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红妆别想逃[澄净]

红妆别想逃 第2章(2)作者:澄净

  “唐少爷当然舍不得强迫你。”

  兰嬷嬷含笑的声音适时传来。

  她一出现,其他人都松了口气,直拿她当救星看待。

  “兰嬷嬷,您来得正好!快教训教训这个口无遮拦的野丫头!要是她以后都这样,客人一定曾被得罪光的!”纤纤连忙冲上前告状。

  “没蜡,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她三番两次出言顶撞唐少爷,简直是想砸兰桂楼的招牌嘛,真丢脸。”素素只手撑着下巴,冷冷道。

  这番话令曹雨裳啼笑皆非。她对唐宇飞冷言冷语让她们感到很丢脸?她以为这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

  兰嬷嬷以眼神示意她们闭嘴,然后端起满面的笑容走到唐宇飞面前,歉然道:“对不起,唐少爷,我来迟了。”

  方才去找她的人已将情况叙述过一遍,让她心里有个底。

  “说起这事该怪我,一时忙昏了头竟让一个不解事的小丫头来服侍您。要不是人手短缺,我说什么也不会让她上场的,即使是当送茶水递绣帕的丫鬟也一样,您今儿个这桌酒菜就全算我的吧。”

  兰嬷嬷此举看似豪气,道歉也算有诚意,但其实大家心知肚明,唐宇飞上兰桂楼一趟所花费的银两就足以办上百桌眼前这种酒菜了。

  唐宇飞轻笑道:“如果我说不在乎这个,只要求让这名姑娘陪我,兰嬷嬷不会不同意吧?”话是对着兰嬷嬷说的,可双眼即是眨也不眨地锁住敢怒不敢言的曹雨裳。

  他是故意的!

  一意识到这点,曹雨裳抢在兰嬷嬷开口之前说:“嬷嬷,据闻唐少爷可是得罪不得的贵客,我今儿个才到兰桂楼,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要是赶鸭子上架让我服侍唐少爷,真不晓得会发生什么不可收拾的情况,万一怠慢了这位贵客岂不是糟糕了吗?”

  看来这丫头也不是省油的灯!不但反应过人,还牙尖嘴利,莫怪能吸引唐少爷的注意。

  唐宇飞对曹雨裳的兴趣兰嬷嬷全看在眼里,不过曹雨裳说的正是她担心的。

  “就是啊,唐少爷,这个丫头我还没训练呢,她现在什么都还不会,我怕她会坏了您的兴致,还是让纤纤和素素陪您吧,她们两人知情识趣,绝不会教您生气的。”

  “兰嬷嬷,我以为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唐宇飞慢条斯理地拿出一柄扇子轻轻摇着,动作还是一派潇洒,语气却已经透露出不耐烦。

  头一次听到他这么说话,兰嬷嬷心一紧,顿时明白他不是说着玩的,他真的只要那个新来的丫头作陪,不管其他人说什么。

  “再说……”唐宇飞沉吟了下,“难道在兰嬷嬷眼中,我的修养也不过尔尔?”

  “当然不是!”兰嬷嬷急急澄清,“任谁都知道唐少爷最是好脾气了!”这是实话。

  “所以,”唐宇飞笑容可掬地继续道:“就算这名姑娘真有什么不是,我也不会在意的,兰嬷嬷和你──”他手中折扇倏地一阖,直直地指向曹雨裳,“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

  “这是当然、当然!”兰嬷嬷连忙附和。

  “是新人也无妨,今日正好可以当作一个练习的机会,相信经过这次,她以后会驾轻就熟得多了。”他重新打开扇子,好不快活地扇着。

  这家伙摆明杠上她了!曹雨裳不禁暗暗捏紧拳头,而唐宇飞则是提高剑眉回她得意的笑容。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兰嬷嬷只得识相地改口,“那就有请唐少爷稍坐一会儿,我立刻让人把这丫头带下去重新打扮。”

  其实曹雨裳丽质天生不需要刻意打扮,但兰嬷嬷之所以找这个借口,是想藉机多嘱咐她几句,以免兰桂楼的招牌真如素素所言砸在这丫头手上。

  “不用了。”唐宇飞刻意从头到脚审视曹雨裳一番,露出暧味的笑容道:“我瞧她这样挺好的,再说,穿什么到最后不都一样吗?”

  他没忽略当他说完最后一句话时,曹雨裳变得惨白的脸色,此举令他笑得更开怀了,颇有扳回一城的胜利感。

  “不不不,这件事唐少爷您就依了我吧。”兰嬷嬷讨饶道。“我真怕这丫头污了您的眼呀!”

  见她如此坚持,唐宇飞只得顺她的意。“也好,那就有牢兰嬷嬷了。”

  “好了,纤纤、素素,你们都下去吧。”无视她们脸上的不甘与不平神情,兰嬷嬷大声宣布着,然后偏过头看了曹雨裳一眼,“你,随我来。”

  那一眼带有明显的压迫意味,意思是她最好别再多说一个字。

  曹雨裳深吸口气,强压下满腔对唐宇飞的不满,随着兰嬷嬷离开。

  到底是形势比人强,就当虎落平阳被犬欺,龙困浅滩遭虾戏吧。她找出老话来安慰自己。

  *

  随着兰嬷嬷来到一间布置华丽的房间,曹雨裳正准备开口,命令完丫鬟们替她打扮的兰嬷嬷抢先她一步。

  “什么都不必说,我知道你一时间还无法适应,但既然袁重将你卖给我了,即使咱们还没立卖身契,你也算是我兰桂楼的人了。我不想问你为什么来这儿,反正每个来到兰桂楼的人背后都有个心酸故事,不过我看得出来你的气质与智慧要比其他人高出很多,我相信唐少爷也看出来了,所以他才会一眼便相中了你,即使你再怎么不愿意……很可惜,在这里,你只能听我的话,而我要你听唐少爷的话,你懂吗?”

  曹雨裳好不易逮着空档发话,“我有一些钱可以先还你。”

  “足够为你自己赎身吗?”兰嬷嬷的问题一针见血,“如果不是一次付清的话,那就没得谈了,小姑娘。”

  “袁重说我是来这里当丫鬟!”曹雨裳极力捍街自己的立场。

  “的确是如此没错。”这点兰嬷嬷并未否认,“但我说了你是特例。在正常的情况下,我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让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新丫头上场的,这算是我的失策,可谁会料到唐少爷什么人不挑偏偏选中你?这我也没有办法,咱们兰桂楼可是开门做生意的,没有拒绝客人要求的权利。你既然进了这个门,就该明白这一点。”

  曹雨裳咬着唇,眸光变得暗淡。

  是呀,如今她不过是块俎上肉罢了,难道还奢望他们会听她说话吗?根本没有人在乎她想什么、她要什么。

  “放心。”兰嬷嬷看出她眼底的担忧,稍稍放柔了语气,安慰她道:“唐少爷到这里向来只是饮酒作乐,不会随便对姑娘们出手的。”

  “什么意思?”曹雨裳一时还会意不过来。

  兰嬷嬷也不拐弯抹角,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也就是说,他不会吃掉你的,这点我还能向你保证。”

  “呃……”曹雨裳一张俏脸倏地一红。

  “你要渐渐习惯,小姑娘。”兰嬷嬷意有所指地笑了笑,“在这个环境,听到这些可是家常便饭。”

  话说到这里,丫鬟们替曹雨裳打扮得也差不多了。

  兰嬷嬷盯着身穿华服的曹雨裳,再次确定佛要金装,人要衣装这句话。

  虽然她早先便看出这丫颈皮肤白皙,五官清秀,十足是个美人胚子,但看到打扮过后的她还是不禁惊为天人。

  “唐少爷不愧阅人无数,果然好眼光。”她掩嘴笑道。

  阅人无数……听到这四个字,曹雨裳心底又开始冒火。

  “要不要照照镜子?活像变了个人似的,我都快认不出来了。”董孟思微笑着将一面铜镜递给她。

  “不用了。”曹雨裳不想看到镜中那个人,因为她打心里不认为那是她。

  虽然没很注意,但她知道脸上被涂了很多胭粉,身上也擦了许多香料,因为她待会儿负责招待的可是一点都不普通的贵客。

  寻不想看的话就快走吧。”兰嬷嬷一点时间都不想浪费,“今儿个我可是很忙的,在这里又耽搁了不少时间。”说完,她率先迈开步子,往房门口走去。

  “你会陪我去吗?”曹雨裳忍不住问着一旁的董孟思。

  后者还没开口,兰嬷嬷的声音便自门边传来。

  “我可以让人陪嫁去,不过她们能不能留在里面得看唐少爷的意思。”

  “走吧。”董孟思拍拍她的手,不忘给她一抹鼓励的微笑。

  曹雨裳走到兰嬷嬷身边时,后者突然低声道:“我知道你是个烈性子的女孩,不过凡事不要那么死脑筋,要是你能够讨唐少爷欢心的话,说不定反而解脱得快,他绝对有那个能力的,你懂吗?”

  曹雨裳不是不明白兰嬷嬷话中的含意,也知道这算是‘好意提醒’,但要她为此而讨唐宇飞欢心……她不禁皱紧眉头,内心陷入激烈的天人交战。

  *

  “唐少爷,姑娘我给您带来了。”

  兰嬷嬷推门而入的时候,唐宇飞正边哼着小曲,边好整以暇地喝着酒,心情看起来非常好。

  看到兰嬷嬷身后那名亮丽动人的少女,唐宇飞挑高的剑眉与瞪大的双眼在在表示了他的惊讶。

  “啧啧!”他登出赞叹的声音,“经过打扮后果然就是不一样。”她原本就长得清丽,不过经过巧手打扮后,看起来还颇有艳冠群芳之势。

  “唐少爷,请容嬷嬷我再多嘴一次,她唤令无愁,还是新人──”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兰嬷嬷。”唐宇飞扬起一抹迷人的笑,语气和暖的说:“放心,我会手下留情的。”

  手下留情?曹雨裳忍不住皱眉,他想干嘛?还个不要脸的采花贼!

  “唐少爷一向温柔体贴这我也是知道的。”兰嬷嬷笑吟吟的,然后朝他欠了个身,“那么我就先出去了。”

  兰嬷嬷离开后,唐宇飞对一旁的丫鬟们道:“你们全部退下。”

  曹雨裳与董孟思交换个眼神,董孟思要她小心,而曹雨裳则是丢出一抹要她放心的笑容。

  门被轻轻掩上了,众人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曹雨裳悄悄环顾四周,不晓得是不是因为这里只有他们两个的关系,她觉得空间大得有些过分,一股不安感慢慢自心底升起。

  她还来不及做好心理建设,唐宇飞低沉的声音已经响起。

  “过来坐下。”他好整以暇地笑道。

  见她一动也不动,他以为她没听清楚,不厌其烦的重复一次。

  “来这儿坐下……如果你不过来,我可就要亲自过去请你喽。”

  “不劳唐少爷大驾。”曹雨裳瞟了他一眼,然后像豁出去似的抬头挺胸走到他对面的位子坐下。

  “不是那里,我说的是这里。”他比了比身边的空位。

  好险这个登徒子没直接叫她坐在他腿上──这很像他会做出来的事──曹雨裳有些庆幸。

  依言在他身体坐下后,近距离看着他,她才发现他的相貌俊俏,加上显赫的家世,也难怪兰嬷嬷会奉他为上宾,众多丫鬟看来也非常为他痴迷的样子。

  没想到爹娘为她订下的未婚夫居然会是个万人迷,该称赞他们看人的眼光很准吗?她的思绪不知不觉飘远。

  发现她目光迷离地盯着自己的脸发呆,看起来有些入迷的样子,唐宇飞终于感到平衡一点,这个丫头终于像个‘正常’的女人了。

  “你叫无愁是吗?”他含笑地看着她,“希望你真能让我无忧无愁。”

  “如果唐少爷这么希望,那就不该让我坐在这里。”曹雨裳唇畔绽出美丽的笑靥,警告道。

  双手托着下巴,偏头望着那张丽颜,唐宇飞不理会她话中的戏谑,而是暧昧地朝她挤眉弄眼,径自卖弄风情,曹雨裳回视着他,眸中有些冷淡。

  “你说,我们先做什度好呢?”他不气馁地问道。

  这女人这么别出心裁是想得到他的注意吗?如果是这样,那么她成功了,因为他现在满脑子想的便是如何能征服那张既冷淡又非常吸引他的娇颜。

  “随唐少爷的意。”她只能这么说。

  唐宇飞眸光一瞟,瞥及摆在桌上的一盘葡萄,清了清喉咙宣布道:“那么,就先由它开始好了,我想吃葡萄。”

  “喔。”曹雨裳应了声,想也没想便将桌上的水晶盘推到他面前,尽可能‘客气’地说:“唐少爷请慢用。”

  这样就想交差?怎么可能!

  唐宇飞抬眼看着她,以无辜的口吻要求道:“我想吃你亲手剥的。”

  “可是我的手不干净,怕莴一把脏东西吃进肚里,对唐少爷的身体可能不太好哩。”她甜甜一笑。

  “这样啊……”他点点头,表示能理解。

  就在曹雨裳暗喜他放弃时,唐宇飞蓦地扬声朝门口唤道:“来人!”

  没料到他会突出此举,她愣了一下。

  他想干嘛?难道他想通了,要找别人剥葡萄给他吃吗?还是又要叫兰嬷嬷过来‘调停纷争’?

  正在惴惴不安时,只见唐宇飞对过于紧张而几乎是跌进来的董孟思露出帅气的笑容,温柔道:“麻烦给我一盆撒满玫瑰花瓣的清水。”

  “是,唐少爷。”董孟思衔命而去。

  “喏,这不就解决了吗?”他嘴角噙着安然适意的笑。

  干得好……曹雨裳微眯起眼,盯着那张俊挺得有些碍眼的面孔,咬牙暗忖:没想到这家伙也不是个会轻易打退堂鼓的人,哼!她不会就此认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