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极品恶魔[乔轩]

极品恶魔 第10章(2)作者:乔轩

  什么?什么约法三章?

  睿颖瞠大了眼,被滕骐的话搞得一头雾水。

  「你要工作,要独立,0K!既然你这么坚持,我还有什么好说的?但是你得等病养好了再去,而且工作得让我来找;不想依靠我,0K!我会另外找个地方住,但你也得搬出学生宿舍,这样不论发生什么事我才照应得到。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滕骐咬咬牙,终于不情愿的松口,「我就同意让你独立!」

  听完,睿颖讶异地张大小口。

  滕骐以为她这样不说一声就跑出来,是为了抗议他不让她独立?

  其实她会向滕骐要求独立,只是希望他不要顾虑自己,尽情去追求自己的梦想,做他真正想做的事,却没想到,他还是误解了自己,以为她是打算离去。

  「滕骐,不是的,这并不是我想要的……」

  滕骐一听,脸色沉了下来。

  他是堂堂海曼投资公司的CEO,在商场上无往不利,几时这么窝囊的一再退让,用最底限去跟人谈判来着?偏偏这个小女人不知好歹,还想跟他卢。

  「我都这样退让了,你还要讨价还价吗?不行!这已经是我的底限,没有还价的空间!」

  「不,滕骐,你误会了!」睿颖急了,拉住他的衣摆,迫切地解释,「我想独立,可是我并非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你呀!」

  滕骐抿着唇,表情仍阴晴不定。

  「打从小时候开始,你就像是一个守护者守护着我,而我傻傻的也不知道造成你多大的负担,把你付出的一切当成理所当然。你不停打工存钱,就是为了带我离开育幼院,你帮我负担学费,供给我一切生活所需,给我一个完整的家,可是,你的年纪并不比我大多少呀!」

  「当我爸爸跑来向你勒索的时候,你为了换回我的自由而向艾德借钱,从此离开台湾,走向完全不同的道路,这些事,你一直放在心里,从来不肯告诉我。」

  滕骐哑声问:「你怎么会知道的?」

  「世界上没有永远的秘密呀!滕骐。」她含着泪,对他勉强微笑,「当你告诉我,你在英国的日子就像生活在竞技场里,为了成功,你付出了极高的代价,这些话我越想就越心惊……这样的日子是你想要的吗?或者,你是为了我,所以不得不牺牲你真正的梦想?当我发现我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你的锁链,把你困在你根本不想待的地方,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

  「小笨蛋!」他对她大吼,将她粗鲁地搂入怀中,「这就是你一直想要『独立』的理由?你以为你不再倚赖我,我就能得到解脱吗?」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老天,他到底该拿她怎么办才好?「你以为你拖累了我,所以一直愧疚在心吗?」

  睿颖颓然点点头,压根不敢看向他。

  「你真傻,为什么你不问我,是不是心甘情愿这么做的呢?」

  睿颖惊讶地抬起头来,与滕骐四目相对。

  「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你真以为有人能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吗?」他轻弹了下她光洁的额,没想到她居然这么不了解他!

  「我不懂……」

  滕骐叹了一口气,笑了,「告诉你吧!若不是你,我现在可能在混黑道,或是在绿岛蹲苦窑。」

  「什么?」睿颖吓了一跳。

  「你这么娇小,又不会保护自己,被欺负了连哭也不会,打从遇见你开始,我就一直想着要怎么守护你,让你不受轻视、不被欺侮;后来我发现,拳头不是所有问题的解决之道,在这社会里要受人尊敬,拥有权势与财富是最快、最简单的办法,所以我就这么做了,只是这样而已。」

  他将她颊边的发丝勾到她耳后,低柔地道:「你以为你的依赖是我的负担,但你不知道你无忧无虑的笑容是我的寄托,我一直倚赖你的倚赖而活。睿颖,是你让我有能力去爱与被爱,如果不是你,我的付出就失去意义了!所以,别再说什么你要独立了,我才二十几岁,不想少年白发。」

  睿颖笑了,但还是有些不安,「真的吗?你不是安慰我?」

  滕骐想了想,坏坏一笑。「嗯……其实我有一个还未实现的梦想,但凭我一个人是办不到的。」

  「真的?」睿颖果然马上就问了,「什么梦想?」

  滕骐环住她的腰,搂近自己,在封印她的唇之前,贴在她唇上笑着低语——

  「我想要一个家庭……」

  *

  一年后,某个小周末的午后,滕骐与睿颖走出电影院,在拥挤的散场人潮中,滕骐一手紧紧握住睿颖,与她的柔荑掌心相贴,十指紧扣,另一手则拿着一把精致的洋伞,为睿颖遮去阳光。

  「你觉得刚才的电影好看吗?」睿颖含笑问着丈夫。

  「还不错。」

  睿颖白了滕骐一眼,「你明明一坐下就睡着了!」

  自从艾德·海曼宣布将海曼投资公司迁移到台湾,并让滕骐正式接棒后,滕骐几乎天天都得加班。但是,他坚持周五提早半天下班,补偿他们夫妻周一到周四的聚少离多。

  这是他与睿颖的专属时间,谁也别想占用!

  「我发誓我有在看,更少我觉得女主角的身材挺辣的……」看见妻子嗔恼的模样,滕骐哈哈大笑,扣住她的纤腰,在她白嫩的颊上窃去一吻,「但是我最爱的还是你……」

  大庭广众下的亲密动作,使睿颖脸红了,不由小声抗议,「滕骐,这里是街上呀!」

  「随他们看,我不介意……」继续偷香。

  街道的一旁,有位灰袍黑头巾的修女抱着纸箱,对每个路过的行人劝募,「请发挥爱心,踊跃捐款,帮助偏远学区建造图书馆……先生小姐,请乐捐一些好吗?」

  当纸箱推到他们面前时,睿颖却被修女的面容吸引住了。

  「您是……方老师?」

  方志贞讶异地拾起头。「你是……区睿颖?」

  「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和方老师乍然相逢,睿颖万般滋味掠过心头。

  方志贞望着睿颖身旁高大的男子,也认出了滕骐。

  从滕骐的衣着与不凡的气势,她知道,他已今非昔比。而从他俩紧握的手中,她看见了坚定不移的爱情。

  「你们……还在一起?」

  滕骐扯出一抹没什么笑意的笑容说道:「是,而且我们已经结婚了。」

  他没有忘记,这个女人曾经阻挠他和睿颖在一起。但是他明了方志贞是出于关怀睿颖,所以他也不计前嫌。

  「恭喜了!」方志贞笑了,那是一个云淡风轻,带着祝福的微笑;「教会正在募款,想在山区建图书馆,两位方不方便乐捐一些呢?」

  「当然!」睿颖马上打开皮包,拿出里面所有的千元钞。

  滕骐按住睿颖的手,将洋伞递给睿颖,低声道:「睿颖,让我来。」

  他从西服内袋中掏出一本支票簿,慷慨地填上七位数字,签上名,撕下支票,投入捐款箱里。

  「谢谢……」方志贞没想到,滕骐居然会这么大手笔,她一直以为他是恨她的。

  「辛苦老师了,希望募款顺利。」滕骐说完,拿回洋伞,搂着娇妻一同离去。

  目送着他们离去的身影,午后的阳光斜斜的映照着,他们仿佛笼罩在柔和的光晕里,就像一对璧人,那么甜蜜登对。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有些人会找到终点,有些人则会走向不同的风景,然而结果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追寻幸福的过程。

  如今他们寻到了,未来他们也将一直携手走下去,在温馨美丽的季节里……



  【全书完】



  编注:欲知唐劭伦的故事,请看玫瑰吻229《护花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