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极品恶魔[乔轩]

极品恶魔 第7章(2)作者:乔轩

  换上简单的白色POLO衫与那条牛仔短裙,睿颖一走出浴室,就听见一声口哨。

  「滕骐?」

  「我喜欢你穿裙子的模样。」滕骐笑得俊眼弯弯,大掌握住她的纤腰,将睿颖拉到身前,顺势在她唇上啄吻了下。

  即使两人都如此亲密了,她仍旧会因为他的吻而赧红了娇颜。

  「你回来多久了?」她藉由穿外套的动作掩饰自己的羞涩。

  「刚进门。」说着,他欣赏的目光一变,忽然退开一步打量她白皙的双腿,敏锐地问:「睿颖,你是不是瘦了?」

  那一瞬,睿颖竟有些惊慌,「怎么会?」

  「真的,比两年半前的你瘦多了,你一定没有好好吃饭对不对?」滕骐皱起眉,「走,我要先把你喂饱,然后再去逛诺丁丘。」

  滕骐带着她到美式乡村餐厅去,点了许多高热量食物,存心要把她流失的体重一口气补回来。

  在餐厅里,滕骐软硬兼施,非要睿颖多吃几口,直到她大呼再也吃不下为止。

  这个下午多美好,滕骐压根不管别人的眼光,心思全系在睿颖的身上。周遭的客人带着笑意看着这个俊逸的东方男孩尽情宠爱他的小女友,纷纷大赞年轻真好。

  一切仿佛没有变,他们之间的感情还是那样浓烈,但他们都学会了在对方面前隐藏部分的自己。

  睿颖没有问他昨晚为何抽烟到天明,也没有问他上午究竟去了哪里,她不要破坏这美好的一瞬,她要永远记得此时的幸福,等她回台湾以后可以细细品味。

  伦敦西区的诺丁丘,是个民族大熔炉。

  这里有葡萄牙人、牙买加人和英国人,即使是像滕骐和睿颖这样的东方人出现在此地也不奇怪。

  周日的市集聚集好多慕名而来的观光客,最受欢迎的摊位当然就是跳蚤市场。形形色色有民族风味的饰品和衣物,物美价廉,有不少识途老马也会专程到这里来挖宝。

  睿颖像个走进玩具店的小孩,好奇地四处赏玩,只要是她拿起来的东西,滕骐马上就掏钱付帐。

  当他们逛进一间二手衣摊位,睿颖不敢胡乱触摸商品,但西班牙裔的胖老板马上拿了件淡粉色的细肩带洋装在睿颖身上比画,用着流利的西班牙腔英语滔滔不绝地称赞衣服和她有多相配,最后竖起大姆指道:「很适合你!好看!你一定要买!」

  「不,不,我的衣服太多了,我不能再买衣服。」睿颖忙拒绝。

  「这件可是当季的Zara!你看这上面点缀的蕾丝,再摸摸它纯棉的质感,你看这裙子像蛋糕一样多美啊!你的腿那么纤细美丽,这件洋装的长度正好在膝上十公分,很适合你呀!要不是我女儿不能穿,哪里会拿出来卖?Zara可是连潘妮洛普都喜欢的牌子哪!」

  「多少钱?」滕骐已经在掏皮夹了。

  「只要三十镑!」

  三十镑?!睿颖倒抽一口气。太贵了!这只是件二手衣,却要将近台币一千八百元?今天她身上所有的行头加起来,也没有这件二手洋装值钱。

  睿颖慌忙阻止,「不要,滕骐,这太贵了……」

  「不贵,它非常适合你。」滕骐还是付了帐,买下那件昂贵的二手衣。

  离开摊位,睿颖轻声抗议道:「滕骐,我只是随便看看,不打算买的……」而且这里不是跳蚤市场吗?为什么物价还是那么高?

  滕骐笑笑,没把她的抗议放在心上。

  他想宠她,想要弥补过去亏欠她的一切,不在乎要花上多少钱,因为现在的他,供得起她最好的物质享受,买二手衣给她,还算是委屈她了。

  「滕骐,我是说真的,这些小东西又不是必需品,你知道赚钱并不容易……」蓦地,蕾妮的话闪入脑海中——

  你可知道他的脑子像是黄金铸造的,每一个决策都能带来惊人的财富?

  睿颖摇摇头,想要甩去蕾妮的声音。

  滕骐牵起她的手,笑道:「睿颖,这些东西我都负担得起,别操多余的心了!」

  知道他的富有而试图亲近他的女子多不胜数,相较之下,更显得睿颖的情意弥足珍贵。她爱他,而且不以财富衡量,有了睿颖,他夫复何求?

  大不列颠的夏天,差不多要到九点太阳才下山,他们在七点左右离开诺丁丘,天光仍如白昼,提了满手的大包小包,滕骐带着睿颖找了间餐馆用晚饭。

  直到上了主菜之后,滕骐才平淡地道:「睿颖,我今天已经向艾德·海曼提出口头请辞。」

  睿颖握着刀叉的纤指紧了紧,忽然间丧失了食欲。

  「我想一时间艾德还不能接受我的请辞,加上我手上的工作还没交接出去,一时间也找不出接替人选,所以我势必还得花些时间和艾德深谈,少则一、两周,最迟不会超过两个月,等到接手的人上了轨道,我就能回台湾了……」

  「你真的……打算回台湾?」

  他答得没有一丝犹豫,「当然。」

  「可是……你说过,海曼集团会是通往成功的天梯……」

  「我是说过,但我还年轻,有得是时间慢慢来,一下就达到顶端,未免太没有成就感。」

  滕骐说得轻松,睿颖却听得沉重。

  是的,滕骐会成功的。即使是少了海曼集团的招牌加持,他仍然是他,有一身的本事与点石成金的才智!或许得绕点远路,但结果终会相同,他的能力绝不会被埋没。

  可是,他根本不需要绕这趟远路的不是吗?

  人生充满了变数,也许一个环节错过了,整个人生就不同了,如果真的不若预期,她能承担得起责任吗?

  蕾妮说得对,她知道滕骐有多渴望成功,滕骐是一个那么好强的人,因为贫穷而遭受的不平待遇,化成他上进的动力;如今,她却要强迫他为了自己,背弃他一心渴求的成功道路,未免太自私了。

  「滕骐,你……还是回海曼集团吧!」

  滕骐的眼睛眯起来了。「什么意思?」

  睿颖急切地解释,「昨天我说的太夸张了,像是台风和国中生抢劫,这不过是过去两年半以来『唯二』的意外,其实我一个人在台湾也过得很好,并不像你以为的那样无助。」

  滕骐以为睿颖的急切是因为自责,他放柔了声音道:「睿颖,你告诉我你希望我们能在一起,我也是这么希望,所以我做了回台湾的决定,只是这样而已。」

  「但是,你的事业在这里不是吗?你说你打算和伊斯利合组公司——」

  滕骐笑了,「是没错,但合组公司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完成,八字都没一撇的事,你不必担心这些。」

  「我不是担心,我只是……希望你能完成你的梦想。」

  滕骐很快地看了她一眼,「我的梦想,就是和你在一起。」

  睿颖有些发急了。怎么办?她说服不了他!

  回饭店以后,睿颖发现滕骐居然已经派人把他放在海曼祖宅的衣物与个人用品全都搬到饭店来,看样子,他打算离开海曼集团,和她一同回台湾的事不只是说说而已。

  怎么办?怎么办?

  睿颖的烦恼,一直持续到上床睡觉前,但深夜的一通电话,将睿颖从困境中解救出来,虽然这种方式并不是她所乐见的——

  艾德·海曼因为心脏病发作,被送往医院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