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极品恶魔[乔轩]

极品恶魔 第6章(2)作者:乔轩

  滕骐垂眸看着她,眼神复杂。

  「我不能给你打电话。」滕骐的声音好似来自远方,「一旦听见你的声音,我就会忘了自己到英国来的目的,会想不顾一切回台湾去陪你。」

  睿颖胸口涨得满满,这是滕骐告诉她的话里,最接近爱情的语言。虽然滕骐不只一次对她说过「我爱你」,但这段话,却更加深刻地撼动她的灵魂。

  睿颖因感动而湿润的大眼静静的望住他,一瞬也不瞬地再问:「滕骐,你在这里……快乐吗?」

  滕骐微微勾了下唇,说不出是微笑或嘲弄。

  「过去两年半,我觉得自己好似生活在竞技场里。」什么都不能想,只有往前、往前、再往前。「在艾德的眼里,或许我是有潜力、有天分的,但我只能说,我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睿颖直觉这些话已是滕骐的底线,她不该再继续探询。他的眼底刻着疲惫的痕迹,他已经从一介轻狂的少年,转为内敛淡漠的年轻男子。

  一个穿着笔挺西服,习于在城市中攻城掠地的年轻男子。

  「滕骐,你还记得我们住的那间小公寓吗?你走的那一年秋天,来了一场台风,」她轻轻淡淡的声音,像是在叙述别人的故事,「台风夜里,巷子对面的那家小吃店招牌被刮落,砸破了客厅的玻璃。天很暗,电也停了,大风从破掉的玻璃窗灌进来,整夜我听见玻璃碎片在地上滚动的声音,把自己关在房里不敢睡着……」

  睿颖的叙述那样平淡,却令滕骐疼痛。

  「睿颖……」他哑声低唤。

  「还有一次,我放学得晚,学校帮我们安排了课后辅导,那天下课后我去超市买菜,一走出超市,忽然有人从暗处跳出来抢我的书包,但我不肯给,那是个国中少年,听见我大叫,他把我推倒,硬是抢走我的书包,他倒光书包里的东西,拿走皮夹就跑走了……」

  睿颖看见他痛楚的目光,蓦然哽咽,「滕骐,你知道吗?那时候我好气你,气你为什么要把我一个人留在台湾?」

  滕骐咬紧牙关,除了拥抱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做。

  「抱歉……」他的额头抵着她的,辗转亲吻她,「我真的很抱歉……」

  睿颖攀着他厚实的肩背,一瞬间泪眼迷蒙了。

  「和我一起回台湾好吗?」她努力地张开双手,想要拥住全部的他,但滕骐是那么巨大,她感觉自己快要抱不住他,只能绝望地喊,「不要再把我一个人丢在台湾,我不在乎你能不能带我去米兰或是东京,也不想吃什么高级料理,更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我只想跟你在一起,跟你在一起啊……」

  「睿颖……」他叹息。

  她那么依赖他,依赖得唯恐失去,他却无法应承,无法给她她想要的安全感。

  睿颖反常的在他怀中哭闹了一阵,好不容易因为疲惫而睡去,滕骐沉默地拥着她,思考着自己究竟该怎么做才能使她安心。

  就在这一刻,敲门声杀风景地响起。

  该死的!这时候会是谁?他不是吩咐过不要有人来打扰吗?

  滕骐想要当作没听见,但那敲门声却一直持续着,耐性惊人。

  滕骐低咒一声,为了不让刚睡下的睿颖被吵醒,只好下床重新套回长裤,煞黑着脸前去应门。

  「是谁?」滕骐才把门拉开一条缝,对方就冒冒失失地闯进来。

  「喝!我就知道你躲在这里!滕骐,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把整个Team丢在公司,放所有人鸽子,自己却跑到这里来『悠哉』,兄弟是这样当的吗?」

  进门的男子嗓门大得惊人,他在客厅说话,在卧房睡觉的睿颖被他的大嗓门吵醒过来。

  「我以为我不在,会议还是可以继续进行下去。」滕骐冷冷的说。

  「是没错,问题是没有人做决策啊!我打了几百通电话找你,你死也不回。」

  滕骐咬牙低语,「容我提醒你,这个Team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伊斯利。」

  「反正你这头头都跷头了,会议还开个屁啊?所以我就擅作主张,让所有人解散,放大家一天假,让他们回去看世足赛……」聒噪的声音忽然停下来。「咦?这是什么东西?」

  伊斯利从沙发下捞出一块缀着蕾丝、软趴趴的布料,还没看仔细,滕骐已经一把夺过。

  滕骐恼怒道:「这不干你的事,不是你的东西你最好少碰!」

  伊斯利有趣地盯着滕骐的脸,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见他难得的恼红。

  「这也不是你的东西吧?」伊斯利笑得贼兮兮,用手肘轻拐好友,「嘿!你终于开荤啦?你以前一副不近女色的模样,我还以为你年纪轻轻,男性雄风就有问题……」

  滕骐磨牙,握着拳头,开始想扁人,「闭上你的狗嘴,没有人会当你是哑巴!」

  可惜伊斯利从不是听话的乖乖牌。

  「哈罗!有人在家吗?」伊斯利居然探进书房,没找到人,又钻向最可疑的卧房,「哈罗?」

  睿颖怎么也没想到,她好端端地躲在卧房里,竟然会有个金发碧眼的男子探进来,她低呼一声,忙抓起被子拥在胸前。

  「伊斯利·马奎尔!」滕骐气得双眼喷火,用力巴他后脑勺一下,然后拎着他的后领把他拖出卧房。「睿颖,换上衣服,待会儿我们出去吃晚餐。」

  接住滕骐丢来的背包,睿颖裹着被单,酡红着小脸闪进与卧房相连的浴室更衣。

  *

  「哦!真可爱!她的脸蛋好像水蜜桃,啧啧,没想到这就是你喜欢的调调啊!我还和石川打赌,说你喜欢的类型是伊莉莎白荷莉!」

  「你们拿我打赌?」滕骐手很痒,忽然很想练练拳。

  「慢点,我还没说完,」伊斯利啜了一口温热的酒后,慢条斯理地道:「石川那家伙赌你是个Gay!」

  听到这里,睿颖噗哧一声笑出来。

  「嘿,小美眉,你听得懂英语啊?你的听力很不错喔!」伊斯利立刻赞美睿颖。

  「谢谢。」

  「怎样,美眉,和滕骐交往很闷吧!有很多英国辣妹对他感兴趣,但他却像老僧入定一样,无情无欲到令人起疑……」

  面对伊斯利的挑拨,睿颖但笑不语,而滕骐已经失去耐性。

  「你可以快点喝完那瓶该死的清酒然后滚蛋吗?难道你看不出来我们不欢迎电灯泡加入?」

  「别这样嘛!已经是晚餐时间,我肚子好饿,我不能顺便跟你们一起用餐吗?」伊斯利睁大湖水蓝眼眸卖弄无辜,可惜滕骐不买帐。

  他再度隐忍地捏紧拳头,克制自己不要在大庭广众下开扁。「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伊斯利!」

  只因自己理亏在先,放他们鸽子,所以他—再隐忍,但天知道他已经忍他忍得够多了!

  睿颖轻轻的按住他的手,笑着摇摇头,「滕骐,没关系的,大家一起吃饭嘛!」

  「就是说嘛!别这么小气,这顿饭让我请总可以吧?」伊斯利开怀而笑,弹弹手指,豪迈地点餐,「把好吃好喝的都端上来吧!」

  滕骐冷冷讥讽,「这里是寿司店,你以为是中餐馆吗?土包子!」

  噗哧一声,睿颖又笑了。

  这就是男人间的友情吗?怎么这么好玩。

  睿颖不曾见过滕骐带友人回家,这还是她第一次进入他的「朋友圈」,虽然滕骐坚称自己和伊斯利只是同僚,但睿颖仍然觉得,他与伊斯利的友谊非比寻常,否则怎会和伊斯利唇枪舌剑,乐此不疲?

  用餐到中段时,睿颖起身离席到化妆室去。

  看着睿颖的背影消失后,伊斯利面色一整,变得严肃了。

  「她这趟过来,是要你跟她回台湾吗?」

  滕骐给了伊斯利冷冷一瞥,「这与你无关吧?」

  他不喜欢别人干涉他的私事,再好的朋友也一样。

  伊斯利没好气地低嚷,「你以为我爱管吗?艾德要我俩负责海外业务的拓展,你要是落跑了,不就剩我一个人孤军奋战?更何况我们还说好要一同创立公司,你别给我抽腿落跑!」

  他可不是为了帮艾德做牛做马才在英国待下的,要知道,他的家族在瑞士可是有头有脸的大企业体,自家的事已够他忙了,若不是冲着和滕骐的交情,他一秒也不会待在这个枯燥的地方。

  滕骐冷睨他一眼,没有说话。

  伊斯利沉下脸来,「滕骐,趁这机会我把话摊开来讲——我可不要一个人扛这么大的责任!要是你敢撒手不玩,我绝对毫不犹豫的跟进。」别怪自己没警告过他。

  「我只承诺五年,五年一到,我一定抽腿走人。」他已经答应睿颖,他不想让她失望。

  伊斯利大叫起来,「五年时间哪够?创立一间新公司又不是在堆乐高积木!况且你还要扣掉念海曼的两年,剩下区区不到三年的时间要怎么兼顾两个大案子?」

  滕骐白他一眼,「你以为我这样拼命压缩时间为的是什么?」

  「你自虐呀!」伊斯利毫不客气地讥刺回去,「明明欠艾德的十万英镑早就还清,你却宁可把梦想摆一边也要为他做牛做马,不是自虐是什么?哦,别跟我说你们中国人什么劳什子『报恩』的观念,我听不懂!」

  「你可以再大声一点,好传到艾德耳里。」滕骐已经铁青着面孔,快要翻脸。

  伊斯利痞痞的笑,「好啊!借我一只大声公吧!」

  两人斗嘴斗得快要反目,睿颖一回座,就感觉气氛暗潮汹涌。

  睿颖不安地问:「怎么了吗?发生什么事了?」滕骐的脸色似乎不对劲。

  「没事!」两人瞪着对方,异口同声地回答。

  最后,伊斯利受不了的站起身,挖苦地对睿颖道:「美眉,奉劝你一句话,你的男人脑子根本有问题,你不要跟他在一起了,跟我交往吧!」

  「什么?」睿颖傻眼。

  滕骐利眸一眯,火大地揪住伊斯利的衣襟,一记猛拳挥出——

  「啊!」睿颖捂住眼睛惊叫,根本不敢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但是当她再度睁开眼,发现滕骐的拳头就停在伊斯利的鼻尖前,没有真的击上他。而伊斯利面无惧色,向来温柔爱笑的湖水蓝眸如今像寒冰似的与滕骐对望着,毫不退缩,像是笃定滕骐不会揍他。

  两人冷冷对峙,整个餐厅鸦雀无声,众人屏息静观事态的发展。

  半晌后,滕骐松开伊斯利的衣襟。

  「睿颖,我们走!」说完,他牵起睿颖离开日本料理餐厅,将伊斯利撇在身后,再也不看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