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红妆别想逃[澄净]

红妆别想逃 第3章(2)作者:澄净

  唐宇飞很想相信那张俏脸上浮现的厌恶与害怕是假的,但她那一瞬间的表情实在是太真实了,真实到他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对他没什么好感,这个发现令他脸上闪过一丝阴霾。

  不过就算这样,他已经决定的事情还是不会更改,而且是更势在必行。

  他勾起迷人的眼神,倾身上前想挑逗她,然而他才一凑近,曹雨裳便毫不犹豫地后退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

  她就这么不喜欢给他面子是吧!唐宇飞压下心中的不悦,故意绕过筝架走到她身后,双手压住筝面的同时也环住她,将她圈在他身前。

  “我们非得这么说话不可吗?”他身上特有的男性气息令她心惊胆战,但她仍强自镇定地装出不在乎的样子。

  他是故意让她紧张,蹈对不能让他得逞……曹雨裳暗暗想着,但这番提醒却管束不住她的双颊愈来愈熟、心跳舆呼吸愈来愈快。

  “我以为这样我说的话你可以听得更清楚。”唐宇飞在她的耳畔轻语,温热的鼻息轻轻拂过她的粉颊,而她发梢及身上传来的馨香则是令他怦然心动。

  “我的耳力挺好的,唐少爷不需要以这种方式说话。”

  既然后无退路,曹雨裳想移开前方的筝架,但唐宇飞的双手更快地覆上她的,制止她显然是想逃离他的动作。

  “本少爷决定了,从今天开始,你就负责陪我。”

  “什么?!”

  她才不要!

  曹雨裳反射性偏过头想反驳,唐宇飞却跟着转头吻上她红似萍果的嫩颊,然后随即跳开──他猜这个小辣椒一定会动手打他!

  果不其然,曹雨裳先是一愣,跟着站起身,拧眉瞠目地瞪着他,扬手就想教训这个大色狼。

  太过分了!第一次见面就对她又摸又亲,以后怎么办?他一定是故意的!

  “喂喂,君子动口,小人才动手喔!”离她数步之遥的唐宇飞提醒她。

  “你是君子?”她没好气的问道。

  开什么玩笑:他是君子?!如果他是的话,除非是这两个字的意思改写!

  兰嬷嬷一定是在骗她,这家伙的行侄怎么看都不像是不曾对其他姑娘出过手的,他要是忍得住才有鬼!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明显,方才动口的我的确是君子。”唐宇飞扬起晶灿灿的眸子望着她,“如果接下来你对我动手,那你就是小人罗。”

  他欣赏着气急败坏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她,心情愉快得很。

  真是太有趣了,反将她一军的喜悦感不断自心中升起。

  “好……”为了不成为他口中的小人,曹雨裳忿忿然放下手,挤出微笑道:“很好,唐少爷的确言之有理。”

  只是嘴唇碰脸颊罢了,就当是被猪八戒非礼好了,她又何必打他来弄脏手。曹雨裳不断找理由安抚身心受创的自己。

  “唐少爷方才说,今后都要我作陪是吧?”她优雅而从容地笑问着。

  果真如此,那她得开始想想要如何对付这个大色狼了……要不是需要他的钱,她绝对抵死不从!

  “如果无愁姑娘不嫌弃的话。”唐宇飞好不悠闲地扇着手中的扇子,“我也不是个小气吝啬的人,就每天一百两如何?当然,如果有其他特殊要求的话,我们可以另外再讨论。”

  “特殊要求……就像刚刚那样吗?”曹雨裳睁着水灵大眼盯着他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克制住冲上前撕下那张脸皮的冲动。

  他和她之间还真是愈来愈像妓女和恩客,不过,他开出的条件十分诱人却是事实,如果她接受,快的话,再不久她就能离开火坑了。

  “刚刚那个纯属意外。”唐宇飞的笑容十分无辜,仿佛不是他的错一般。

  老实说,吻上她水水嫩嫩的脸颊的感觉还真不错──如果它不是那么火烫的话会更好。他微笑着将视线移往她弧度优美的唇瓣,思索着下次该换个地方试试,他很想知道那两片樱唇的滋味。

  瞥见他不怀好意的目光,曹雨裳收起笑脸,语带警告道:“如果唐少爷不改初衷还是非我不可的话,那么下次要做类似的事之前请先知会我一下。”

  知会她?然后让她有机会先一步躲开吗?当然不可能!唐宇飞笑了笑,没打算许下他无法肯定自己做得到的承诺。

  “你只能陪我的事,我会交代兰嬷嬷。”唐宇飞只挑他想说的话说。“今天就到此为止。”时间差不多了,他得走了。

  呃?他要走了?曹雨裳愣眼地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会不得我啊?”唐宇飞看出她的愕然。

  “当然不是。”她断然否认。

  “那就好,不然瞧你泪涟涟的我又要心痛了。”

  “唐少爷请吧。”她毫不犹豫地扬手下逐客令。

  “呵,下次见。”扬睫一笑的同时不忘送她个飞吻,然后唐宇飞才踏着潇洒的步伐离去。

  “这个笨蛋……”盯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曹雨裳不自觉抚着方才被他的唇熨烫过的面颊,喃喃骂道。

  *

  从兰桂楼回来的路上,唐宇飞一直是哼哼唱唱的,心情显然十分愉快,但一踏进唐家大门后,他立即端肃起脸色来。

  一路上不断有人向他点头问安,却没人提起母亲,这令他的心定了定。

  正当唐宇飞松了一口气,自以为平安过关而面露笑容要推门走进书房时,一道中年女声陡地自他后头响起。

  “飞儿!”

  听到这声音,唐宇飞脸上闪过一丝‘惨了’的表情,但他转过身时,立刻换上一脸开朗的笑容。

  “娘。”他拱手请安。

  “嗯。”唐夫人从鼻孔里哼出这个字,算是回应他的请安。

  唐夫人身边跟着的那个明眸皓齿的美少女是唐宇飞的妹妹唐宇婕,她手上抱着一本册子,目光对上哥哥的同时,她以唇语告拆他:你完蛋了!

  唐宇飞则回瞪了她一眼。

  “娘应该是刚好经过这里吧?”他泰然自若地笑了笑,“没什么特别事情的话,孩儿先进书房看帐册了。”蔑完,他脚底抹油,就要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唐夫人就是专程来找他的,怎么可能轻易让他跑了,及时叫住他:“慢着!”

  “噢。”唐宇飞只好放下刚碰到门扉的手,深吸了口气,转过身问:“娘有事要交代吗?”

  “我们进书房谈吧。”唐夫人淡笑地开口。

  不等唐宇飞回答,她率先迈出步伐推开门走进去,唐宇婕经过他身边时,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顺便对他投以同情的一瞥。

  唐宇飞则是赏给她一记超级大白眼,并伸手捏了她的粉颊一把。这个小家伙又跟来幸灾乐祸了!

  唐夫人在椅子上坐定后,唐宇飞认命地为她倒了杯茶。他明白,母亲此番前来想必有要事与他‘长谈’。

  “哥哥,那我呢?”唐宇婕见他只倒给母亲,忍不住问道。

  “要喝自便。”他给她一记帅气的笑容。

  “我又不是你那些红粉知己,你对我笑得这么灿烂干嘛?”唐宇婕立刻回以颜色。

  “你──”唐宇飞气结。这丫头是故意的!真是,怎么大家都挑在今儿个跑来和他作对。

  “好了,别吵了。”唐夫人喝了口茶润渭喉后,援援说出来意:“飞儿,你从中午出去到现在,都去了哪里?”

  “我同霆钧到天香楼用午膳,后来又在那里喝了几盏茶,闲话家常一番,所以耽搁到现在才回来。”唐宇飞流利地说出他早就准备好的借口。

  “是这样吗?”唐夫人挑眉。

  “是啊!娘要是不相信,下次霆钧来,您尽管问他。”他相信好兄弟是绝对不会出卖他的。

  “我不担心霆钧骗我,”唐夫人横了他一眼,“我只担心你骗我。”

  唐宇飞正想辨解时,唐宇婕已经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他没好气道。

  “哥哥,你就不要再演戏了!”唐宇婕忍住笑告诉他真相,“霆钧哥哥中午才在咱们府里用膳呢!”

  “啊?”唐宇飞不禁傻眼。

  那小子没事干嘛突然跑来?该死!害他的谎言被拆穿了!

  像是看出他心底疑惑似的,唐宇捷解释道:“他是替哥哥送名册来的。”

  “名册?”唐宇飞的神情由七窍生烟转为一头雾水,“我不记得有叫他拿什么名册给我看啊!”霆钧昏头了吗?

  “是我叫他拿来的。”唐夫人闲闲地补上一句。

  “喔。”唐宇飞恍然大悟之余,新的疑问又产生了,“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以为这是什么名册?”唐宇捷眨眨水灵大眼,故意卖着关子。

  见到妹妹这副表情,唐宇飞心里浮现一股不祥的预感。

  “该不会是……”他两道浓眉愈蹙愈紧。

  “没错。”瞥见他愁眉苦脸的表情后,唐宇婕这才心甘情愿地揭晓答案,“就是娘托雷伯母替你留意的对象,也就是我未来的大嫂。”她将一直抱在手中的册子放到桌上。

  唐宇飞瞥了眼那本虽然不厚,但俨然是自己的生死簿一般的名册,发现它的封面写着‘唐家少奶奶候选人’几个字,那字迹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好友之笔,他不由得捏紧拳头,可以想象好友在写的时候,脸上那副戏谑的表情。

  可恶!霆钧那小子,下次非揍他一顿不可!

  “已经决定了吗?”唐宇飞那张俊脸黑了一半。

  既然是人面广的雷伯母亲自出马,那么所挑选出来的人选母亲想必非常满意,这么一来岂不表示……他的婚期近在眼前了吗?该死!

  “最后的决定权在你手上。”唐夫人开口回道,“不过梅芝挑中的人我都很满意,个个内外兼备、贤良淑德,更重要的是宜室宜家,将来一定是你的贤内助。”

  他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唐宇飞一张俊脸此时完全黑掉。

  “不要做出那副表情。”唐夫人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你也老大不小了,再拖下去是要拖到什么时候?”

  “可是……”唐宇飞顿了下,还是鼓起勇气说出口,只是音量很小声,“和我同年的霆钧也还没成亲,雷伯母都没说什么……”

  唐夫人早就算准儿子一定会这么抗议,她只是气定神闭地笑了笑,“霆钧有像你这样需要母亲操心吗?”

  “噗!”唐宇婕再度失笑出声。

  “你够了没?”唐宇飞瞪她一眼。

  “对不起、对不起!”唐宇婕忙不迭道歉,“请当我不存在,你们继续。”

  “总之,”唐夫人下最后通牒,“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慎重考虑,一个月后一定要给我个明确的答案,否则就由我决定,而你一句怨言都不准有,除非是嫌时间太长。”

  她这次是吃了秤坨铁了心,打定主意不再姑息纵容这个宝贝儿子。

  事实上,宝贝儿子什么都好,一表人才又文武兼备,自他接手唐家的产业后,完全不需要他们做父母的操心。但人没有十全十美的,她这个儿子最让人头疼的就是他的玩世不恭与游戏人间的心态。

  眼晃他都二十好几了还毫无成亲的打算,唐夫人终于受不了,拜托最好的姊妹帮忙找房理想的媳妇人选,她想,只有成亲,才能逼迫儿子长大成熟点。

  “娘──”唐宇飞惨叫一声。

  “求情也没用。”唐夫人以坚决的口吻道:“就一个月,不会再多一天。好了,我要去忙了,很快就要娶媳妇了,有些东西我得要让人先准备。”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可怜的哥哥,你要仔细挑选啊,这可是攸关着你和咱们唐家日后的幸福,不可不慎啊!”唐宇婕大声叹了口气。

  “你这丫头!”唐宇飞咬牙切镭,“轮到你的时候,看我怎么报这一箭之仇!”

  “我想你现在还是先担心自己吧。”唐宇婕扬声大笑,在唐宇飞又要伸手捏她时,连忙提起裙摆跑开了。

  该死!盯着那本‘生死簿’,唐宇飞只觉人生一片黑暗,再无希望。

  这时突然希望能做些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知怎地,唐宇飞想起不久前还与他针锋相对、唇枪舌剑的那张美丽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