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红妆别想逃[澄净]

红妆别想逃 第4章(1)作者:澄净

  “什么嘛!”倚着栏杆,一身红的纤纤脾气就像衣裳的颜色一般火爆。“兰嬷嬷干嘛收那个丫头来抢走我的唐少爷啦,想到就气!”

  “事情都过去了,你的气还没消啊?”素素倒是调适得很快。“看开点吧,等唐少爷厌倦了令无愁,说不定又会回来找你了。”她安慰道。

  “哼,早知唐少爷喜欢刁蛮任性的女人,当初我就不该对他那么百依百顺。”纤纤自顾自地发表高见。

  “你想对唐少爷使性子?”素素撇撇唇,“得了吧!你一见到人家就像蜜蜂见着蜜一样,怎么可能拾得对他使性子撒泼。”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可我就是觉得不平衡嘛!”纤纤握起拳头,跺脚连连地道:“我对唐少爷那么好,对他百依百顺、死心塌地的,他居然迷上一个新来乍到的黄毛丫头,完全不顾念旧情,你说气不气人?”

  “算了啦,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个道理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再说,你以为在烟花之地觅得真爱的可能性有多高?你以为天底下有多少男人会对我们这种女人认真?”素素自嘲道。

  “这道理我也懂,但是那丫头──”纤纤正想破口大骂,忽地看见素素身后走来一名有些眼熟的女子。“哼,说曹操,曹操到,狐狸精来了。”

  素素回头瞥了一眼,冷不防推了纤纤一把。“她是狐狸精,那咱们又是什么?留点口德吧,别五十步笑百步了。”

  纤纤没搭理她,见曹雨裳就要经过她们,她一副要上前找碴的模样。

  “咱们好不容易得空休息,别没事自找麻烦。”素素拉着她劝道。

  “我不过是想向她打声招呼,你别穷紧张。”纤纤冷笑一声。

  她一把拂开素素的手,快步上前,横身拦下身穿鹅黄色衣衫的曹雨裳,啧声道:“哟,昨儿个和唐少爷聊得还愉快吧?”

  曹雨裳略蹙起眉。对方显然来者不善,而她向来不喜欢应付这种场面。

  “有事吗?”她淡淡地问。

  “只是跟你打声招呼,那么紧张做什么?”纤纤上上下下打量她一阵后,刻薄道:“要胸部没胸部,要屁股也没屁股,瘦得像竹竿似的,风再大些不晓得会被吹到哪儿了,真不知道唐少爷到底是看上你哪一点。”

  曹雨裳绽出如花的笑靥,“我想应该是我和你一点都不一样。”

  “你!”纤纤为之气结。

  “我的回答希望有解开你的疑惑。如果没事的话,请恕我先告辞了。”曹雨裳欠了欠身,微笑着走了。

  “哼,踹什么嘛!风水轮流转,我等着看你什么时候被抛弃!”纤纤不甘示弱的大叫。

  “纤纤,你要无理取闹也该适可而止,不要再自取其辱了。”素素翻了个白眼,一脸受不了的样子。

  “连你都帮她说话?”纤纤更生气了,她还以为素素会与她站在同一阵线。

  “我与那丫头非亲非故,没必要帮她说话,纯粹是就事论事罢了。”

  “哼!反正我会睁大眼睛等着看的,有一天她一定会被唐少爷抛弃的!”纤纤的眼中射出愤恨的目光。

  *

  看见曹雨裳一脸有事的来找她,兰嬷嬷刚巧忙完手边的事,也正要找她,于是道:“你来得正好,卖身契的事还没处理好呢。”

  “我正是为了这件事来的。”曹雨裳开门见山地问:“我的赎身费是一千两没错吧?”

  为求谨慎她特地又询问一次,怕兰嬷嬷会见唐宇飞对她‘另眼看待’而乱哄抬价钱。

  兰嬷嬷微笑,“呵,幸亏你聪明,还记得要来问我。”

  听见这话曹雨裳不由得挑眉,“你不会真的想哄抬价钱吧?”

  “我哄抬价钱?”兰嬷嬷笑得花枝乱颤,“我以为孟思告诉你了。”

  原本她拨给曹雨裳的丫鬟不只董孟思,但她说只要董孟思一人便够了,因此兰嬷嬷也不勉强她,而且除了丫鬟之外还给了一间姑娘才有的上房。

  不可否认,她之所以对曹雨裳特别照顾,甚至破例不经正式训练便将她升为姑娘,是因为唐宇飞的交代,拿人钱财她也只有听话照办的份。

  “你现在告诉我也一样。”曹雨裳心中也猜着几分了。

  “袁重以一千两把你卖给我,适是你进来兰桂楼的价钱,而依规矩,要出去的话,赎身费是两倍,也就是两千两。”

  “什么?!”

  她知道兰嬷嬷开出来的数字一定会超过一千两,但万万没想到足足抬高了一倍,她差点吐血。

  “你之前为什么不说?”她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我不是故意不说,而是不觉得当时有说的必要。你想想,先前你问我的时候是怎样的一个处境?连还一千两都有问题了,更何况是两千两?我干嘛浪费时间跟你讨论一件不可能的事?再说,那一千两原本就是我向袁重置你的钱,这段时间你在我兰桂楼里住的、吃的、穿的、戴的、用的难道都不用算?”

  这下换曹雨裳哑口无言。

  的确是她笨,是她疏忽了,没考虑到还有吃喝穿用的问题。

  “哎呀,先别急着沉下脸嘛!想想,现在情况可不同了,有了唐少爷帮忙,区区两千两算不得什么的。唐少爷这么照顾你,你想怎么吃香喝辣都不是问题。”兰嬷嬷扬了扬手绢,笑道。

  孟思说兰嬷嬷是个不错的人,不过在曹雨裳看来,她之所以对手下的姑娘多所照顾,为的也是钱,标准的商人本色。

  “我的重点并不在吃香喝辣上头。”那并不是她所冀望的。

  “我知道,你满脑子想的就是要为自己赎身。不罗嗦,我说两千两就是两千两,不会再改了。”兰嬷嬷笑吟吟的,“怎么样?还有其他话要说吗?”

  “没了。”她也知道不可能跟兰嬷嬷讨价还价成功。

  “那就好。”兰嬷嬷露出满意的笑容。

  兰嬷嬷当然会满口称好,只是她陪唐宇飞的日子可就长了,前提还要是他在这段期间不会‘移情别恋’,否则她上哪儿再找一个金主?曹雨裳揉揉太阳穴,觉得前途暗淡。

  让人送上纸笔,与曹雨裳立下卖身契后,兰嬷嬷像想起什么似的又开口。

  “对了,我会再让人送几套美丽的衣裳给你,这部分都算在那多出来的一千两里面,别担心。”见她要拒绝,兰嬷嬷立即搬出过来人的口吻说:“相信我,男人就喜欢新鲜感,你要是每天都穿同一件衣裳,他看了铁定会觉得腻,再说,你以为唐少爷喜欢你的原因不包括外表吗?”

  “这……”曹雨裳无言。

  她想起唐宇飞见到打扮过后的她,双眼射出的赞叹光芒……

  “如何,我的话不假吧?放心,听嬷嬷的准没错,我不会害你的。我在这行那么久了,见过的男人说不定比你这辈子看过的女人还多哩!”

  曹雨裳咬咬唇,“那就……有劳了。”

  她现在得不计一切牢牢抓住唐宇飞这棵摇钱树,如果打扮得花枝招展是必要手段的话,那还客气什么?

  就在两人交涉得差不多时,董孟思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兰嬷嬷,唐少爷来了。”

  “哎呀,你怎么现在才来通报!”兰嬷嬷轻斥一声,“我不是交代过只要唐少爷一来,就要通知我好出去迎接的吗?”

  “唐少爷说不必惊动兰嬷嬷,他今儿个来只是想带无愁姑娘出去走走。”董孟思忠实地转达唐宇飞的话。

  在兰桂楼里,只有像唐宇飞这等人物才有资格通知兰嬷嬷一声便将姑娘带出去的。

  “原来是这样。”兰嬷嬷这才收起怒容,换上笑脸对曹雨裳道:“那你快去……不,不行,孟思,你还是去请唐少爷稍作等待。无愁,你快回房让人补些胭脂水粉,看起来会亮丽一点。还有,记得换套衣裳,这套太朴素了,你可是要和唐少爷出去,当然得穿得漂亮些好让他有面子。”

  曹雨裳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不以为然道:“我觉得这还好啊。”

  事实上,如果是要在兰桂楼中伺候唐宇飞的话,她会接受兰嬷嬷的建议,但既然要出门,她可不希望打扮得太招摇,让别人一眼就看出她是‘青楼艳妓’。

  “但是──”

  “好了,为免让唐少爷久等,我先过去了。”不顾兰嬷嬷的反对,曹雨裳微微一笑,转身拉起董孟思的手,“你同我一块去吧。”

  孟思在她初来时便对她伸出友谊之手,这份温情她深深放在心底,也决定有机会就要报答她,就像现在她想乘机带孟思出去走走、透透气。

  “我也可以去吗?”董盂思的眼神透着惊喜,她很久没出过兰桂楼了。

  “兰嬷嬷,你不会不答应吧?”曹雨裳偏过头问道。

  兰嬷嬷耸耸肩,“当然没问题。”

  兰桂楼多董孟思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也不少,反正不过是个丫鬟。再说,有个人跟在令无愁身边也好,想知道她与唐少爷之间的互动情况也有人能问。

  “太好了!”董孟思只差没跳起来敬呼。

  “走吧。”曹雨裳笑吟吟地道。

  *

  见到缓缓向自己走来的佳人,唐宇飞放下手中的茶杯,眯起眼审视着她,想确定一下眼前这位与先前见到是同一位,因为今天的她似乎有些两样。

  “唐少爷。”走到他面前,曹雨裳才端起笑容打招呼。

  唐宇飞这才明白为什么他会觉得不一样,因为之前的她打扮华丽,看起来宛如一朵牡丹,而现在她只是薄施脂粉,看起来却更显清新可人,让他联想到空谷幽兰,比起来他觉得这样的装扮更能突显她的美。

  “你今天的穿着打扮很适合你。”他咧开嘴,露出俊朗的笑容道。

  曹雨裳甜甜一笑,“唐少爷果然会说话,可惜我是个蓬门弱女,否则这个时候应该要给你几枚赏银的。”

  “这话就错了!”唐宇飞扬眉笑道:“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本少爷赞美的。”

  “所以这可以视为一种认可罗?”

  他点贴头,“那当然。”

  “我想唐少爷要不是擅长睁眼说瞎话,就是有指鹿为马的好本事。”

  “什么意思?”唐宇飞不解。

  “唐少爷有所不知,我这身打扮刚刚才被兰嬷嬷嫌弃呢!”

  可他居然说好看?不是信口开河、胡说八道是什么?早知道这家伙说的话没一句能信,不过,他难得出现的呆头呆脑表情还真是有些可爱,曹雨裳暗笑。

  “那是她不懂得欣赏。”唐宇飞摇摇食指,“再说,你没听过吗?情人眼里出西施。”

  董孟思闻言不禁暗暗失笑。

  她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用这种方式与唐少爷‘打情骂俏’呢,而且他们的对话让她感到莞尔,无愁果然与众不同。

  “真是谢谢唐少爷的慧眼独具。”曹雨裳脸上神情与谢恩口吻大相径庭。

  唐宇飞则是脸色璨然,和她斗斗嘴后心情好多了,来这里果然是正确的。

  “走吧。”他不假思索地牵起她的手,不过随即皱起眉,她怎么这么瘦啊!

  他的动作太突如其来也太极其自然了,曹雨裳压根忘了要挣扎,也完全没想到有什么不对劲。

  “去哪?”她反射性问道。

  “上天香楼吃饭,我饿了。”

  自从获知那个青天霹雳的消息之后,他没好吃好睡过,还被宇婕那丫头讥笑他若是想绝食抗议可以省省了,哼,真气人!

  不过他决定眼前不去管那些烦心事,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

  他只想找个人说话解闷,而第一个跃入脑海中的人选便是让他觉得斗嘴斗得很过瘾,又很得他‘眼缘’的令无愁。

  “等等!孟思要和我们一起去。”曹雨裳下意识要回头拉董孟思的手时,这才发现唐宇飞的大掌正扣着自己的右腕。

  咦?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她怎么没发现?曹雨裳怔愣地望着双手交扣之处,纳闷地暗忖。

  唐宇飞兄她傻愣愣地盯着他的手,得意地问:“我的手指长得很漂亮吧?”

  曹雨裳横他一眼,乘横抽回手。“这种话要别人说了才算,自己讲一点说服力都没有。还有,我说孟思要同咱们一起出去。”

  “无愁姑娘,你不可以这么跟唐少爷说括。”董孟思低声提醒她,怕她不小心得罪客人,那就糟糕了。

  唐宇飞不在意地耸耸眉,“没关系,如果她不是这个调调我还觉得很不习惯呢!既然她都这么说了,你也一起来吧,但条件是……无愁,你不准再放开我的手。”他警告地瞥了曹雨裳一眼,不由分说的再度抓过她的手。

  虽然他喜欢她的桀骜不驯,不过还是要她明白,当他真的想要她怎样,她就得怎样。

  他霸道的举止吓了曹雨裳一跳,心底却矛盾地浮上一股称得上是甜美的异样感……但这个想法随即被她推翻。

  她在想什么?她应该要谴责他的‘暴力’才对,怎么还会感到高兴?该死!一定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缘故,跟这个笨蛋在一起的时间不长,她却变得不正常了,真不敢想象再这么下去她会变成什么德行。

  但她并没有时间好好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唐宇飞已经拉着她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