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红妆别想逃[澄净]

红妆别想逃 第1章(2)作者:澄净

  半晌后,在那名手下的押解下,曹雨裳拿着一个小包袱步出房间。

  “李大富,我走了,迟些天我会再来告诉你这小姑娘被卖到哪儿,你可以找时间去看看她、叙叙旧,哈哈!够意思了吧!”

  袁重扬声大笑一陈后,指示手下们拖走仍是强硬不屈的曹雨裳,留下一脸不知所措的李大富站在满地散落着破铜烂铁的木屋里。

  “唉!”他莫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迈着步子朝神桌走去。

  他对桌上供奉的牌位低声喃道:“婉蓉,是我对不起你……到底……我还是没能兑现当初说会好好照顾你们母女俩的诺言……”

  牌位仍旧静静立着,徒留满室的寂然与李大富的佝偻身影。

  *

  袁重带曹雨裳先回天记赌坊晃了一圈打探些事情后,便带着她来到一座富丽堂皇的楼阁前。

  “很不幸,那些大户人家碰巧都不缺人,你的去处只剩这里了。”袁重咕哝道。

  曹雨裳抬起头,见那座华丽的楼阁上挂着斗大的一块大红色招牌,上面以金色的漆写了三个字──兰桂楼,用不着细想她都知道这里绝不是什么好地方。

  再走近些,阵阵香风直窜进她的鼻子里。

  曹雨裳微眯起眼,往那阵香气飘来的方向望去,这一瞧更不得了,前方居然‘姹紫嫣红’一整片,再细看,原来是一群莺莺无无不晓得簇拥着什么大人物,正往里头走去。

  “啧,是兰嬷嬷。”袁重一眼便认出其中一人。“能让兰嬷嬷亲自出来迎接的客人想必不是普通人。”他匆匆上前,拉住一名丫鬟,好奇地问:“喂,请问一下方才来的是谁啊?”

  “袁爷。”丫鬟认得袁重,他常将一些家里负债的女孩带来这儿给兰嬷嬷,偶尔也会上兰桂楼坐坐,找姑娘喝酒聊天。

  “啊,你是那个叫什么的……我见过你,可是一时想不起来……”袁重搔着头,陷入苦思。

  “我是孟思。”丫鬟礼貌性地笑了笑。

  “啊,对!孟思!你来得正好,刚刚进去的那个是谁啊?我没来得及看清楚,不过看那样子,想必是哪家的太少爷吧?”袁重难掩好奇地问道。

  “没错。”董孟思点点头,“方才进去的那位是唐家的少爷唐宇飞。”

  一旁的两人听到这个名字,不约而同大吃一惊,只是吃惊的理由并不相同。

  “原来是唐少爷!”袁重露出能理解的神情。“也难怪,唐家可是咱们城里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这等宾客上门,兰嬷嬷还能不亲自出来相迎吗?”

  曹雨裳则是不假思索地冲口问:“那人便是唐宇飞?!”

  话说出口,她才意识到自己的态度和语气过于激动了,连忙闭上嘴,不想让人看出此刻的她内心暗潮汹涌。

  但她显然是多虑了,因为另外两个人并未察觉她的情绪波动,而是绕着唐家少爷闲聊着。

  “他的确是唐少爷。撇开那身穿着打扮不谈,他那股天生的不凡气势也不是普通人模仿得来的吧。”董孟思的口气充满仰慕。

  “是啊,唐少爷在女人堆中的人缘可好了!”袁重的口气又妒又羡。

  曹雨裳对唐宇飞这个名字再熟悉不过。

  记忆中娘不止一次说过,唐家的男主人是当年父亲行走四方时结识的莫逆之交,两个男人交情好到相互交换信物,约定让当时年方六岁的小男孩与甫出生不久的她十八年后共结秦晋。因此,自小爹娘便不断对她耳提面命,要她时时检点自己的行为、谨慎自己的言行,学习各项才艺,最好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刺绣厨艺无一不巧,为的就是她有一个自小指腹为婚,背景显赫的夫家──江南唐家。

  不过这椿婚事随着曹家家道中落后,父母提起的次数愈来愈少,最后甚至绝口不再提起唐家,也不再说起这椿婚事。

  后来父亲患了急病,来不及留下只字片语便撒手人寰,母亲不想留在伤心地,于是变卖家产、遣散奴仆,带着她四处流浪,最后来到江南一带。

  女人家要讨生活原就不易,母亲变卖家产得到的银子用罄后,不得不嫁给当时挺身而出,承诺顾意照顾她们母女一辈子的邻居李大富,没想到李大富是个嗜赌如命的人,虽然他为了母亲曾一度戒赌,但维持不了多久便又故态复萌。

  母亲是个温婉且善的女人,虽然无奈,但基于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传统教条,也只得忍气吞声,对李大富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母亲也在几年前因为忧郁成疾而离世。

  母亲临终前,将一笔为数不多的钱交给她,但是为了避免坐吃山空,她还是到绣坊当女工,靠自己的双手挣钱填饱肚子,平日也不怎么搭理李大富,不是她故意忽略他,而是他的行为令她不以为然,因此两人虽有父女之名,但她一直当他是个比陌生人再亲一点的人罢了。

  虽说快满十八岁了,可曹雨裳从没认真想过将来的事,只希望自己能和绣坊的女主人一样厉害,将来有机会开一家店铺,至于还有个未婚夫这件事……她几乎都忘了。

  偶尔想起,曹雨裳甚至会怀疑这是不是小时候爹娘编出来哄她睡觉的故事?因为听起来太不真实。

  但她作梦都想不到她与素未谋面的唐宇飞初次见面会是在这种场合下。

  该说什么呢?人生无常吗?

  她不曾想过他是个会流连烟花之地的人,看来,这门亲事无疾而终,他们双方都应该要感到庆幸才是。

  在她陷入自己思绪的同时,一旁的两人对话并未停止。

  “那怎么办?我有事找兰嬷嬷。”袁重皱着浓眉咕哝道。

  “可能没办法。”董孟思无奈地耸耸肩,“今儿个兰桂楼里的贵客不止唐少爷一位,兰嬷嬷大概忙得晕头转向吧。”

  “但这件事真的很急,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拖下去了,我得尽快同兰嬷嬷谈妥,拿银子回去交差,否则连我都会有事。”袁重着急地道。

  “可是……”

  董孟思还要说什么,蓦地瞥了眼默不作声的曹雨裳,想到当初刚来此地的她也是这么一副懵懂无知又无可奈何的模样。

  她轻嗔口气,“好吧,你在这儿等我,我去问问兰嬷嬷。”

  老实说,与其说是要帮袁重,不如说她更想帮曹雨裳。

  她知道,通常会送来兰桂楼的都是大户人家挑剩的或不要的,要是兰嬷嬷不留下她,那个女孩就真的没其他地方可以去了。

  *

  董孟思知道兰嬷嬷的时间宝贵,尤其这时又有好几位贵客在兰桂楼里寻花问柳,因此好不容易挤进群花之中找到兰嬷嬷时,她忙不迭紧紧拉住她,以最快的速度将事情说完。

  “什么?袁重来了?”兰嬷嬷蹙起两道柳眉,面露难色道:“他还真会挑时间,真不明白他究竟是来成事还是来坏事的!”

  “嬷嬷见是不见?”董孟思小心翼翼地问。“袁爷似乎十万火急哪!”

  “他哪回不是这样!”兰嬷嬷咒着,一面撩撩头发随口问:“那丫头长得如何?”

  事实上她们这儿目前不缺人,但如果那丫头长得不错的话,她还能考虑考虑。

  兰嬷嬷的心思董孟思明白,“目前是瘦了点,不过五官很细致,要是再养胖些,肯定会是个美人儿。”

  “是吗?”兰嬷嬷眼珠子转了两圈,半晌后她终于开口,“多少银子?”

  “一千两。”

  “什么?!”兰嬷嬷吃了一惊,忍不住发起牢骚,“那个杀千刀的死家伙,这种数字他也敢把人往我这里带,怎么?当我兰嬷嬷是济贫救苦的活菩萨啊!还是当我这兰桂楼是救济院!”

  董孟思一个字也不敢吭,反正也没她开口的余地,只能乖乖等着兰嬷嬷作最后的决定。

  沉吟一会儿后,兰嬷嬷方才愤恨地道:“算了,也算我还有点侧隐之心,如果我这儿不留她,大概也没她的容身之处了。只是那个黑脸的,回头我有空再来跟他算帐!死人头,真当我这儿是金山银山啊?短命鬼!要是个普通姿色的丫头,不在这里待上好几年怎么偿还这么庞大的数字!”边说边骂,她还是自怀中掏出银票交给董孟思,叮嘱道:“我现在没空,你帮我交给袁重,然后替我看着那个新来的,先教她一些规矩,回头我再料理她,同她立卖身契。”

  “是。”董孟思接通银票的同时,也扬起一抹松了口气的笑容。

  同是天涯沦落人,她深觉她们应该要互相扶持。

  *

  兰嬷嬷的一千两到手后,袁重喜孜孜地收入怀中,然后对曹雨裳道:“兰嬷嬷答应接纳你了,快进去吧,可别耍花样,否则我们天记赌坊的人追到天涯海角都会把你抓回来的。”

  他深知这丫头不比寻常女子,她的脾气可泼辣的,因此特别出声警告。

  曹雨裳扫他一眼,眼里有着不满与愤怒,但她也明白袁重说的是实情。天记赌坊与官府有所勾结是跟所皆知的事,就算她报了官也没用,真要逃脱嘛,他们的爪牙多得是,要抓她回来是轻而易举的事,看来目前她也只能暂时听话,再伺机而动了。

  董孟思明白她的心情,安抚道:“我们走吧,兰嬷嬷让我先照顾你。”

  曹雨裳抬头对上她的眼──那是一双澄澈而善良的眼──抿了抿唇,她点下头,随着董孟思走进兰桂楼,一边在心里想着,但愿这一去她还有出来的时候。

  *

  绕经许多弯弯曲曲的长廊后,董孟思带着曹雨裳来到兰桂楼后院。

  “这儿就是我住的地方。在兰嬷嬷和你谈话之前,你可以先待在这儿。”推开一扇门,董孟思温言道。

  基于礼貌,曹雨裳开口道:“谢谢。”

  环顾四方,这是一间极为简单的小房间。

  不过一天不到,这当中的变化也太大了,不久前她还是绣坊里的女工,如今却成为青楼里的丫鬟,这种际遇令她感到无言以对。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董孟思如苹果般圆润的脸上扬起浅浅的笑容,“我姓董,叫孟思。你呢?”

  “我……”曹雨裳迟疑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无法说出自己的真名──在这种地方使用父母给的名字,对他们而言简直是种侮辱。“我姓令,叫无愁。”真希望这个名字能令自己无愁也无忧。

  “令无愁呀,真好听的名字。你多大了?我今年二十了。”

  虽然是些简单的问题,但曹雨裳实在不习惯与初见面的陌生人谈论私事,要不是见对方看起来挺亲切善良的,她可能会直接赏她一记大白眼。

  “我快满十八了。”她捺着性子回答。

  “那么我比你大。”董孟思不察她的心思,自顾自地道:“我也是在你这个年纪来到这里的,如今已过两年了。”

  她的坦率让曹雨裳稍稍却下心防,沉吟了下,她开门见山的问:“孟思,难道你不想离开这儿吗?”

  提到这件事,董孟思的眸光顿时暗淡下来。“想是想,但也只能想想罢了,我欠兰嬷嬷的银子还多着呢!”

  “或许你可以去外面做些其他的活儿?”见她没直接严词拒绝自己,曹雨裳的口气也热切了些,“像我之前就是在绣坊……”

  董孟思幽幽然地叹了一口气,“别傻了,外头一个月的薪俸能有多少?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听你这话……”曹雨裳皱起柳眉,“这里的薪俸很多吗?”

  “兰桂楼可是江南数一数二的知名青楼,在这儿薪俸至少有十两银子,加上客人给的赏钱,所以累积金钱的速度并不慢,像我虽然欠兰嬷嬷八百两,不过两年下来也还了三百多两,就剩四百多两。”

  十两!曹雨裳美丽的眸子眯了眯。先前在绣坊绣得一双手全扎满洞,一个月也不过赚五两,对照这里的赚钱速度,也难怪孟思会说‘就剩四百多两’。

  “而且兰嬷嬷平日待我们还算不错,只是有时嘴巴坏了点……不过,”董孟思想起什么似地,正色望着曹雨裳,好心地劝告道:“你千万不要有逃出这儿的念头,否则一旦被抓到的话,债款又得多上好几倍。”

  曹雨裳抿了抿嘴。不可否认,她的确曾经有过这个念头。

  “这里的戒备很森严吗?”

  “岂止是森严!”董孟思压低声音,戒慎地道:“有些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丫鬟其实是兰嬷嬷的保镖,她们平常或混在丫鬟群之中,或负责伺候一些姑娘,但其实都是兰嬷嬷的眼线呢!”

  唉,看来兰桂楼真不是个普通的地方。但如果加上娘生前留给她的遗物,或许不需要在这里待上那么久……幸好离开前他们有给她收拾细软的时间。曹雨裳暗忖。

  “兰嬷嬷交代我教你一些规矩,我看就从现在开始好了。”

  曹雨裳并不意外自己得学这些东西,既然兰桂楼是江南赫赫有名的烟花之地,那么这里规矩多如牛毛她也不会感到讶异。

  “不遏要从哪方面说起好呢……”董孟思支着头沉思着,突地,一阵急促的拍门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