呢?在他们好不容易能在一起之后,他竟然告诉她他要去英国!

  「你知道我一直想出人头地,我们以前不是一再的讨论过吗?有一天我一定要赚大钱,让你过好日子,不会再有人看不起我们,睿颖,你了解我的不是吗?」

  「你想赚大钱、出人头地,难道在台湾就不行吗?为什么非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他竟然这么狠心说要离开她……

  「你知道海曼学院有多难申请吗?比耶鲁或牛津更难!从海曼学院毕业后,艾德承诺安排我进海曼集团工作,那是离成功最近的天梯,如果我只要花五年就可以超越别人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成就,那我为什么要舍近求远?」

  睿颖指着自己,问他,「那我呢?你把我放在哪里?」

  「睿颖!」他从地上起来,按住她的双肩,焦灼地对她说:「我会回来的,一定!我发誓!」

  睿颖听着他的话,觉得心好痛。他的人生计画就是获得成功、赚大钱,但是他的计画里,没有她。

  他甚至没想过要带她一起去,而是要把她一个人留下来。

  「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她终于还是问了出口,他是她生命中的全部啊!她不想和他分开!

  「不是我不想,而是不能!海曼学院是全体住宿制,而且管制严格,若不是海曼的学生是无法进入学院的。就算我把你安置在离学院最近的公寓里,我也不能任意离校,你在英国人生地不熟,万一发生什么事我只能干着急!」

  再者,若是睿颖和他一起去,他也无法专心于课业,只会满脑子想着要与她见面。

  「睿颖,五年很快就过去了,你就想像我去当兵,把我当作在服役所以见不到面。至于生活费、学费你都不用担心,我已在你的户头里存入一笔钱,足够你念完大学——」

  「如果五年过去了,那个叫艾德·海曼的人给了你一个更好的职位,如果他要你留在英国,他说要重用你,给你更多更多的薪水,你是不是就会留在那里不回来了?」

  「我不会!」滕骐急急的对她保证,「因为你在这里,所以我会回来,有你在的地方,才是我永远的家!」

  睿颖听着他急切的保证,眼中重新燃起一线希望,「如果……我求你不要去呢?」

  滕骐的表情为难,他弯下腰与她期盼的大眼对视,并放柔了嗓音道:「睿颖……我只要有机会一定会回来看你的,好不好?」

  他的回答,使睿颖的心都凉了。

  他要去,即使她都这么求他了,他还是要去!

  他不要她了!他终于要丢下她了!一股即将失去滕骐的恐惧抓住她,使她像个即将溺水又攀不着救命浮木的人,拼命向他求救,他却置之不理,最后终于灭顶……

  睿颖胸口传来窒息般的疼痛,那疼痛麻痹了她所有的感情。

  「我知道了。」她轻轻的退后一步,转身走出厨房。

  「睿颖!」滕骐追过去,在追到她房门口后,被关上的门板阻挡在外。

  滕骐用力敲门,「睿颖,你别这样!出来,我们好好谈谈……睿颖!」

  睿颖反锁了门,将背脊贴在门板上,听着他在门外不停敲门而狠心的不予回应,她感觉喉头哽咽,几乎要呼吸不过来了。

  他们两个人在门的两端各自坚持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最后外头的敲门声停止了。

  整幢屋子顿时陷入无边的寂静,悄无声响。

  接下来的日子,睿颖更是避免与滕骐见面,她还是一样做晚餐,但是当他回到家时,却只能独自吃饭。

  随着出发的日子逼近,滕骐更希望解开两人间的僵局,他不希望在这种情况下和睿颖分开,他希望能获得她的体谅。

  星期五,滕骐中午就回家了。

  他已经向台大办妥休学手续,婉拒了教授为他准备的饯别会,婉拒了同学、学长的欢送会,一心只想回家等睿颖,好好和她谈谈。

  睿颖一回家,就看见滕骐坐在那里边抽烟边等她。睿颖下意识的要走回房间,但滕骐不让她再有机会逃开。当她快步从他身边走过时,他立刻三步并作两步,捉住她的皓臂。

  「睿颖,你还要躲我到什么时候?」滕骐忍耐地道:「逃避并不能解决问题。」

  是的,逃避不能解决问题,她也知道距离星期一只剩下两天了,可是面对即将分离的事实,她除了逃避又能怎么样呢?

  滕骐将她按到椅子上坐下,然后捻熄烟蒂,移开烟灰缸,不让她吸到二手烟。睿颖看见他的举动,仍是那样体贴她,这说明了他还是在意她,那为什么他会那么坚持要走?

  两人面对面坐着,相对无言。

  过了许久,滕骐才开口,「睿颖,我会搭周一早上六点二十分的班机走。」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就看见睿颖的眼眶红了。

  「你还是……坚持要走吗?」她艰难地问出口。

  「我已经答应艾德了,就一定要做到。」他把她的柔荑握入掌中,「就像我答应过你,我一定会回来,我发誓我会做到。」

  睿颖低俯着头,望着桌面,感觉自己慢慢变得空洞。

  「睿颖,你要体谅我,我是为了给你更好的生活,我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强,让自己有能力保护你不再受任何伤害。」

  「不要用我当藉口。」她声音轻得像是飘扬的柳絮,「如果你觉得踏上这条路会让你更接近你的梦想,你就去吧!五年也好,十年也好,回不回来都无所谓。」

  滕骐隐隐动怒了,「你为什么要说这种话?」

  睿颖终于抬起头来,对他哀凄一笑。

  「因为,我决定和你分手。」

  滕骐有一瞬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蓦地揪紧她的手,凶狠地低吼,「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睿颖吃痛地缩起肩膀,可是她不退缩。

  「我要分手。」她再重复一次,唇边带着几近破碎的笑,「如果你一定要去英国……请你放我自由。」

  室内有短暂的死寂。

  然后,滕骐的声音像炸弹般炸开,「不可能,我不同意分手!你说我不讲理也好,说我自私也好,总之我不会跟你分手,你想都不要想!」

  「如果你对我已经没有留恋了,何必徒留着这段关系?」为什么不彻底断个干净?维持一段名存实亡的感情又有什么意义呢?

  滕骐望住睿颖的眼神冰冷而危险,「我从没说过一句对你不再有留恋的话。」

  说完,他转身回房,表示讨论到此为止,再无转圜的余地。

  星期一的早晨,睿颖一如往常地起床,但是滕骐已不在他的房间里,他的行李箱也不见了。

  他走了!连对她说声再见都没有,就这样走了……

  睿颖腿一软,跌坐在地板上,看着滕骐空荡荡的房间,她觉得自己的心也空空的让她直想掉泪。

  然后,她看见滕骐在枕头上放了一只盒子。

  她慢慢的走过去,打开盒子,一时间,五彩缤纷的蝴蝶全飞了出来,在屋里盘旋着,好似滕骐的思念还留在这屋里,与她在一起。

  睿颖看见盒底有一张信纸,她打开,滕骐有力的字体映入眼帘。

  睿颖:

  记不记得你说过,长大以后想变成一只蝴蝶?

  蝴蝶是很美丽,但也是很脆弱的东西。所以,我要让自己更坚毅、更宽广、更强悍,我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变成你的苍穹,让你在我的保护下,自由自在地飞翔。

                                                      骐

  看完短笺,睿颖再抬起头来,屋内已经没有蝴蝶了。

  滕骐走了,但她感觉到他对她的爱仍在屋内盘旋,无言地告诉她:你不孤单。

  睿颖噙着泪笑了,她知道,他用这种方式倾诉他的感情。

  「我等你,不管几年,我会一直等下去的,滕骐……」她将他写的短笺紧紧的贴在胸口,坚定不悔。

  然而,滕骐离开台湾后,却再也不曾与她联络。

  在这段期间,睿颖不知道写了多少信给滕骐,他也不曾回覆。

  也许……是学业太忙了吧?滕骐是个要求完美的人,她最明白的不是吗?但这样的想法,总令她的心中有种不踏实的恐慌。

  此后春去春回,季节的递嬗带走了春花与秋月,唯有思念在光阴中慢慢沉淀。

  转眼间,睿颖高中毕业了,三年级上学期的学测结果也在六月上旬放榜,她考上D大英文系。

  也在此时,睿颖对滕骐的思念,达到了顶点。

  睿颖写了一封信给滕骐,除了告诉他考上大学的事,并且告诉他,她想到英国见他。信件寄出后,睿颖没有再等滕骐回信,便收拾了简单的行李,买了机票飞往遥远的大不列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