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极品恶魔[乔轩]

极品恶魔 第6章(1)作者:乔轩

  伦敦以泰晤士河左岸的市中心为主,可分为东、西、南、北四区。其中摄政公园一带的北伦敦,绿茵遍布,处处洋溢着欧式宁静安详的气氛,是伦敦的高级住宅区。

  在这个全世界房价排名第一的住宅区里,就属海曼家族的宅第最广、最显眼。

  这幢百年历史的宅子经过修缮与装潢,被艾德·海曼拿来权充私人招待所。当然,经过海曼安排入住的房客,绝非泛泛之辈。除了长住伦敦的女儿蕾妮·海曼之外,多是叱吒政、经界的名人,而滕骐是招待所里的第一个台湾人。

  滕骐已经完成为期两年的海曼学院菁英课程,现在正在总公司担任首席投资顾问,艾德对他倚重甚深。

  以上这些,都是睿颖从蕾妮的口中听来的。

  「海曼学院一向有捉弄新生的传统,加上滕骐一来就搬进海曼家的私人招待所,他又老是板着脸一副拽样,就让人更想欺负他了!所以同学故意拿走他柜子里的教科书和讲义,让他上课没有课本可用。你猜滕骐怎么办?」蕾妮兀自讲得兴高采烈、口沫横飞,睿颖却一点也没有听得津津有味的模样,让蕾妮很受挫,频频摇着睿颖,「猜嘛!给点面子,猜看看嘛!」

  睿颖动了下,慢慢转头面向蕾妮。

  「他是不是把拿他课本的人揍了一顿,要他把书还来?」

  蕾妮讶异地张大小嘴,「答对了!你怎么知道?!」

  睿颖淡淡的微笑了下。她当然知道,就某部分而言,她是了解滕骐的,就像滕骐了解她一样。

  睿颖轻声说了句「Excuse  me」,然后起身离开餐桌。

  「Ringing,你想不想去逛哈洛斯百货?还是去白金汉宫?不然大英博物馆怎么样?」蕾妮热心地想尽地主之谊,睿颖却婉拒了她的好意。

  「我要回去了。」

  蕾妮微微一愣,「你在伦敦订了旅馆吗?」

  「不,我想回台湾了。」睿颖觉得,她已经没有待下来的意义——因为滕骐一点也不高兴见到她。

  她真傻!滕骐已经完全变了个人,他已不是从前的他了,所以这些年来,他从不给她只字片语,说不定他此刻最想摆脱的,就是过去的回忆,偏偏她还不识相地找到英国来,徒惹他厌烦。

  「哦,Ringing,你别在意滕骐的话!」蕾妮热切地拉着她的手,「我想他一定很高兴见到你,只是他个性一向那么别扭……哎呀!东方男人不是都那样吗?外表酷酷的,其实内心热情如火,他们呀!只是嘴上不说而已……」

  这是蕾妮交了两个东方男友后得出的结论,她虽然不是很了解滕骐,不过东方男人差不多都是这种闷骚个性吧?

  只是蕾妮没想到,她的解释却使睿颖误会她和滕骐的关系,心中更加黯然。

  「谢谢你,但我想我是不该来的。」不过她至少可以安慰自己,滕骐的眼光真的很好,他的女友不仅活泼开朗、美丽大方,对他未来的事业也很有助益,一点也不像她……

  「Ringing,如果你坚持要走,至少等滕骐回来再说嘛!你不打算亲自告诉他一声吗?」

  睿颖摇摇头,拎起她带来的简单行李走出海曼家族的宅第,蕾妮的挽留没有打动她,现在她只想离开英国,回到那幢充满回忆的小房子里。

  回去吧!只有在那里,她的世界才完整,她可以欺骗自己一切都没有改变……

  上了计程车,睿颖忍不住眼眶泛红,她吸吸鼻子,仰起小脸,告诉自己:不准哭,区睿颖!滕骐正一步步的迈向成功,你应该为他感到高兴,这就是他梦寐以求的,你不该只想把他留在你的小小世界中!你离开是对的……

  蓄着大胡子的胖司机见睿颖久久没说话,不由转过来问:「小姐,你要上哪儿?」

  「希斯洛机场。」

  到了机场,睿颖费了番唇舌更改班机时间,然后独自坐在机场大厅里,大片玻璃窗透出难得的灿艳太阳,将她投映在地的影子拉得好长,睿颖托着下巴,看着自己的影子,觉得格外孤寂。

  蓦地,另一条修长的影子以惊人的速度接近,将她纤巧的淡影吞没。

  睿颖愣愣的抬首,意外的发现滕骐就站在她的面前。

  那是她过去不曾想像过的滕骐,此刻的他,看起来和记忆中穿坦克背心和牛仔裤的模样完全不同了。

  他穿着整齐而昂贵的西服,像是从办公室直接过来似的,但脖子上的领带已被他扯松,领扣开了三颗,浑厚的胸膛因奔跑而紊乱地起伏着;他的鼻梁上还戴着一副黑色胶框眼镜,手上抓着一份文件,种种迹象显示,他是接获通知后匆匆赶过来的。

  他还是来了。

  睿颖不知道该说这是意料中事,还是意料之外。

  她无法否认在内心深处,仍企盼他是在意她的去留的,但他表现于外的绝情,又让她不敢抱持希望,就怕失落感会将她淹没。

  他俩就这样,一个坐着一个站着,隔着两步之遥的距离对望着,许久都没有人开口。

  最后,滕骐慢慢的摘掉眼镜,收进西服内袋中,然后弯身拎起她脚边的包包,挂在拿了文件的左手腕上,然后对她伸出右手。

  「过来。」他简洁地命令。

  睿颖望着他的大掌,又望望他冷肃的面容,觉得有些无所适从。

  这双比记忆中更大的手,已经令她感到陌生了吗?

  滕骐见她动也不动,索性迈开脚步,将她从椅子上拉起。

  睿颖别无选择,只得被动的跟着他走。

  滕骐带着她坐上临时停在机场外围的宽敞房车,并用漂亮的英式发音对自己的司机道:「到希尔顿饭店。」

  即使是在车上,滕骐还是紧紧握住她的手不肯放开,睿颖可以感觉到司机从后照镜投来的好奇眼光,但她低下头,避开了他的视线。

  她知道司机可能会以为她对滕骐而言是极重要的人,可是他不知道,滕骐握着她手的举动,与「亲密」这个辞汇一点也不相干……

  轿车停在希尔顿饭店门口,门房打开门,看见下车的是滕骐,笑容益发灿烂起来。

  「日安,滕先生。」

  滕骐点点头,牵着睿颖大大方方走进饭店大厅。滕骐显然是这里的大户,正在与房客寒喧的饭店经理远远的看见滕骐,立即对房客道了声歉,漾着笑脸迎上前来。

  「真高兴见到您,滕先生,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吗?」

  「我需要一间房间。」滕骐开门见山地说。

  「没问题,您喜欢的那间房,我们整理得非常舒适,您随时可以使用。」经理马上走入柜枱,奉上钥匙一把,「我马上派个人来帮您拿行李……」

  「不用了,我不希望有人来打扰。」说完,滕骐带着睿颖搭电梯直接上楼。

  到了六楼,出了电梯右转至底是间设备完善的商务套房,里面除了客厅、小吧枱外,还有书房。

  书房里放着一张历史悠久的骨董书桌,那透着蜂蜜色泽的桌面极为诱人,旁边甚至备有印表机与传真机,机能性极强。而那张床就不用说了,除了超大的尺寸以外,整套寝具看起来就仿佛是艺术品。

  虽然她没有住过饭店,但睿颖知道这间房间的索价绝对不便宜,但——他到底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

  一进房间,滕骐把她的旧包包放在昂贵的缇花沙发上,然后脱掉西装外套,拉掉碍事的领带,在客厅里踱起步来。

  他看起来像只一掌拍在倒刺上的豹子一样焦躁,又挟带着愤怒的情绪,睿颖虽不知道是为什么,但看得出来他竭力在隐忍。

  好半晌,他终于定住脚步,面向她粗声问:「你为什么要走?」

  睿颖觉得有些委屈,他这么问,倒像是她自己要走似的!

  她咬咬下唇,细声道:「是你要我走的……」

  「我指的是明天!更正确一点来说,是明天晚上!」

  「这有什么分别吗?」横竖就是赶她走,只是时间早晚而已,滕骐为什么不高兴?

  「当然有,我需要时间把手边的工作进度完成,才挤得出时间来和你谈话,你这一走,又把我的进度全打乱了!」滕骐走到她面前,使得睿颖不得不仰起头才能与他对视,「你为什么这么不听话?你读过我写给你的E-mail吗?」

  睿颖摇摇头,她已经很少打开信箱了。那个信箱堆满了垃圾信件,而她永远等不到盼望的人来信。

  「你写了什么?」

  「我要你别过来,这段时间为了筹组投资公司,又加上艾德交付给我的业务,我忙得简直快把办公室当卧房了……」滕骐烦躁地爬梳过黑发,疲惫地坐进沙发里,「你知不知道我昨天才睡了三小时?」

  睿颖在他面前蹲下身子,小手在他五官上游走,将分别了近三年的滕骐仔仔细细地重新温习一遍……是的,她现在才发现,他看起来非常疲累。

  她低低的道:「我以为……你不要我了,明明才刚见面,就急着赶我走。」

  滕骐叹了一口气,「我就猜到你会这样想。」

  他还不了解她吗?要不是接到蕾妮的电话,他也不会放下会议跑到机场来找她。他就怕她带着对他的误解回台湾,一个人在那里胡思乱想。

  「我感觉你变了,你和我记忆里的滕骐不同了,我想是不是你的眼界宽了,所以想舍弃过去所有不堪回首的部分,包括我……」

  「是,我是变了。不论是形于外的,或是形于内的思考模式;因为我不允许自己认输,只能选择让自己变得更强。有时候我作梦,梦见我们在育幼院的那段日子,醒来以后总是一身冷汗,因为那段日子是黑暗而无望的,也是我想抹煞遗忘的,至于你,」他托起她的下巴,「你怎么会以为你是我『不堪回首』的一部分?你是我的蝴蝶,因为有你,我才看得见世界的颜色,你懂吗?」话的尾音消逝在她的唇间。

  她轻摇螓首,被动的承受着他的吻,睿颖有些明白,又不是很明白。

  她明白自己对他是具有某些意义的,却不知道那代表着什么。

  「不急,有一天你会懂的。」

  这个吻,两人都等待得太久,当双唇相接时,浅尝变成了深入,两个悸动的灵魂在迫不及待的探索中,放任欲望之火蔓延——

  *

  其实滕骐根本没有时间和睿颖在饭店里耳鬓厮磨,现在会议一定因为群龙无首而天下大乱,手机振动的嗡嗡声响了又停,他知道现在不是沉醉温柔乡的时候,可是当他看着睿颖的睡颜,他发现自己无法从她的身边走开。

  像这样拥着她入眠,曾是过去无数个夜晚遥不可及的奢望,而今梦境成真,他却开始害怕分离。

  滕骐苦笑着轻抚睿颖睡梦中的娇颜,他想,她一定不知道,其实他比她更害怕失去这段感情。

  「滕骐是个强人」,曾有人这么说他。但是没有人知道,一直以来支持他意志的是什么?也许就连睿颖也不明白,她就是使他坚强的理由,只要她在他的身边,他就无所畏惧!因为他知道,不管面对多大的挑战,总有一个人儿在等待着他;失去了她,他的努力就没有意义。

  床上的佳人眼睫动了动,而后缓缓睁开,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滕骐的容颜。

  「睡得好吗?」他用手指缠卷她乌绢般的发丝,放到唇边轻吻。

  睿颖没想到自己竟睡得这么沉,不由有些羞赧。「我……嗯,你呢?」

  「眯了一下就醒了。」他伸了个懒腰,短暂的养精蓄锐后,他又有了充沛的精力,睿颖真是他最好的松弛剂,只要她在他身边,他紧绷的身心都可获得纾解。

  睿颖看着他欠身舒展的模样,像只放松的优雅豹子,英国的高热量食物,并没有使他变得臃肿,反而使他抽高了不少,他精瘦的身子无一丝多余的赘肉,像是结合了力与美,像完美的塑像般,令人移不开视线。

  意识到睿颖的目光,他笑了,大方地任她看,「还满意吗?」

  睿颖低呼一声,忙掀起被子就要躲进去,她羞红脸的模样令滕骐发出愉悦的朗笑,扯去被子,结结实实地封住那张令他垂涎的红唇。

  他们像两个孩子般嬉闹,只有在睿颖面前,滕骐才能卸下防备与武装,这一刻,睿颖以为时光倒转,回到了过去,他吻她的方式,拥抱她的姿态和从前没有不同,但他宽阔的胸怀与淡淡的古龙水味,却一再地提醒她,眼前的滕骐,和从前已经不同了。

  望着他飞扬的笑颜,睿颖想起他先前的冷淡,忍不住问:「滕骐,你为什么一直不肯跟我联络?我……一直很想你。」

  滕骐怜惜地在她额上吻了下,没有回答。

  睿颖迟疑地又问:「是不是……因为蕾妮?」

  滕骐挑眉,「蕾妮?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你是不是和她在一起,所以……不知道要怎样跟我说?」

  「你怎么会以为我和她在一起?」和那个鬼灵精怪的女人?不如杀了他比较快。「如果你认为我和她在一起,那我们现在又算什么?偷情吗?你觉得我是那种脚踏两条船的人吗?」说到最后,滕骐有点不爽了。

  睿颖笑了,「所以……你们没有在一起?」

  滕骐没好气的否认,「没有!」

  「那你为什么连通电话也不打给我?我还以为……你已经变心了……」每当寂寞的时候,不安就像一只蚂蚁,悄悄啃蚀她的心窝,令她酸楚又脆弱。

  他惩罚性的捏捏她的俏鼻,然后更加拥紧了她。「我是那种人吗?对我这么没信心真是该打!」

  「我想知道为什么……」她望着他,执着地想要一个答案。即使是在他的臂弯中,她的不安仍未获得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