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红妆别想逃[澄净]

红妆别想逃 第5章(1)作者:澄净

  “吃得好饱喔!”唐宇飞伸了个大懒腰,打着呵欠,发出满足的叹气声。

  曹雨裳斜睨前方那颗摇采晃去的脑袋一眼,他的确有资格这么说。

  她故意恶作剧点的二、三十道菜他居然吃掉一半以上,虽然男人的食量比较大,但她仍是看得目瞪口呆。

  “无愁,你不走快点吗?”在私底下,董孟思会照她希望的省略姑娘二字。“咱们离唐少爷有一段距离了,再不快点会追不上他的。”

  “别紧张,慢慢走就行了。他脚长走得快,咱们脚短走得慢些,那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曹雨裳微笑安抚她道。

  事实上是因为她发现唐宇飞实在太醒目了,走到哪儿都是众人目光的焦点,一路上有不少人同他打招呼寒暄,只见他时走时停,忙着交际,而她并不想跟过去凑热闹。

  就像现在,他在前头兴高采烈的与人说话,只是说话的对象又换了,这回是个身材丰满长相艳丽的女子。

  曹雨裳的眉心出现几道皱折,转头对董孟思道:“你不想四处逛逛吗?”

  “想是想,可是我们是跟着唐少爷出来的……”董孟思的语气有些为难。

  “放心,他现在可忙呢,没空理会我们。”一朵笑花在曹雨裳美丽的唇角泛开,“再说,我们老是跟在他后头等也不是办法,不如先去逛逛吧,反正找他不会是件麻烦事,哪里有漂亮的女人,他就会在哪里。”

  “噗!”董孟思掩嘴失笑,摇头道:“也只有你敢这么说唐少爷。”

  “我向来直言不讳。”曹雨裳说完,拉着她往一旁的摊贩走去。

  两人开开心心地由这摊逛到那摊,一会儿把玩小摊上的商品,一会儿摸摸各式各样的布匹,一会儿交换戴着彼此觉得好看的珠翠玉饰,就像两个小女孩般。

  “我想买些饰品送给几个妹妹……”盯着面前五颜六色的坠饰,董孟思若有所思地道。

  曹雨裳愣了下,没想到她还有妹妹。

  像要解答她的疑惑似的,董孟思浅笑道:“我家有五个孩子,爹娘养不活一家七口,所以身为长女的我自愿被卖到兰桂楼当丫鬟,为的就是希望能减轻家里的负担。”

  “原来是这样……”她从来没想过孟思之所以到蓝桂楼竟是自愿的。

  “不要露出那种表情嘛!”董孟思难为情地一笑,“我这么做家里的情况改善不少,也盖了新房子,我很高兴。”

  曹雨裳点点头,明白她的心情。

  “要我帮忙挑吗?你有几个妹妹?”她转移话题道。

  “三个,最小的一个是弟弟。”董孟思一边捡选着,一边喃道:“只是……就算买了也不晓得何年何月才能拿回去给他们,他们也不可能来探望我……”

  “你家离这儿很远吗?”曹雨裳好奇地问。

  “城外二十里处。”

  “那不算远呀!要不,等等我们就去,反正现在离太隔下山还早。”

  董孟思摇摇头,温言婉拒着,“不可以,今天我们不是出来办这件事的。”

  “有什么关系?”曹雨裳不在意的摆摆手,“反正都出来了,而且机会难得。”

  “但是唐少爷他──”

  “他酒足饭饱,魔孩心满意足了吧·”曹雨裳根本没打算把他考虑进去。就算没有她,也会有别的女人,他一点都不需要人家担心。

  董孟思皱皱眉,“无愁,我还是觉得这样不太好……”

  “哎呀,反正你先挑嘛,就算不是今天,咱们找一天向兰嬷嬷请假回你家就是了。”曹雨裳轻轻拍着她的肩膀,笑道。

  她相信看在唐宇飞的面子上,兰嬷嬷不会太为难她们的。

  见她还在犹豫,曹雨裳忍不住轻声催促道:“快嘛!买下来再说。”

  “嗯,好吧。”董孟思不再犹豫,朝她投以感激的微笑,重新挑起要给家人的礼物。

  *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好不容易送走了抱怨他狠心、负心外加没良心、很久没上百花楼探望她的艳秋,唐宇飞勾起一抹潇洒的笑容,回头要向身后的佳人赔罪,然而他身后哪里还有曹雨裳的人影?只有熙来攘往的人潮。

  “这丫头跑哪儿去了……”他奇怪地咕哝着,“该不会丢下我跑了吧?”

  别人或许不会这么做,不过想到打认识后,那丫头的所作所为,他觉得不无可能。

  思及此,他不禁眯起眼,握紧拳头。

  从来没有人──尤其是女人──敢抛下他径自离开,这丫头还真的是上天派来惩罚他的。

  气归气,唐宇飞还是往回走,东张西望地寻找着熟悉的倩影。当他终于在人群中找到曹雨裳时,心底立刻浮上一丝喜悦。

  他快步朝她们走去,看她在摊子前挑东西挑得兴高采烈,他唇角泛起促狭的笑。

  明知她讨厌肌肤相亲,但为了惩罚她,他不顾众目睽睽地贴近她耳边,以温柔得足以将多数女人融化的声音说:“我都从街头走到巷尾了,怎么你们还在这里呢?”

  近在耳边的柔声令曹雨裳受惊之余也起了一阵鸡皮疙瘩,正想回头骂人,突然想起上一次的教训,于是她先往旁边挪移两步,才转身笑着嘲弄道:“难为唐少爷还记得我们在后头。”

  “你是在吃醋吗?”他喜孜孜的眸光对上那双晶亮的美目。

  “吃醋?”她微挑眉,“因为唐少爷你吗?”

  “是我在艳秋身上花费太多时间以至于冷落了你,惹得你不开心吗?”他理所当然地推测道。

  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

  曹雨裳收起满心的怒气与不以为然,朝着面前脸皮比墙壁还厚的自大鬼绽出甜死人不偿命的笑靥,柔声回敬他道:“我不记得唐少爷是这么会杞人忧天的人耶!”

  她那抹笑容像在唐宇飞心口倒进一大瓶蜜似的,惹得他一阵心神荡漾。

  他看过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美女更是不在少数,但无愁嘴唇的弧度真的很美,尤其是上提的时候,简直像会发光似的,教他会不得移开视线……他又想吻她了!

  看到他不怀好意的目光,曹雨裳忙转过身,过往的经验告诉她,当他露出那种笑容和眼神时,接下去一定不会有好事。

  她愈闪躲,唐宇飞愈是靠近她,笑嘻嘻地道:“喜欢什么?我可以买给你。”

  “是吗?”她偏头望着他,带着质疑的口吻笑问:“什么都可以吗?”

  “在我的能力范围内,什么都可以。”看她带着挑战的眼神就知道,她又在较尽脑汁给他出难题了。

  这丫头好像和他有仇,又像存心同他过不去似的,尽找机会为难他,不过他却挺喜欢这种与她过招的感觉。

  “孟思,你听到了,还不快谢谢唐少爷。”曹雨裳一把拉过在旁边专心挑选饰物的董盂思,笑着说。

  “什么?”一头雾水的董孟思显然还在状况外。

  “唐少爷说我们买的东西全由他付帐。唐少爷,你方才是这么说的吧?”她抬起美丽清澈的大眼望向他。

  “是是,你说的都对。”不意外,她果然不会让他好过,不过唐宇飞好风度地不予计较。

  “快谢谢唐少爷呀。”曹雨裳轻声催促着。

  闻言,董孟思欠身笑道:“谢谢唐少爷。”

  “喜欢什么尽量挑,别客气。”曹雨裳叮咛的同时,不忘对唐宇飞扬起一抹得逞的笑。

  “这样小小的恶作剧就让你很开心啊?”唐宇飞盯着她容光焕发的小脸,含笑问道。

  “我没恶作划啊,我是在帮唐少爷行善积德。”她翻弄着摊子上的小玩意,口气淡然。

  “等等我们上哪儿去?”他仍是挨着她问。

  “我以为唐少爷应该要继续忙碌才是。”

  “我今天本来就是带你出来玩的。”唐宇飞随手拿起一支簪子把玩着。

  不说还好,他一说曹雨裳心中就一把火,那他先前和别人说话把她掠在后头那么久是怎么回事?鬼话!就只会哄人。

  “这里的东西看看还可以,真要戴在你头上就不行了,改明儿个我带你上其他地方买去。”没察觉她的闷不吭声,唐宇飞自顾自道。

  “唐少爷还是别浪费钱了,省下来花在其他姑娘身上得到的回报可能更有价值。”不晓得是不是生气的缘故,曹雨裳说出口的话有些酸不溜丢的  。

  她小小的醋劲令唐宇飞眉开眼笑,她今儿个的表现真的非常好呢!

  “别这样嘛!”他安抚着她,“我目前心里只有你啊!”

  目前是吗?曹雨裳咬咬唇,心底闪过一抹细微的痛楚。

  是啊,谁知道他们之间能撑多久呢?对这样一个处处留情的人而言,就算他明天翻脸不认人也不是件太令人吃惊的事。

  他们之间的婚约不作数也好,要她守着这么一个女人经验丰富的多情家伙,她会受不了。

  思及此,她整肃了下面容与心情,“唐少爷有事的话就请便吧。”

  “我没事。”他不理会她的逐客令。

  他不走,她要怎么陪孟思回家?这个人在场只会碍手碍脚的。

  “那,要不要上兰桂楼坐坐?”

  唐宇飞点下头,“也好,等会儿你们挑完我们就回去。”

  这么早回家说不定又要挨娘的唠叨,他还是晚点回去好。

  “不是,想见唐少爷的不是我,而是纤纤和素素。”她想起那两双含幽带怨的眼睛,决定帮她们也帮自己一次。

  “你要我去看她们?”唐宇飞耸起眉,有些惊讶。

  他还是第一次碰到不绞尽脑汁留住他,反而将别的女人拖过来往他怀里塞的人,这丫头的脑袋究底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唐少爷向来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吗?”曹雨裳暗讽道。

  他露出笑容,“这要视情况而定。”像她一心一意要他离开,他就偏不。“比方说我现在只想陪你,当然不会想到她们。”

  “你──”

  曹雨裳还要说什么,但瞥见董孟思掏出荷包要付钱的唐宇飞忙不迭上前,扬声道:“老板,多少银子算我的。”

  望着那高大挺拔的背影,曹雨裳眼底不自觉流露出复杂的情感。

  她应该要对他反感的,也一直要自己对他反感,但是为什么有他在身边,她反而感到很安心而且很开心呢?

  完了,她真是愈来愈不正常了。

  *

  当一幢堪称宽敞的宅院映入三人眼帘时,董孟思的脚步慢了下来。

  “怎么啦?”曹雨裳纳闷地问。

  想到可以看到久违的亲人,一路上孟思的步伐一直都很轻快,怎么会突然减缓下来?

  “累了吗?”她体贴的问,“我们可以休息一下。”

  “对啊,休息一下再走也无妨。”唐宇飞温柔的声音传来。

  虽然曹雨裳很不顾意,但还是不得不带着唐宇飞同行,因为他从董孟思口中得知她想回家看看,便表示他也想到城外走走,而且死都不肯打消念头,无奈之余,她也只得随他。

  “谢谢你们,但我不是累了……”董孟思轻轻摇头,小声的咕哝,“我只是……有些害怕……”

  “近乡情怯的关系吗?”曹雨裳微笑。

  “是吧。”董孟思勉强笑道:“我有些担心他们不记得我了……一年多没有回来了。”

  “既然是一家人,看到你应该会很开心才是,快别想那么多了。”唐宇飞理所当然道。

  话被抢去,曹雨裳只得拍拍她的手,打气道:“对啊,他们见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嗯……”他们的鼓舞蘸董孟思露出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