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红妆别想逃[澄净]

红妆别想逃 第2章(1)作者:澄净

  “孟思!孟思!”一名女子在门外大声叫喊着。

  “馨儿?”董孟思开门后疑惑地问:“找我有事吗?”

  馨儿上气不接下气地道:“今儿个人手实在不够,所以兰要你将那个新来的丫头也打扮一下,等会儿带她到沁芳阁帮忙。”

  “兰嬷嬷要她去?”董孟思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曹雨裳也怔住了,没料到这么快就得开始‘干活’了。

  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所有事情都发生在眨眼间,简直就像在作梦一样。

  这是梦吧?如果一觉醒来发现这一切不过是幻象,那该有多好?

  “是啊。今儿个不晓得吹什么风,将一大票富家公子少爷们全给吹上门来了,每个人身边至少要有一、两位姑娘加上三、四名丫鬟服侍,兰嬷嬷忙着安排,都快累坏了。”馨儿无奈道。

  “原来是这样。”董孟思点点头表示理解。“一会儿后我就带无愁过去……对了,沁芳阁里的是哪位客人?”

  馨儿笑吟吟地道:“你听了会高兴的,今儿个上门的客人中就属他最多金也最俊俏了。”

  “你说的该不会是……”

  “没错,就是唐少爷!”馨儿有些羡慕地道:“唐少爷出手一向很大方,你们真是太幸运了,哪像我伺候的是黄少爷,虽然黄家也是家财万贯啦,可是黄少爷连我们都毛手毛脚,想了就令人讨厌。”

  馨儿后面的话已经传不进曹雨裳耳里,光是‘唐少爷’三个字就像响雷般劈得她眼前一花。

  她怎么也没料到刚来的第一天,居然就得去服侍那个有缘无分的未婚夫……上苍果然爱捉弄人!

  “无愁、无愁!”

  董孟思的声音将她自神游之中拉了回来。

  “啊?什么?”待曹雨裳回过神时,馨儿早就离开了。

  “怎么发起呆来了,手脚要快,时间不多了。”董孟思自衣柜中找出一套衣裳给她,一面解释道:“这儿的丫鬟穿的都一样,只有那些姑娘才可以随心所欲地穿喜欢的衣裳。”

  曹雨裳突然心生一股抗拒,“我可以不要去吗?”她不抱期望地问道。

  叫她去服侍未婚夫饮酒作乐真是情何以堪!虽然唐宇飞一定认不出她来,可是她就是不想去。

  “为什么?”董孟思一脸愕然,“你不舒服吗?”

  “不是……”话一出口,曹雨裳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她大可以说是,她的确不舒服──心里不舒服,说不定就可以不用去了……唉,她怎么这么笨啊!

  “既然不是不舒服,最好还是听话一点,这是兰嬷嬷的交代。如果你害怕会出错的话,尽管放心,我会帮你的。好了,快换上吧,待会儿我替你重新梳头、上点胭脂水粉,并告诉你一些要注意的事项。”

  在董孟思的催促下,曹雨裳只得乖乖听话,现在的情况就像爷已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

  身穿紫色衣衫、手捧着托盘的曹雨裳跟着董孟思来到一间厢房前,从屋里传来丝竹管弦等乐器的声音之外,温言笑语声亦不绝于耳。

  “方才告诉你的都记住了吧?”临进门前,董孟思不忘回头问了她一次。

  “嗯。”事到如今曹雨裳也只能点头。都站在这里了,难道还能临阵脱逃吗?

  轻轻推开门,曹雨裳按照董孟思的交代,轻移莲步走进去,以最优雅的姿势将手中的托盘放在桌上,然后动作轻巧地站到一旁。

  做得很好。董孟思给她一抹鼓励的微笑。

  曹雨裳轻扬唇角,算是回应她的帮忙,然后开始暗自打量现场,但见两名绝色佳丽围绕着一名身着苹服的男子正在谈笑。

  她悄悄的将视线移到那名左拥右抱的男子身上。

  男子有着一副宽阔结实的胸膛、坚毅的下巴、薄而润泽的双唇、高挺的鼻梁、黝黑深沉的迷人眸子,以及飞扬剑眉……这些组合起来是一张她所见过最俊朗的脸庞。

  不得不承认,初见到唐宇飞的刹那,她的眼睛确实为之一亮,但跟着看见他那副左拥右抱、满面春风的样子,她心底不禁一阵嫌恶。

  她对会流连烟花之地的男人向来没好感,要是父母在天之灵知道唐宇飞其实是个性喜狎妓的人,应该会很欣慰他们的婚事告吹了吧。

  就在她冷眼旁观的同时,被她在心里狠狠嘲笑的唐宇飞感觉到来自于她的不以为然目光。

  他状似不经意地对曹雨裳的方向投以一瞥,然而这个一瞥却令他十分惊艳。

  虽然她薄施脂粉,也只是做一般丫鬟的打扮,但完全不影响她隐藏在朴素穿着下的惊人美貌,而且他一眼便看出她的气质与其他人不同。

  没料到那两泓深不可测的黑潭会突然对上自己,曹雨裳慌忙垂下眼,闪躲着他探索似的眸光。但她又忍不住在心里暗骂自己没用,干嘛怕他?明明行为不检点的是他,她干嘛要害怕,好像做错的人是她。

  唐宇飞突如其来的沉默令两位绝色佳丽有些不解。

  “唐少爷,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坐在他左边的素素柔声问道。

  “对呀,怎么了吗?”坐在右边的纤纤也跟着娇声问着。

  对美女们充满疑惑的声音,唐宇飞却是充耳不闻。

  他霍然起身,脸上勾起一抹颠倒众生的潇洒笑容,举步走近曹雨裳,好有兴趣地问:“你是新来的吧?从没见过呢,叫什么名字?”

  他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低着头的曹雨裳吓了一大跳,不假思索的抬起水灵灵的大眼盯住他,似在确认眼前站着的是唐宇飞,又像要确定他是在同她说话。

  “眼眸晶亮、眼神灵动,不错,这样的眼睛很适合勾引人呢。”唐宇飞微笑着说,“我差点就要以为你是在勾引我了。”

  正常情况下,女人听到这种带着明显挑情意味的话语,只怕骨头都要酥了,可曹雨裳却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他的直接与大胆出乎她的意料,这男人是哪来的鬼自信?!

  她心里不禁冒起一股无明火,想都没想便回嘴道:“如果我嗤之以鼻的眼神能被你解读成这样,那我也无话可说了。”

  唐宇飞眼底闪过一丝讶异,董孟思倒抽了一口气,一旁的纤纤则是忍不住拍着桌子站起来训人。

  “你居然敢这么跟唐少爷说话!”她的脾气向来火爆,开口骂人也特别不客气。

  “就是嘛!你真搞不清楚状况,唐少爷是你能这么说话的人吗?”素素跟着附和。

  曹雨裳不慌不忙地笑道:“我可以为我的行为道歉,不过没有人喜欢被误解,不是吗?”

  唐宇飞重新审视眼前这名损人不带脏字的丽人,眼中明显写着兴趣。

  难得有女人投注在他身上的不是爱慕与痴迷的眼神,这点颇令他不是滋味,心里不由自主兴起一股想驯服她的念头。

  百依百顺,俯首贴耳的女子见多后,这样桀骜不驯的女人他自然不顾轻易放过。

  “唐少爷,您还好吧?”见他半天不吭声,纤纤提心吊胆地问着。“放心,我已经还人去请兰嬷嬷来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刁蛮丫头了,您就别生气了,咱们继续饮酒聊天。”

  之所以火速请来兰嬷嬷,除了曹雨裳有关起来好好调教的必要之外,纤纤还考量到万一唐宇飞生气抓狂的话──毕竟他向来在女人堆里很吃得开,这还是破天荒头一遭踢到铁板──有兰在场也好安抚处理。

  “就是嘛!等兰来了,这丫头可惨了!”素素眯起猫般柔媚的眼睛将曹雨裳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后,冷笑道。

  这丫头还是愈快带走愈好,因为她在唐宇飞眼中看到一抹不寻常的兴趣,要是他将重心转移到这名黄毛丫头身上,她和纤纤可就要失宠了。

  犹豫半天的董孟思终于鼓起勇气出声道:“唐少爷,无愁是新来的,有些规矩她还不懂,如果有冒犯与得罪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不要同她计较。”

  虽然曹雨裳自觉没做错事,但劳烦别人出面道歉总是不好意思,正考虑要不要向唐宇飞赔罪以平息自己惹起的这场风波畴,浑厚的声音又响起了。

  “放心,我向来不对女人生气的,尤其是我眼中的美女。”唐宇飞朝曹雨裳眨眨眼,温柔道。

  “唐少爷果然怜香惜玉。”纤纤皮笑肉不笑地道,口气却带着浓浓的醋意。

  现场唯一笑不出来的人就是曹雨裳,她对自己力持镇定没吐出来感到相当佩服,刚刚兴起的道歉念头也顿时烟消云散。

  见到佳人极力忍耐的嫌恶表情,唐宇飞兴起一股捉弄她的念头。

  只听见他不疾不徐地宣布,“好了,没事了,你们可以全部退下了。”

  “什么?!”纤纤有些愕然。“我和素素也是吗?”

  “没错。”唐宇飞依旧噙着好整以暇的笑,“除了她以外。”他的下巴朝某人的方向顶了下。

  当大伙明白他口中的‘她’指的是谁后,现场又是一片鸦雀无声。

  唉!董孟思在心底叹气。

  怎么无愁一来就惹上唐少爷!虽然能获得唐少爷的‘钦点’是许多女子的梦想,可照无愁那样子看来是种不顾意的,既然如此,就该少说点话才是。无愁果然单纯,还不明白‘得不到的愈好’这个道理,尤其是对唐少爷这种在女人堆里一向无往不利的人而言更是如此。

  曹雨裳杏眼圆睁,直怀疑自个儿听错了。

  他居然以一副君临天下的架式‘钦点’她作陪?他真的以为自己是君临天下的皇帝?她的眼底燃着炽烈的火焰。

  “我才不要。”她想都没想便断然拒绝。

  众人纷纷倒抽一口气。

  “哼!瞧她那副样子,摆明了眼睛生在头顶上!也不过是个丫鬟,真搞不懂她在拽什么!”素素低语,口气十分不以为然。

  她的挑拨果然惹来沉不住气的纤纤大发娇嗔,“她竟敢一而再、再而三地冒犯唐少爷,到底以为自己是谁啊?”

  她可是兰桂楼的红牌,但也不敢这么同唐少爷顶嘴冒犯,那丫头究竟算哪根葱啊!纤纤一肚子气。

  旁漫的窃窃私语唐宇飞全置若罔闻,俊朗的脸上仍是挂着笑,口气坚决的说:“我说了是你,就是你。”

  虽然他表面镇定如常,风度翮翮如常,但他的心里受到的打击其实不小。

  ‘不要’这两个字还真是令人受伤,想他唐宇飞在女人堆中叱咤多年,几时吃过闭门羹了?别说拒绝,只要他开口,没有女人不欣喜若狂地顺从他,可今天他居然连踢好几次铁板,对象还是一个新来乍到的丫头,这口气叫他怎么忍得下,非得整整这个不识抬举的丫头不可!

  “如果我坚持拒绝唐少爷的‘厚爱’,你会强迫我吗?”曹雨裳不畏惧的眸光直直看进他眼里,语带挑衅地问道。

  他盯着她美丽的面庞,眸光中闪过势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