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极品恶魔[乔轩]

极品恶魔 第9章(1)作者:乔轩

  拜海曼集团私人专机所赐,滕骐不必等候机位,得以用最短的时间,从伦敦直飞台湾。

  离开台湾将近五年了,故乡的一切对他而言既陌生又熟悉,他感觉自己好似离开了很久,却又好像从不曾离开。

  凌晨三点的台湾,睡意正浓。

  计程车司机在滕骐的重赏下,用最快的速度从机场直奔台北,后座的滕骐无心欣赏窗外浓重的夜色,一下飞机就用手机狂叩睿颖的电话,但始终得不到回应。

  出事了!一定是出事了!

  他太了解睿颖,知道她从不外宿,不可能在凌晨时分还不在家,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蓦地,睿颖说过的话在他耳边响起——

  台风夜里,巷子对面的那家小吃店招牌被刮落,砸破了客厅的玻璃。天很暗,电也停了,大风从破掉的玻璃窗灌进来,整夜我听见玻璃碎片在地上滚动的声音……

  滕骐握紧了拳头,全身紧绷起来。

  有天下课我去超市买菜,一走出超市,忽然有人从暗处跳出来抢我的书包,但我不肯给,那是个国中少年,听见我大叫,他把我推倒,硬是拿走我的书包。他倒光书包里的东西,抢走我的皮夹……那时候我突然好气你,为什么要把我一个人留在台湾?

  该死的!当初他应该坚持让睿颖和他一起留在伦敦的!他根本不该放她离开自己那么久!如果那时他的态度再强硬一点,如果……

  滕骐抱住头,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他简直不能想像,要是相同的事情再度发生,睿颖不幸受伤,他要如何是好?他会悔恨一辈子~~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当目的地终于抵达,滕骐付了车资,不等司机找钱就直奔老公寓六楼。

  这么多年以来,滕骐始终将公寓的钥匙带在身边,陈旧的钥匙挂在名贵轿车的车钥匙与伦敦新购的房屋钥匙之间,被他贴身的收藏着。

  站在六楼大门前,他用旧时的钥匙却打不开那扇门。

  怎么会?门锁被换过了?

  滕骐进不了屋子,忧心与愤怒的情绪一涌而上,他蓦地发狂用力捶门,在幽静的楼梯间发出巨大骇人的声响。

  睿颖,你在哪里?

  滕骐颓然地将额头抵在门上,从不曾如此挫败过。

  忽然,门内的灯光亮起,滕骐讶异地抬起头。

  她在!她在家!

  那一瞬?滕骐说不出自己有多感激上天。

  「睿颖!开门,是我!」

  门被打开一条缝,一张惺忪的男性脸孔出现在门内,戒备的表情看起来很不高兴。

  「半夜三更的,你有什么事?」

  滕骐冷声质问,「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睿颖呢?」

  「我才要问你是谁咧!这里是我家我当然住这里,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再不走我要报警了!」男人撂完狠话,就要把门关上。

  「等等!」滕骐用力扣住门,执着追问,「那睿颖呢?」

  「什么?」

  滕骐一字字重复,「区睿颖,我要找区睿颖,她原本是住这里的!」

  睿颖特殊的姓氏,仿佛唤起男子某些记忆。

  「哦……你是说之前住在这里的女大学生吗?」

  「对!她到哪里去了?」

  「她早就搬走啦!」

  「她搬到哪里去了?」

  「我怎么知道?」男人没好气的说完,又要关上门,但滕骐死死握住门把,不让他关门,男人终于不耐烦了,「你他妈的到底还有什么事?」

  「她是什么时候搬走的?」

  「大约是两年前。我只知道这些,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说完,他「砰」的一声把门带上,回房睡大头觉了。

  睿颖搬走了?

  算算时间,两年前差不多是她从英国回来之后……每次他打电话给她,她总告诉他,她过得很好,对于搬家的事,她却什么也没对他说。

  难道,当他决定留在英国之后,她已在心里和他分手?

  *

  晨光从窗外迤逦而入,睿颖眯起眼睛,举起细瘦的手臂挡在眼前。

  「区小姐,你醒了?我帮你拉上窗帘。」年轻的护士小姐走到她的床边,帮她把百叶窗拉上,阻隔刺眼的光源。

  睿颖露出虚弱的笑,「谢谢。」

  「今天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我觉得好多了。」

  护士小姐熟练地用耳温枪量了睿颖的体温,「嗯,很好,退烧了!」说完,又帮她换了另一瓶点滴。

  「小妤……我今天能出院吗?」她已经请了好几天假,她担心自己的工作又要不保了。

  「还不行喔!你是病人,要好好休息才行。」

  「是吗?」睿颖叹了一口气,感觉有些失望。

  「你也知道,这病没那么快好,所以你一定要打起精神,药记得按时吃,该休息时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喔!」

  她住院的次数太多,频繁到都和护士成为朋友了。

  睿颖笑了,当她笑的时候,栖息在脸上的蝶形红斑仿佛会飞起来似的。「我会的。」

  「待会儿早餐就送过来了,一定要把粥吃光光,不准剩下!」

  「是,遵命!」

  退出普通病房,小妤悄悄的叹了一口气。

  这已是睿颖今年第二次住院,每当她被救护车送进来,她总为睿颖提心吊胆。

  这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孩,气质干干净净,安静少言,唇边总带着宁静的笑,很乖也很配合治疗,可是,从没有亲人来探望她。

  当她问起时,她说她只有一个家人,住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问她为什么不和家人住在一起,她总是笑而不语,让她不敢再问下去。像这样惹人心疼的女孩,她是说什么也不忍伤害的。

  再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来,小妤发现自己面前不知何时竟站了一个高大英挺的男子。

  「吓!」她吓了一跳。

  「请问706病房往哪里走?」

  小妤下意识地往旁边一指,「这里……」

  男子抿了下唇,与她擦身而过,走入她所指引的病房。

  哗~~怎么有这么好看的男人?性格又落拓得好像电影明星……

  「啊!」小妤低呼一声,这才发现,他所说的706号房,不正是睿颖的病房?!

  莫非,他就是睿颖所说的亲人?

  *

  叩叩。

  门板上响起轻敲。

  睿颖看看墙上的挂钟,有些微讶——今天这么早就送早餐来?

  睿颖用手梳理一下头发,拉好被子后道:「请进。」

  门「呀」地一声开启,沉稳的脚步声由门外踏入,然后停在门边,再将门轻轻关上。

  睿颖住的普通病房,一进门是窄小的甬道,旁边是浴室,走过甬道才是放了三张病床的房间。

  虽然还未看见来者,但睿颖笃定这不是帮她送早餐的阿桑的脚步声。

  这是男性的脚步声,而且,听起来有点像「他」……

  这想法连睿颖自己都觉得好笑。真傻!「他」怎么会到这儿来?

  但随着那脚步声的踏入,睿颖的心脏却不由狂跳起来……

  是他!绝不会错的!

  这脚步声她听了几乎一辈子,数不清多少个夜里,她仿佛听见这踅音出现在她的梦里……可是,不可能的,他应该在地球的另一端,他不可能会知道她在这里……

  睿颖无意识的揪住被单,在无助与惶然的注目中,一抹高大的身影慢慢映入眼帘……

  那是,她梦里才会出现的身影——滕骐的身影。

  「睿颖。」

  那熟悉的低唤是她日夜思念的,充满感情的嗓音。

  居然……真的是滕骐。

  她欣喜若狂,几乎要投入他怀中,但是她蓦地记起自己此刻的模样。

  「不要!不要不要……」她慌忙背过身去,抓起被子盖住自己的头脸,颤抖地低喊,「不要看我!我现在好丑!」

  为什么滕骐会找来?他怎么会找得到她?为什么会被他看见她现在的丑样子?

  「睿颖!」滕骐来到病床边,声音嘶哑,「你病了怎么能瞒着我?为什么不让我知道?」

  睿颖躲在被子里,完全不敢面对滕骐,因为她的脸上有丑丑的蝴蝶状斑记。

  她一直不让他知道,是因为她知道她一定能康复走出医院,她希望在他心里,永远是那个想要变成蝴蝶,却永远不会变成蝴蝶的傻女孩。

  蓦地,她感觉一双有力的胳臂由身后环抱住她,他的胸膛贴着她的背,无言地震颤。

  他在发抖?不,他在哭!

  睿颖慢慢的放下遮住脸的被子,转头过去看他。

  「滕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