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红妆别想逃[澄净]

红妆别想逃 第5章(2)作者:澄净

  这时,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她的眼帘,她动了动嘴巴,终究还是喊出口:“娘,”

  前方那名微胖的中年婿人在看到她时,不禁呆在原处。

  董孟思往前走了雨步,再次出声唤道:“娘,我……我是孟思……”

  好半晌,中年妇人才缓缓开口,像在呓语般喃道:“盂……孟思?”她望着董孟思的眼神彷佛站在她面前的是一抹幽灵。

  这时,董孟思再也抑制不住激动地冲上前搂住母亲,喊道:“娘,是我,是我,孟思!我回来看您了!”

  “你怎么会突然回来?”董母一脸愕然,显然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今天难得有机会出门,我又很想念你们,所以便回来看看。”董孟思含泪道,

  “原来是这样……”董母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看见女儿身后那对俊男美女,疑惑地问:“他们又是?”

  董孟思正要开口介招,突地,董母似乎看到有邻居闻声过来探看,连忙伸手拉住女儿,在快步经过唐宇飞与曹雨裳身边时丢下一句话:“请你们也一起来,快点!”

  “娘,怎么啦?”

  “先别问那么多,快跟我来就是了!”董母头也不回地道。

  董孟思虽然一头雾水,但仍对另外两人投以抱歉的一瞥,以眼神示意他们跟着一块走。

  直走到离家约一里远的地方,董母才放开女儿。

  唐宇飞与曹雨裳则是在离她们稍远的地方站定,留给这对母女一些空间说体己话。

  “娘,到底怎么了?”一路上母亲都不言不语,这令董孟思十分着急。“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孟思……”董母叫了一声她的名字,继而又陷入沉默。

  “娘,究竟怎么了?”母亲的反常让她大为紧张,“是爹吗?还是妹妹?弟弟?他们都还好吗?她一个劲的问着。

  “孟思,我想……”董母咬咬唇,终究还是狠下心说出口:“我想你以后还是别回来吧。”

  听见母亲说出这种话,董孟思当场傻住了,“为什么?”“你……你的事……我是说你到兰桂楼的事这附近的人都听说了……”

  虽然困难,但是董母还是一字一字地道:“为了生计将女儿卖到青楼,你爹和我承受了很多闲言闲语和压力,出了门人家也对我们指指点点……”

  “但这是我自愿的啊!和你们一点关系也没有!”董孟思愤然道:“他们不明白情况,怎么可以乱说话!是谁?娘,您告诉我,我亲自去向他们解释,教他们明白情况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

  虽然离他们有段距离,但由于她们的音量不小,因此另外两人还是听得到谈话内容。听到那些对话,加上第一次见到孟思如此激动,曹雨裳有些心惊。她有预感,这原本应该十分感人的母女重逢并不如他们先前所预期的,甚至可能会很糟……思及此,她不禁难过地闭了闭眼。

  唐宇飞察觉她美丽的脸庞流露淡淡的哀伤,情不自禁伸手揽她入怀。

  “你干嘛?”她抬眼想瞪他,却望进一双熠熠生辉的黝黑眸子捏。

  “我只是想给你一些支持。”

  他温柔的声音从她头顶上传来。

  曹雨裳怔怔的着着他,直到察觉他唇角扬起一抹寇溺的弧度,眼底满是爱怜时,她才慌慌张张地收回视线垂下眼,害怕自己的眼神透露出不该有的情愫。

  “这是逃避吗?”他含笑问。

  “才不是!”她毫不犹豫地反驳,却没再推开他。

  他的胸瞳非常的宽大温暖,教她不自冕幻想着,如果能够一直这么依靠着他,不知道该有多好……

  而在这时,另一边的争执仍旧持续着。

  “不用了,孟思,不要去。。。”董母不断地摇头。

  “为什么?难道您和爹就要任人误会吗?这怎么可以!”董孟思坚持着,“我绝对不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不,真的不用了……”董母握住女儿因激动而颤抖的双手,抿了抿唇,“家里出了这种事,也只能让时间来冲淡一切了。”

  “家里出了这种事……”董孟思眨眨眼,不明白地问:“我在兰桂楼的事让你们感到很丢脸吗?”她可以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可是她无法不在意父母的看法。

  “当然不是,我们不是因你而感到丢脸。”董母急急忙忙解释,但脸上却充满痛苦神情。“我和你爹只是还憾我们无法阻止别人批评我们,但我们还是冀望你弟弟妹妹能够有个美好的归宿,所以……”

  “所以不希望再见到我,是吗?”董孟思眨眨眼,眼泪自颊上滑下。“所以我没有再存在这个家的必要了,是吗?”

  董母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安抚她道:“孟思,娘希望你明白,我们全家都很感谢你为这个家所付出的一切,你为了我们赔上一生,换来金钱让大家能有好日子过,但是……”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才继续往下说:“我和你爹之前就商量过,要是你回来的括,就要告诉你,算我们对不起你,但为了大家好,请你无论如何别再回来了……”

  闻言,曹雨裳心紧缩了下,她最搪心的事果然发生了!

  孟思……可怜的孟思……没想到她的牺牲换得的竟然是这样的回报。

  母亲的话让董孟思感到一道响雷劈中自己的脑门,轰得她瞄袋嗡嗡作响,让她无法思考,甚至连站都站不住。

  她眼前一阵黑,跟着便双膝一软,跪在地上。

  “孟思!”曹雨裳忙冲上前扶起她,关心的问:“你没事吧?”

  “孟思,你还好吗?”董母也担忧地问着。

  “你以为她会不好是谁造成的?”曹雨裳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不客气道。

  “无愁,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请不要这样。”董孟思站稳脚步,强颜欢笑道:

  “我相信爹娘会这么说是不得已的,他们真的承受很大的压力与委屈……”她一边说,一边掉眼泪。“我相信他们也不愿意事情变成这样,如果可以的话,他们也不会希望我到青楼……”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几不可闻。

  “孟思,对不起,我知道这是你的家务事,我没有立场多说什么,可有些话我还是不能不说。”曹雨裳转头气愤地冲着董母连珠炮般道:“为人父母的,如果养不起就不要生那么多,生了一大堆,养不起再来愁眉不展,孟思今天会身处青楼,你们难道不用负半贴责任嘱?只会口口声声说对不起、抱歉、感谢她的付出,但你们实际上又做了什么?当你们在这里过好日子的时候,你们有想过要筹钱去兰桂楼赎回孟思,好一家团圆吗?

  “希望她弟弟妹妹能有个好归宿,难道孟思就不是你们的女儿吗?她就没资格嫁到好人家吗?在我看来,即使进了兰桂楼也不代表她的一生完了,真正亲手毁掉她一生的是你们,身为她亲生父母的你们居然对她说出为了大家好请不要再回来这种话,你们真的有对她心存感激吗?只会卖弄嘴皮子,说一些没有意义的场面话,这算哪门子的父母啊!简直丢人现眼,我告诉你,你们现在的所作所为才是更教人瞧不起!”

  董母的脸色在听完曹雨裳这番话后倏地变得惨白,双眼则是蓄满泪水。

  “对不起……对不起……”她掩着脸,不断地喃着,然后转身飞快跑走了。

  虽然曹雨裳自认是实话实说,但她还是对董孟思感到很抱歉,“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没关系。”董孟思强扯起唇角,“你是心疼我,我明白。”

  “我刚刚的用字还辞都太尖锐了,我还是去向你母亲解释一下好了……”

  “不用了。”董孟思拉住她,闷声道:“我们回去吧。”

  “可是……”

  她本来要问孟思买来打算送家人的礼物怎么办?但其实也不必问了,问了只是更惹得孟思伤心罢了。

  “没关系。”董孟思强笑着。

  既然娘都说的那么明白了,她便要回家也只是徒增家人的困扰,如今她也只剩兰桂楼能回去了。

  “孟思,我相信有一天他们一定会后悔的。”曹雨裳紧紧握着她的手,像要藉此将勇气灌进她体内似的。

  “或许吧……”董孟思的声音几不可闻。

  “我送你们回去吧。”唐宇飞柔声开口。

  曹雨裳反射性要拒绝,但转念一想,反正他也得回城里,便不再说话。

  “今天很谢谢唐少爷。”董孟思朝他避出感激的一笑。

  唐宇飞朝她摇摇头,“没什么好谢的。而且我的想法舆无愁一样,总有一天你的父母一定会发现自己的错误。”

  “唐少爷……”董孟思眼底闪着感动光芒。

  难得他也会说句正经话。曹雨裳看着难得有正经表情的唐宇飞,心中涌现一丝悸动。

  *

  “无愁,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在回程的路上,董孟思轻声开口。

  “可以啊。”虽然唐宇飞走在身后,使曹雨裳初时有点顾忌,害怕无法放开心同董孟思说心里话,但她仍然大方应允。

  无所谓,反正他也不见得会当一回事,说说又何妨?

  “你有家人吗?”董孟思小心翼翼地问。

  “有啊。”

  见她脸色无异,董孟思才往下问:“那他们……还好吗?”

  曹雨裳想了想,淡笑道,“我爹娘应该很好,他们现在大概正携手在天上过着夫唱妇随、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快乐生活吧。”

  没想到她的父母都去世了……这还是第一次听她谈起自己的身世。看着眼前那道纤细的倩影,唐宇飞心里有些伤感。

  “原来是这样……”董孟思恍然大悟,“但是……但是你……”

  见她支支吾吾的,曹雨裳笑着开口,“你是不是想问我怎么会来到兰桂楼?”

  事实上这个问题也正是唐宇飞好奇想知道的,所以他不禁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嗯,”董孟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如果你不想说也没关系。”

  曹雨裳耸耸肩,“其实也没什么不想说或不好说的,之前不说纯粹是觉得这些事不值一提……我可以说是被继父卖掉的。”

  “继父?!”董孟思大惊失色,“他不疼你吗?”

  “疼不疼……”曹雨裳沉吟着,“不知道,我与他向来不怎么亲近……不,该说我在自己的四周筑起一道防护墙,不让他接近我,所以他也不晓得如何亲近我吧……坦白说,我一直无法接受我娘改嫁这件事。”

  “嗯……”

  “我的继父是个沉迷赌博的人,虽然因为我娘的关系,他曾一度戒赌,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娘还没去世他就又开始睹了,我娘去世之后他赌得更是厉害,欠了天记赌坊一千两银子,因此当那些讨债的牛鬼蛇神上门、而他又还不出钱来时,我就成了抵押品。”曹雨裳娓娓说着。

  听到这些话,唐宇飞俊美的脸上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你难道没有反抗吗?你不像是那种会束手就擒、任人宰割的乖乖女。”董孟思半开玩笑道。

  “我的确不是。”曹雨裳回她一笑,“但那些人根本不管我说什么,他们只要钱,所以最后我就被卖到兰桂楼偿债了。”

  “也是,兰桂楼里的女孩像我这种自愿来的不多,多半是被强迫的。”董孟思长叹了一声。

  “算了,现在说这些一都没用,反正事情都发生了,我只希望愈快离开愈好。”这是曹雨裳目前唯一的心愿。

  “我相信你的愿望很快就能达成。”董孟思悄悄朝她使了个眼色,意指如果唐宇飞一直这么对她的话,那么她的离开是可以指望的。

  “但愿如此。”这点曹雨裳也不否认,附在她耳边低声道:“他目前是我的摇钱树呢!如果他不倒的话,那就有可能。”

  “喂,你们干嘛突然说起悄悄话?”唐宇飞忍不住出声抗议。“说那么小声我听不到!”

  曹雨裳停住脚步,佯装微怒地瞪向他,“你一直都在偷听我们说话?”

  “我知道你们在说话,因为你们的嘴巴一直开开合合的,不过说什么我就不清楚了。”他张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无辜地道。

  “装傻!”曹雨裳嗔道。

  “我一向喜欢扮猪……”唐宇飞趁她不留意时,火速出手摸了她粉嫩的脸颊一把,然后在她打人前飞快跳开,把未竟的话说完:“吃老虎!”

  “你!”曹雨裳拔腿追他,心里怀着非打到他不可的念头。

  这个人实在太可恶了,老是喜欢轻薄她。

  相较气呼呼的曹雨裳,唐宇飞则是不断朗声大笑,落在他们身后的董孟思脸上不由得浮现一丝欣羡。

  迎着西下的夕阳而去的三个人,影子被拖曳得好长好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