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红妆别想逃[澄净]

红妆别想逃 第4章(2)作者:澄净

  唐宇飞一走进天香楼,店小二立即笑容满面地超前相迎。

  “唐少爷,您来啦!”

  听到‘唐少爷’三个字,原本在柜台里低头打着算盘的福态中年男子急忙丢下手中的帐本,快步朝他们走来。

  “这间名满江南的酒楼经常是高朋满座,没有事先预订很有可能会败兴而归的。”董孟思倾身对曹雨裳耳语道。

  果然高级。环顾四周的摆设及店小二的穿着,曹雨裳知道在这个地方吃顿饭绝对不便宜,不过,这才像是腰缠万贯的唐宇飞会来的地方。

  那名中年男子拱手向唐宇飞打招呼,“唐少爷。”

  “项掌柜。”唐宇飞点头回礼,“有位子吗?”

  “当然、当然!”项掌柜笑道:“唐少爷,您那间房一直都替您保留着,除了您之外,没第二个客人能还去。”

  董孟思又小小声的低语,“我曾经听一些客人抱怨,他们在天香楼找不到位子吃饭,才会索性到兰桂楼的,没想到唐少爷居然在这里有一间属于他自己的房间,真是太厉害了!”

  “这就叫有钱能使鬼推磨。”曹雨裳有些嘲弄地回道。

  由他们对唐宇飞的殷动模样不难看出他是这里的贵客……不,他在每个地方应该都是这样,而这想必和他的来头以及出手阔错绰有很大的关系。

  唐宇飞咧嘴笑道:“那好,我自己上去就行了,你忙你的吧,不必招呼我。”

  “好,那小的先让人准备点小菜并沏壶茶给您送过去。”项掌柜微笑道。

  *

  “孟思,你怎么不坐下?”曹雨裳奇怪地问着一旁站得直挺挺的董孟思。“站着怎么吃东西?快坐下,来,坐在我旁边。”

  “这……”

  董孟思迟疑地瞥了正低头理着衣服的唐宇飞一眼,曹雨裳立即明白她担心的是什么,刻意以娇美的声音问:“唐少爷,请问您准孟思坐下吗?”

  “什么?”唐宇飞只注意到她甜美的声音,完全没聘清楚问话内容。

  “我说,孟思可以坐下吧?”曹雨裳没好气地问。要她再用那么做作的声音说一遍实在是办不到。

  “当然可以。”他点点头,笑嘻嘻地说:“如果你再用刚刚那种声音问我一遍的话。”

  虽然不像平常的她,不遏偶尔听她那么说话还挺舒服的。

  曹雨裳很想白他一眼,但碍于有求于他,只得忍耐着开口,“我拜托唐少爷让孟思坐下一同吃饭,可以吗?”

  唐宇飞转头对董孟思投以迷人的微笑,指着他另一侧的位子,柔声道:“孟思,你快坐下吧。”

  这家伙分明是故意的!曹雨裳真想拿起茶杯敲他的头。更怪的是,看到他对孟思卖弄风情,还叫孟思坐在他身边,她心中居然不太舒服。

  “发什么呆?”唐宇飞撑着下巴盯着突然安静下来的她,懒懒地问。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方才他好像在那张清丽的脸蛋捕捉到一抹不悦……呵,如果是真的,他应该要高兴,这个处处与他唱反调的丫头终于还是拜倒在他的魅力之下了。

  不过唐宇飞并不因此感到满足,因为他想看到的不止是这样。

  “我只是在想唐少爷怎么会心血来潮到天香楼?我以为兰桂楼应该更符合你的喜好才是。”曹雨裳压下那股怪异的感觉,以灿烂得过分的笑容回道。

  “正常情况下我的确应该会天香楱而就兰桂楼,不过既然我想看的人已经在身边了,去哪里又有什么差别?”他边说边伸手勾了她倔强的小下巴一下。

  曹雨裳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慌乱之中瞥见董孟思识相地低垂着脸假装没看见,她不由得咬唇道:“你向来都这么旁若无人吗?”

  “我的眼中只有你,自然是旁若无人了。”唐宇飞朝她眨眨眼。

  他可以再恶心一点!她都快吐了。

  曹雨裳嫌恶的直想皱眉,但她忍了下来,对他投以似笑非笑的一瞥,故作天真地问:“这和目中无人有什么不同?”

  唐宇飞先是一愣,跟着朗笑出声。

  截至目前为止,她还真是不曾让他失望哪!

  见他哈哈大笑,董孟思才放下高悬的一颗心。

  不是她要说,无愁也太大胆了,居然敢这么同唐少爷说话,她在旁边听着,心脏都快从嘴巴里跳出来了。

  她的明褒暗贬竟能让他乐成这样,真是佰奇怪的人!也难怪她愈来愈容易产生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都是他害的!曹雨裳轻轻蹙起眉。

  这时,店小二送上茶水和小菜。

  “抱歉,因为这茶的准备比较费功夫,所以来晚了。”他小心翼翼地替在座的三个人各倒一杯茶,一边解释道:“这是上好的梅露,乃是由江南的五月梅混合蜂蜜精酿后,再以冬天所收集的雪水烧成的开水冲泡而成,是掌柜的特地交代用来招待像唐少爷这样的客人品尝的。”

  “回头我会记得谢谢项掌柜。”唐宇飞笑道,

  “唐少爷太客气了。”店小二微笑道。“对了,唐少爷想好要点什么了吗?”

  “这个可得问问今天的主角。”唐宇飞望着曹雨裳,将决定权交到她手上,反正天香楼他常来,吃什么都一样。

  店小二的目光跟着转移到曹雨裳身上。

  其实早在她一踏入天香楼,他就对她十分惊艳。这位姑娘不仅貌美,而且身上还有一股说不出的气质,十足的大家闺秀模样。

  “这位是雷夫人替唐少爷找到的未来夫人是吗?”他自以为聪明地道。

  闻言,唐宇飞将刚喝进嘴里的一口茶给喷了出来。

  这消息未免也走漏得太快了吧!到底是谁传出去的?

  除了脸色微变的曹雨裳之外,董孟思也是一脸惊讶。

  糟了!看见在场所有人的表情,店小二立即明白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转移话题。

  “呃,这位姑娘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吗?”他战战兢兢地问向曹雨裳。

  “把你们这里最有名的菜全端上来。”曹雨裳扬起唇角,星子般的双眸晶灿灿地看向店小二。

  “最有名的菜吗?那不下二、三十道耶!”店小—一惊叫。

  “唐少爷说看我意思,是吗?”曹雨裳偏过头,以纯真的口吻问道。

  接通董孟思递上的手绢,正擦拭身上茶水的唐宇飞无暇理会这些小事,连头都没抬便道:“那就全来一份好了,吃不完再说。”

  实际上他还处在震惊之中尚未恢复过来。

  连天香楼的店小二都知道了,这件事该不会传遍大江南北了吧?该死!风声究竟是如何传出去的?

  曹雨裳表情依旧镇定,但脑子里却乱糟糟的。

  既然是长辈的主意,那就表示他父母也忘记十八年前的婚约了……

  也是,都那么久以前的事了,而且曹家早已家道中落,就算今天她没进兰桂楼,就算他们知道她的存在又怎么样?并不会改变什么,因为她根本配不上他。

  思及此,曹雨裳心中升起一阵怅然与酸楚。

  下一瞬间,她忙将这样的想法逐出脑袋,并喝令自己冷静下来。

  她在干嘛?他们之间本来就不可能啊!再说,她该同情及佩服那个必须嫁给这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夫婿的女子才对,要不是她肯牺牲小我,这世上不晓得还要有多少无辜女子受害呢!对,就是这样,别再胡思乱想了。

  她拿起茶杯,向他祝贺道:“恭喜唐少爷!”

  “恭喜什么?”唐宇飞不解地问着。

  “恭喜你一颗花心──啊,我是说君心终将有所归。”

  闻言,唐宇飞又恢复了惯常的玩世不恭笑容,“我以为你应该要失望的。我要娶妻了,你不伤心吗?”

  “有人头意嫁唐少爷,我以为这是值得大肆庆祝、举国欢腾、普天同庆的事呢!”曹雨裳巧笑倩兮道。

  唐宇飞眯了眯眼,仰头将杯中的梅露一欧而尽,以衣袖擦拭着唇角,笑着回敬她,“你这么伶牙俐齿,我该要同情那个最终将娶到你的可怜男人才是。”

  什么嘛!曹雨裳握紧拳头。他以为嫁给他的女人下场就会比较好吗?

  “我想道就不劳唐少爷费心了,反正那个人绝对不会是你。”她甜美地笑道。

  这话令唐宇飞感到强烈的不悦,‘砰’的一声,他用力将茶杯放到桌上以示不满。

  被此举吓着的另外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呆呆看着他。

  唐宇飞深吸一口气,若无其事道:“今天上菜的速度还真慢,孟思,你可以去帮我催一下吗?我肚子饿了。”

  “是,唐少爷。”董孟思哪里敢耽搁,连忙起身,衔命而去。

  “肚子饿也犯不着这么用力──”

  曹雨裳甫开口抱怨,唐宇飞突地捏住她的下巴,以缓慢但清晰的语调说:“你给我听清楚,虽然我快要成亲,不过在那之前,你还是得乖乖陪我,懂吗?”语气无限温柔,却蕴含不容反驳的意味。

  来不及反应的曹雨裳只是睁大翦水双瞳,无措地望着他。

  那两泓多数时侯闪着玩世不恭光芒的黑潭这时转为深不可测,还具有一种莫名的魔力,直将她给吸了进去,教她忘了反抗也忘了回话,只能眨也不眨的直盯着那张俊俏的面孔。

  看着那两片因错愕而微敌的粉嫩樱唇,唐宇飞心头泛起一抹骚动,不由自主倾身向前,她察觉到他的意图,慌忙举起衣袖想掩住口,却慢了一步。

  唐宇飞在揽过她的同时拉下那双亟欲抵抗的小手,另一手强硬地扶住她的后脑勺不容她闪躲,然后飞快的在她唇上印下具有侵略性的一吻。

  “唐少爷,菜来了──”

  送菜上来的店小二和董孟思才推门走进便看到这一幕,不禁呆立在门口。

  见状,曹雨裳忙不迭地推开他,俏脸红得好像要喷出火来。

  “呃……菜可以晚点再上没关系……”店小二反应过人地道。

  “不用了。”唐宇飞唇角噙着得逞的笑意,神安气定地开口,“送上来吧,我的肚子快饿扁了。”

  就在店小二把菜放到桌上时,曹雨裳已经由震愕与羞怯中回过神来,内心充满了愤怒。

  他怎么可以这么闲适自得?她已经言明在先,叫他不可以再未经同意就轻薄她,他却明知故犯,这表示他压根没将她的话放在心上,该死!

  但她转念一想,也难怪他会这么有恃无恐,对唐宇飞而言,她不过是个只要有钱就能呼来唤去的青楼女子罢了……思及此,曹雨裳俏脸一沉,她果然太天真了。

  见气氛有些僵凝,董孟思机灵地道:“我还是去帮忙好了。”

  就在闲杂人等离开后,唐宇飞无辜地问:“生气啦?”

  “岂敢。”曹雨裳淡笑着,看他的眼神却冷了许多。

  她不愿去回想一般女子得到后都会暗自窃喜的那一吻,因为她并不认为唐宇飞是出自喜欢才会吻她,他之所以那么做,全然是由于她的身分轻贱,所以可以适样被欺负!

  沉浸于偷香成功的唐宇飞完全没察觉她的心思,“我想也是,你怎么舍得生我的气呢。”他一边笑吟吟地说,一边展现体贴地将菜夹进她的碗里。

  “唐少爷是我的客人,怎么能由你动手,还是我来帮你吧。”说完,曹雨裳将她看起来最难吃的菜全夹还他说中。

  他是她的摇钱树,就这样,他们之间不该再掺杂其他的感情──反正也不会有其他的感情。

  直到他碗捏的菜堆得像小山一样再也放不下,她才冲着他娇艳一笑,“唐少爷,快吃吧。”

  虽然这么做很没意义,但她却觉得多少宣泄了怒气。

  她必须快点攒到两千两的赎身费,然后离这个可恶的猪八戒远远的!瞥见吃得津津有味的俊颜,曹雨裳冷冷地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