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极品恶魔[乔轩]

极品恶魔 第10章(1)作者:乔轩

  他们说,他长大以后,八成会像混黑社会的父亲一样,被乱刀砍死街头。

  为了回报大人们「殷切」的盼望,他滕骐不照办似乎不太赏脸,所以他打架、闹事样样来,是圣光育幼院里最令人头疼的孩子,甚至连育幼院里的院童也不敢跟他说话。

  无所谓,了然一身也没什么不好。

  直到那一天,滕骐在放学的路上,看见几个一年级的小毛头在欺侮一个女孩,他认得那个女孩,两个月前她才刚被送来育幼院,像闷葫芦似的,不会哭也不曾开口说话,倒是经常蹲在野花野草堆里看蝴蝶飞舞,只有在那时候,她那张没有表情的脸才会露出一点点开心的笑容。

  滕骐看见那几个小毛头正在捉弄她,叫她笨蛋、白痴。

  「来呀!你不过来一点怎么看蝴蝶?」将蝴蝶合在掌中的男生对她嚷着。

  她傻傻的走过去,等待他打开手掌。

  他永远也无法忘记,她屏息看着蝴蝶飞起的瞬间,她的眼瞳闪烁如星。

  但下一秒,那男孩用力击掌,把刚刚飞起的蝴蝶打死。

  她看着坠地的蝴蝶身影,眼里的光芒在瞬间熄灭,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惊惧。

  不知道为什么,一股前所未有的愤怒在那一瞬涌现,滕骐发现自己直直的朝着那几个小毛头走过去,把他们修理得哀哀叫。

  从那一天开始,他的身后开始跟了一个叫做区睿颖的小影子。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永远保护脆弱的睿颖,所以他一定要变得更强,一定要脱离贫困!所以他一面嘱咐她用功念书,一面计画着将来。

  他很自然的接纳她成为他人生的一部分,当他有能力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把她接出育幼院。因为她,他才知道自己竟有这么大的潜能——原来,他也有使别人得到幸福的能力!

  早在两人第一次发生牵扯,睿颖就已经成为滕骐的包袱,而他无怨无悔。

  但是,睿颖却忽然跟他计较起你我。

  「我不能老是用你的钱……我已经是大学生了,应该要学着独立。」

  该死!真他X的!什么「你的钱」?什么「独立」?一直以来他们就是一体,分什么彼此?!

  要是有女人在他面前声称她不爱财富,他绝对会嗤之以鼻。但是这话若是出自睿颖之口,那么她百分之百是当真的!

  他去查过了,两年来,他每个月固定汇进睿颖户头的钱,本金连同利息压根就没动过!

  他无法想像,她病成这样,还要去上课与打工是怎么撑下来的?难怪她会搬出原来的公寓,住进学校宿舍里!

  为何不愿接受他的供养?

  他们之间的关系,比夫妻、家人更亲密,她该知道,他有绝对的能力供给她所需的一切,为何还要跟他计较这些?

  难道她打算与他画清界线?

  滕骐从没这么气急败坏过,要不是现在睿颖正病着,他一定会把她捉过来摇醒!

  但他一再地提醒自己,睿颖是病人,他不能吼她,更不能把她弄哭!

  所以,他只能冷静地问她,「睿颖,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想法的?」

  睿颖知道他此刻很生气,但她一定要他明白,她不是弱者,不需要他无时无刻的保护,她已经长大,也有能力照顾好自己!

  「睿颖?」他扬高了声音。

  「什么时候开始的,那一点也不重要。」重点根本不在那里呀!为什么他不明白呢?

  她不说,不代表他抓不到线索。滕骐开始推理,「两年前,你还没有这种古怪的想法,这么说,是你从英国回来之后才有的了?是谁在你耳边灌输你这些有的没的观念?是我认识的人吗?」他阴鸷的目光陡然转狠,「要是让我知道了,我绝不会放过他!」

  睿颖吓住了,慌忙否认,「不!绝对不是!是你不认识的人!」

  此地无银三百两,她急切的反应反而让滕骐确认自己猜对了。

  滕骐哼哼冷笑两声,「果然是我认识的人!如果是我们共同认识的,那就是伊斯利、蕾妮或是艾德……」

  睿颖更慌了,「才、才不是他们,你、你不要乱猜!」

  「是伊斯利吗?」滕骐开始轮番逼问了。

  「滕骐!」

  「若不是伊斯利,那么应该也不会是艾德了。」滕骐眯起厉眸,「所以……答案是蕾妮?是她背着我找过你吗?」

  睿颖垮下双肩,两滴泪珠就这样从眼眶里无声滚落。

  滕骐一怔,「睿颖?」

  「滕骐,我一直以为……你是最了解我的人,没想到我错了。」她用一双楚楚可怜的泪眸瞅着他,看起来好似非常失望。「我觉得我们应该暂时分开,好好冷静一下。」

  滕骐背过身去诅咒:该死!她又要跟他分开?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谁来帮他解说一下好吗?

  *

  「你说!女人是不是很奇怪的动物?完全没有逻辑可言!我真不懂,她到底在跟我拗什么?这两周以来我简直要被她搞疯了!」

  滕骐拿着手机,在医院外的花园里踱过来、踱过去,神情肃杀,胡髭都冒出来了,眼眶下还有睡眠不足的暗影。

  「伊斯利,你不是很了解女人吗?你给我解释一下,女人的脑袋里究竟在想什么?她们的想法比股市还难以预测!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被她弄疯,彻底抓狂!」

  老兄,你现在也让我很想抓狂啊!

  伊斯利认识滕骐这么多年了,不管面对什么大风大浪都面不改色,可是只要一牵涉到他的宝贝睿颖,他就像一只暴躁的狮子,见人就咆哮。

  「我哪知道她在想什么?她是你的女人,又不是我的……」凌晨时分,被滕骐从被窝里挖醒的伊斯利无奈地叹气,「老兄,这通国际电话你已经讲了快三小时了,而且这两星期来天天如此,再这样下去,我班也不用上了,直接请辞来当你的爱情顾问就好!」

  「你老兄倒好,丢下公司说不管就不管,也不想想我做牛做马有多可怜?虽然唐劭伦的工作能力超乎我的预料,但事情堆得跟山一样多,我们怎么加班也做不完,累得跟狗一样……」

  「她以前根本不是这样的!真搞不懂她怎么会冒出这种奇怪的想法!」滕骐把跟这话题无关的回答自动过滤掉,当作没听见,「什么独立!她以为那很容易吗?要是她遇上心怀不轨的人,我却不在她身边保护她,她有办法应付吗?她那么娇小,身子又不好,还那么逞强,简直让我担心死了!」

  伊斯利打了个大大的呵欠,眼泪流出眼角。

  「这些话,拜托你去说给她听好不好?」跟他说有个屁用啊?他现在只想睡觉啦!

  「你觉得她听得进去吗?」他一点把握也没有。

  「会啦会啦!拿出你说服股东的气魄,谁敢不听啊?她一定会哭着说她错了,我跟你保证。」

  滕骐冰离般的俊脸不由微微软化了,「你这臭小子,居然挖苦我?」

  「不好了!滕先生!滕先生……」特别护士失火般的叫声,从远处一路杀过来。

  滕骐眼神冷凝,对伊斯利道:「我晚点再打电话给你。」说完,他挂了电话,立即上前。

  「滕先生,我刚才只是去倒个水,谁知道当我回来……」周小姐嘴唇发抖地道:「她、她就不见了!」

  滕骐瞪大眼,失控吼了出来。「什么?睿颖不见了?!」

  *

  南风起,暮春去,花绽争妍送谷雨;薰风暖,凤披霞,蝶舞斗艳意迎夏。

  医院的花圃里,花妍蝶艳,万紫千红,一双漂亮的青带凤蝶在仙丹花与扶桑花墙之间轻盈飞舞,随风翩路。

  睿颖看着两只凤蝶在花间嬉游,不知不觉目光柔了,唇儿不由漾出笑意。

  她也不知道自己的目光为什么总被蝴蝶吸引,或许是它们斑斓的翅翼,又或许是无忧的姿态,像一个美好的梦境,像一朵人间的彩云,是小时候孤单的自己最好的慰藉。

  她忽然想起,和滕骐相遇也是因为蝴蝶。

  闭上眼睛,至今她仍记得他为她造的蝴蝶彩虹,那鲜妍的色彩,至今仍历历在目,丰富了她的回忆。

  「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

  滕骐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睿颖微微讶异地转过头,阳光下,他背光而立,阳光将他伟岸的身躯拉出一条长长的暗影,笼罩住她。

  看见滕骐额上的汗水,她想起自己忘了交代一声就跑出来,他一定很担心吧?

  「滕骐……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直觉。」他对她伸出手,表情仍是阴阴的,「过来,虽然红斑消褪了,但你的病还没好,别傻傻的站在大太阳下。」

  睿颖这才注意到,他手上拿了把洋伞。

  她常常忘了自己因为得了红斑性狼疮,对光敏感,不能再像以前一样肆无忌惮地晒太阳。

  睿颖乖乖的走过去,他撑起伞,将她纳入伞下,然后拉着她到阴凉处。

  睿颖悄眼看他,滕骐绷着一张俊颜,看上去很不高兴,却没有对她大发脾气。

  他一定找了她好一会儿吧?于情于理,她都应该说声抱歉。

  「滕骐,我……」

  「你什么都不用说,我都明白。」

  睿颖眨眨大眼,「真的?」

  他真的知道她有多抱歉吗?

  「我认了!你想怎样,我都依你了!但是为了你的身子,我得跟你约法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