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极品恶魔[乔轩]

极品恶魔 第8章(2)作者:乔轩

  「叮」的一声,电梯门向两旁滑开,海曼的两大巨头终于来到顶楼的会议厅。

  会议厅里已经坐满海曼的大小股东们,因为大家在今年的投资都赚了钱,每个人脸上都有笑意,但是当大家一看见先走进会议室的滕骐,马上停止交谈,偌大的会议厅迅速安静下来,场子冷到最高点,犹如进入冷冻库。

  直到亲和力十足的伊斯利随后也进来,股东们看见他那张可比八月艳阳天的笑脸,一颗悬在半空的心才放下来。

  「布朗董事,怎么绷着脸呢?开心点哪!」伊斯利一掌拍在布朗董事厚实的肩上,笑嘻嘻道:「今年公司又赚钱了,股东分到的红利够你多买好几栋亿元豪宅,多养几打小老婆哩!」

  布朗一张老脸涨得通红,尴尬得要死,其他股东们则毫无形象的哈哈大笑。最后是大家察觉到滕骐冷冽的眼神,才有志一同的止住笑意。

  呼~~超级冷冻库又发威了,现场一片冷飕飕。

  滕骐走上主席台位置,摊开报告书,对着麦克风说道:「相信大家都拿到一份刚出炉的股东手册。如果各位想知道去年一整年度,海曼为各位股东的荷包赚进多少钞票,请参阅手册第四页到第十二页,相信报表上的那些数字足以让各位一整年含笑入梦。」

  我还含笑九泉咧!坐在台下的伊斯利满脸黑线。

  现在是在做年度会报,又不是在告别式上念悼辞,拜托他可不可以别这么酷?

  「接下来的时间,我想与各位谈谈海曼目前正在进行的并购案。有关于并购『桥森』一案,我们决定投入一亿资金……」

  股东之中有人举起手,打断滕骐的陈述。「抱歉,我有个问题。」

  滕骐点点头,「詹森董事,请说。」

  「我希望你能重新考虑并购『达尔文科技』的可行性。」

  滕骐神情冷漠,「我以为那件案子已经达成共识,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讨论。」

  「恕我不客气的说一句,那完全是你专断独行的结果。」詹森气愤难平,「谁都看得出来,『达尔文科技』的发展性绝对比『桥森婴儿用品』来得高,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舍弃『达尔文』选择『桥森』?」

  沉默陡然降临,偌大的会议室里人人噤若寒蝉。

  伊斯利实在很佩服詹森,甚至是有点同情他——他实在很有胆,竟然敢当面质疑滕骐在投资方面的能力。

  他了解他们的心情,毕竟要那些在商场上混了一辈子的大老听命于两个年轻人,面子上是有点挂不住。但是他俩可是把股东们的荷包都喂得饱饱的,这样他们还有什么好不满?

  滕骐环视一扫。他相信台下至少有一半以上的股东同意詹森的看法,只是没有人有他的胆子敢当面质问他。

  「我不碰高科技产业,虽然利润可观,但风险太大。」他简单的解释。

  「你当我们是傻子?投资是一定有风险的,这算哪门子理由?」詹森重重拍桌,态度火爆,「滕骐,海曼投资集团也有我们的一份,就算你身为海曼的总经理,也有义务要给我们一个确切的答覆!」

  现在的气氛不只僵凝,还弥漫着一股一触即发的火药味。

  「呼~~」破坏气氛的声音突然响起,引来众人注目。

  只见伊斯利皱着眉吹着烫口的咖啡,当他发现大家都在看他,他挥挥手,「请继续,不用理我。」

  这种小事,滕骐三两下就可以摆平,他只要专心喝他的咖啡就行。

  滕骐看着詹森,冷冷一笑。

  「要并购高科技产业,就得把每年所得的利润当作资金,一再地重复投资,甚至还要加倍支出,做为研发费用。要是顺利就罢了,要是出了什么纰漏,责任由谁来扛?」他犀利反问。

  这句话,问得每个人鸦雀无声。

  「詹森先生,这就是我为什么选择『桥森』的原因。我的解释,你满意了吗?」

  詹森听完,像是只被拔光爪子的狮子,一脸颓丧的坐下。

  滕骐冷列的眸子扫视全场,低沉有力的声音即使不必透过麦克风,也清清楚楚的响遍四方——

  「你们不需要对我的能力产生任何怀疑,我所做的每一项决策,绝对会为各位带来最大的收益!」

  伊斯利一听,几乎喷出满口咖啡。哇咧~~滕骐,这种事你敢打包票啊?!

  不过,大概也只有像滕骐这样实力与魄力兼具的人,才说得出这种话吧!

  *

  股东会议结束后,滕骐回到他专属的办公室,他的桌上已经积了一堆秘书整理出来的电话留言。

  滕骐翻弄着那些留言条,幽暗的目光在看见一串熟悉的电话号码后,深埋的激烈情绪在眼中一闪而过。

  他迅速抽出那张纸条,上面只有简单的号码、来电时间与「Call  back」两字。

  那是睿颖的电话号码。

  滕骐拿起电话,熟稔的拨出在心中已记得滚瓜烂熟的号码。

  电话彼端响了很久,却没有人接。

  滕骐挂掉再打一次,还是没有人接。

  他按下内线,急躁地问秘书,「有一通从台湾打来的电话,除了叫我回电以外,还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总经理。」

  滕骐对秘书的回答显然不太满意,「说详细一点,我要知道每一个细节!」

  秘书听出上司的不悦,谨慎小心的回答道:「是。我记得打来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姐,我说您在开会,她说她知道了,要我转告您等您回来回她电话。」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睿颖打电话来,已经是两小时前的事了!

  「我很抱歉……但您说过开会时不要把电话转给您。」

  像这样的电话,秘书每天要接几十通,她处理的方式也都相同,为什么上司听起来好像很不满意?

  「以后只要是这个号码来电,不管我在做什么都要马上转给我。」

  「是,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滕骐又再次拨了睿颖的号码,但这次还是没接通。

  睿颖到底上哪去了?

  滕骐烦躁地燃起一根烟,面窗而立。窗下是伦敦市区有名的菁英大街,在这里走动的人物,个个是商场翘楚。

  这些人有的在路上,有的在车上,统统壅塞成一团,由高处向下望去,好似一条凝滞不动的血管。

  已经两年了,来自工作上的成就感,渐渐填不满滕骐心里的黑洞。

  海曼投资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滕骐的身价像海曼的股价一样节节上扬,但滕骐始终挂念着海的彼端那个孤单纤弱的身影,偏偏每天要处理的公务堆得像山一样高,让他忙得分不开身。

  没错,他是如愿爬到他想要的位子了,别人得花四十年才办得到,他只用了短短四年半——那之后呢?

  把他未来五、六十年的人生,在高高低低的股市里消耗殆尽吗?

  不要再把我一个人丢在台湾,我不在乎你能不能带我去米兰或是东京,也不想吃什么高级料理,我只想跟你在一起,跟你在一起啊……

  每当他想起睿颖在他怀中哭喊,那颤抖的身子、眼里的泪意,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悄悄拧紧了他的五脏六腑,带来可怕的疼痛。

  睿颖要的从来就不多,他有多少身价,对她而言根本不具任何意义。

  他是育幼院里的那个滕骐也好,是海曼投资公司CEO也好,她对他的爱不曾改变,真正在乎那些的,从头到尾只有他自己。

  为了他的自尊,为了他的骄矜,仗着睿颖无悔的爱恋,他只想趁着年轻闯出一番事业!

  于是,他在数字堆砌出来的世界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将虚幻的数字转化成看得见、摸得着的钞票……

  如今,他不再是被挡在高级餐厅外头的「Nobody」,他的名字被世人所熟知,他的能力再无人敢小觑,有人说他一个动念就能换来成堆的黄金,然而这些却换不来一段空闲,好让他和睿颖相聚。

  滕骐记忆里的宁静容颜,在等待的季节里如花儿般开落,对于留下他在异国追逐所谓的「成功」,睿颖是否曾经后悔过?

  他想要磨练自己,想要成为睿颖可以自由飞舞的苍穹,到了最后,他能给她的,除了等待还是等待。

  滕骐蓦地捻熄烟蒂,从抽屉深处拿出护照,拎起椅背的西装外套就往外走,但在这时候,伊斯利正好走进他的办公室,他手上还拿着一份厚厚的报表。

  「滕骐,我跟你说……」他笑嘻嘻的面容在看见他手上的护照后变得严肃了,「你干嘛拿着护照?」

  「我要回台湾。」滕骐冷静地回答。

  伊斯利一愣,「呃?什么时候?」

  「马上。」

  「马上?你在发什么神经?」伊斯利立刻机灵地联想,「为了睿颖?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知道,我打了几通电话都联络不上她。」

  「只因为联络不到她你就要回台湾?老兄,你会不会太夸张了点?说不定她只是出门去了!」台湾又不是位在英吉利海峡上,任他爱去就去!来回一趟台湾,可是要花上将近三十个小时耶!他居然就这样说走就走?

  「少啰嗦,我就是要回去,你别想阻拦我!」滕骐冷着脸推开伊斯利,走出办公室。

  就算不是睿颖打这通电话来,他的思念也已经达到饱和,这一次,再没有人能拦住他!

  伊斯利在他身后破口大骂,「王八蛋,你就这样走了,那公司怎么办?」

  「反正公司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你自己看着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