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极品恶魔[乔轩]

极品恶魔 第8章(1)作者:乔轩

  堂堂海曼集团总裁,跺个脚会使世界股市震荡,身家财产总值高居世界富豪排行榜第三名的艾德·海曼,此刻穿着宽松的粉绿色病人服,手上吊着一瓶写着「抗拟血剂或血小板拮抗剂」但其实是葡萄糖补充剂的点滴,很认真地听着女儿的解说。

  「爹地,总之你要记得,心肌梗塞发作的症状是前胸有压迫收缩性的疼痛,疼痛可能散布到一侧的手臂、肩、颈部、下巴或背部,严重时会呼吸困难、失去意识,心律不整、血压下降甚至休克。来,你演一次给我看。」

  艾德点点头,双手压在胸口上,痛苦大叫,「哦~~我好痛!」

  「老天!这太假了!」蕾妮拍了下额头,差点没昏倒。

  「呃,我演得很假吗?」艾德觉得很冤枉,「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

  「你究竟看了哪一出肥皂剧呀?算了算了,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蕾妮想了想,「内心戏你懂不懂?你要演得很痛苦,而这个痛苦足以传达到滕骐的心中,让他感受到和你一样的疼痛,而不是像失火一样大吼大叫。」

  「这太难了,我不会。」艾德没好气地道:「我又不像你一样上过戏剧课!」

  蕾妮双手环胸,「你到底想不想把滕骐留下来?」

  「当然想!」

  「那就照我的话做!」蕾妮开始导戏。「想像你的心脏旁边好似有一只手……」

  「心脏旁边怎么会有手?」这太不合逻辑!

  「你到底要不要演下去?」蕾妮开始不耐烦了。

  「好好好……」

  蕾妮只好再来一遍。

  「想像你的心脏旁边有一只手,一紧一松的捏拧你的心脏,这种痛是压迫的、收缩的、窒闷的……」

  艾德一面想着,一面努力揣摩,但不管蕾妮怎么努力,艾德就是演得很拙劣。

  「天啊……」蕾妮抬起头,简直无语问苍天。

  真的这么不像吗?艾德也开始担心了。

  「我、我有朗霍华的电话……哦,我也有史蒂芬史匹伯的电话……还是找费里尼来比较不那么好莱坞?」

  「爹地,我也有李安的电话好吗?但是我觉得以你的资质,玩股票、搞投资还可以,要演戏,难啊!」蕾妮不给面子的吐槽。

  艾德有些沮丧,觉得自己很没面子。「那现在怎么办?」

  蕾妮用力一拍掌,「有了!医生给我的小抄上写着『严重时会呼吸困难……还有休克』!就是这个!呼吸困难和休克你总会演吧?」

  「呃,这个……」

  「你想要是滕骐当面把辞呈递给你,你会有什么感觉?」

  「呼吸困难!」艾德一手揪住衣襟,仿佛痛不欲生。

  「如果滕骐不顾你的挽留,坚持要和海曼集团画清界限,跟他女朋友回台湾,你会有什么感觉?」

  「休克!」艾德倒入特别病房内的豪华病床,颓然若死。

  蕾妮大赞,「好!就是这样演!」

  艾德吐出一口气,笑了,顿时对自己充满了信心,自语道:「这下滕骐一定会被我的演技感动!」

  蕾妮弹弹手指,指挥身后那群被重金礼聘过来的化妆师,「快!再补点妆,爹地的头发不要太整齐,对对对……病妆的感觉不要太刻意免得滕骐起疑,眼眶再上点暗影……」

  一群化妆师挥舞着各种工具,把握最后时间把艾德全身上下好好打点一番,蕾妮也提点几个扮演病人需要注意的地方。

  终于,一切都准备好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艾德躺在病床上,闭上眼,努力培养情绪。

  然后,东风来了……

  *

  一接到蕾妮的电话,滕骐与睿颖马上就赶往海曼慈善医院。

  如父如师的艾德病倒,让滕骐忧心如焚,电话里的蕾妮哭得连话都说不清楚,病况似乎很严重,让滕骐一秒钟也不敢耽搁,带了睿颖就搭计程车奔来。

  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滕骐将面孔埋进摊开的双掌中,无声地向上天祈求。

  睿颖抚摸滕骐的发,心脏紧缩着。

  「滕骐……」她想说些什么,但她知道那些安慰的话并不能真正安慰他。

  「睿颖,你知道吗?艾德他……就像我爸爸,他不能死……」滕骐沙哑的嗓音从双掌闷闷的传出,像是被砂纸狠狠磨过。

  睿颖强忍眼泪低语,「我知道,我都知道。」

  她知道滕骐有多重视艾德,倘若艾德的情况真的不乐观,那滕骐一定会受不了的……

  当他们两人奔进艾德的专属病房,滕骐一眼便看见躺在病床上极度「虚弱」的艾德,而几名医疗人员正在仪器旁脸色凝重地低声交谈着。

  「滕骐!你终于来了……」蕾妮迎上前来,殷红的眼睛有着大哭过的痕迹。

  「艾德的情况怎样?」滕骐急问。

  「不太好,他被送进来时,生命迹象非常微弱,刚刚还做了急救。」蕾妮说完,还背过身去「悄悄」拭泪。

  「医生怎么说?」

  「医生已帮爸爸做过精密的检查,接下来要做心导管手术,然后就是漫长的术后恢复期……」蕾妮颤抖地道:「天啊!我真不知道爸爸能不能熬过去?」

  「他当然会!」滕骐按住蕾妮的双肩粗声道:「艾德不是这么软弱的人,他不会被疾病打倒!」

  「是啊!你说得对……」

  睿颖望着床上的老人,虽然是闭着眼,却无法掩饰那痛苦的表情,她注意到艾德的手指动了动,嘴里喃喃发出微弱的声音。

  「他醒了!」睿颖低喊。

  滕骐马上来到艾德身边。「艾德,我是滕骐,你听得到吗?」

  听见「滕骐」两字,艾德仿佛用尽全身力气撑开眼皮,挣扎着想对他说什么,蠕动着双唇,却发不出声音。

  演得好,爹地!一旁的蕾妮微微露出笑意,然后再度机警地敛起。

  「艾德,你想说什么?」滕骐把耳朵凑到艾德唇边,好不容易听见他说什么。

  「滕骐,你来了……我还以为……你回台湾了……」

  艾德话一说完,就看见滕骐自责的表情。

  「你别胡思乱想了,我不会不告而别的。」

  原来,艾德一直挂念着滕骐要辞职的事,他一定很倚重、信赖滕骐吧?睿颖不敢想像,要是滕骐真和她回台湾去了,这位老先生会有多伤心。

  艾德努力伸手想触碰滕骐,却是虚软无力,滕骐立刻紧握住艾德的手。

  「滕骐,你……不给我介绍一下吗?」艾德的视线转向他身后的睿颖。

  「她是睿颖。」

  「哦……她就是睿颖,果然……很可爱,像天使一样……」

  「艾德,你别说那么多话,你需要好好休息。」

  「不,有些话如果不说,也许就来不及了……」艾德闭眼调整呼吸,神情仍有些痛苦,「我想清楚了,我不能那么自私……你说得很对,有数以百计的人能为我工作,却只有一个你能给她幸福……所以……咳咳咳!」

  艾德咳得胸口闷痛,而滕骐的表情,比艾德更加痛楚。

  「艾德,拜托你别再说话了……」

  「不,让我说完……」艾德用另一手压住胸口,用嘶哑微弱的声音道:「我现在终于明白,人生有很多事是不能重来的,而你的幸福更是不能等待,所以……我决定放你自由,明天起……你就可以离开英国了。」

  看见滕骐乍然变得惨白的俊颜,蕾妮知道,爸爸这句话真是击在滕骐的要害上了。

  滕骐深吸一口气,努力挤出一抹笑容。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艾德……我决定要留下来。」

  「滕骐?」艾德佯装不解,「为什么……难道你是同情我?」

  「我留下来是因为……」滕骐低声道:「在我心里,你就像是我爸一样。」

  这句话差点没让艾德乐坏、从床上跳起来,但是他一旦真的跳起来,一切就玩完了。他——艾德·海曼绝不会犯这种愚蠢的错误!

  「其实……我也早就把你当儿子看了啊~~」艾德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得老泪纵横。

  在这感人肺腑的一刻,就连睿颖这个局外人都落了泪。

  也好……这样也好……

  睿颖悄悄的退出病房,眼中虽然有泪,但唇边却带着笑。

  命运已经为他们做了决定,也许,这样的结局,最适合她与滕骐。

  她不怨的,因为——没有了她,滕骐总算能尽情展开翅膀恣意翱翔了。

  *

  两年后——

  由艾德·海曼出资,滕骐及瑞士籍的伊斯利·马奎尔共同合作的绩优控股公司——海曼投资公司,在伦敦商业精华地段正式成立。

  「海曼投资」隶属于海曼集团旗下,分为两个部分,一是资产管理部门,另一个则是企业服务部门。

  滕骐与伊斯利是工作上的好搭档,两人合作无间,截至目前为止,海曼投资公司成立不过短短两年,他们共同拟定的投资策略都带来可观的盈余,被股东们视为活财神。

  今天是年度股东大会,滕骐的合伙人——金发碧眼的伊斯利却打扮得像是要去参加时尚派对。

  伊斯利左手拿着一叠厚厚的成果报表,右手拿着几条花色不同的领带,神情愉快的跑到他的办公室来,用他已然吓吓叫的中文一路嚷嚷道:「滕骐,快帮我看看,哪一条领带的花色适合我今天的服装?」

  说着,还把几条领带摆到身前比画。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滕骐从复杂的数据资料中抬起头来,不赏脸的嘲讽道:「伊斯利,你以为今天是要开Party吗?」

  也许很多人都会同意,滕骐那不输欧洲人的体魄,很容易带给人们无形的压迫感,但是他锐利的眼光才是最厉害的杀人武器——而且杀人于无形。

  可惜这招对伊斯利不管用。这两年来他已习惯滕骐的臭脸,没有区睿颖在身边,他的脸一天天被乌云所笼罩,最后只剩下黑煞星似的一0一号表情。

  「嘿嘿,咱们公司行情看涨,年度股东大会不就是庆祝大会吗?」伊斯利把成果报告书随手一放,一屁股跳上他的办公桌,兴匆匆地抓着五颜六色的领带硬要滕骐帮他做决定,「快啦!帮我挑一条!」

  滕骐被他吵得没办法,只好用钢笔胡乱一指。

  「啊哈!原来是Louis  Vuitton雀屏中选,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滕骐没说话,他根本没仔细看自己选了哪一条。

  伊斯利拿起那条银蓝色领带,站在更衣间的镜子前打起领带,打完之后还很自恋的陶醉很久。「啊~~我实在爱死Louis  Vuitton的东西了!不如我们也来掺一脚,小小投资一笔,一起来当他家的股东,滕骐,你觉得怎样?」

  滕骐从办公桌后起身,阖上资料,拿起椅背上的手工西服,将椅子推进桌底,这才回答他的问题。

  「你以为LVMH集团会坐视我们大肆收购他们的股票?」

  滕骐偏爱持有公司最高比例的股权,他认为这么做才能确保公司遵照他的理念来经营。

  不过要并购具有规模的大公司价格都不便宜,因此当有必要的时候,他也会退而求其次,选择买进部分股权做纯投资,但那毕竟是少部分。

  话又说回来,滕骐相信LVMH集团的负责人,不会希望海曼真的对他们的股票发生兴趣。

  「别这么小气,就买个10%来玩玩嘛!」伊斯利不死心的游说。「我评估过了,依照Louis  Vuitton在全球受欢迎的程度看来,这支精品名牌可以再红上几十年!」

  滕骐用一句话堵回去,「等海曼的帐面净值成长率让我眉开眼笑之后再说吧!」

  「真狠!」提议被驳回,伊斯利不由垮下俊脸,两人走进电梯后他还不住碎碎念,「啧,打从睿颖回台湾以后就没见你笑过,活像跑了老婆的丈夫似的。」

  听见合伙人这么抱怨,滕骐眼眸中的寒意更甚。

  伊斯利愣了两秒,知道自己踩着了他的地雷区,忙陪笑道:「呃……当我没说!」

  想起睿颖,滕骐的心口便隐隐作痛。

  她是那么善解人意,那么了解他,所以当他允诺艾德会留在英国后,她一句责备也没有,像来时一样孤单地回台湾去了。

  两年了,他为了稳住海曼集团,忙得甚至抽不出三天假回台湾看她,所以他只能用金钱弥补她,同时填补自己的歉疚。

  这两年之间,他每个月汇给她二十万,可是睿颖却从未动用。

  是埋怨他吗?

  还是另有原因?

  电话中的睿颖总是笑着对他说她很好,平时开销不大也不需要那么多钱,但直觉告诉他,睿颖很不对劲。

  向来料事如神的滕骐,首度把握不住她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