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红妆别想逃[澄净]

红妆别想逃 第6章(1)作者:澄净

  唐宇婕伸手自盘中拈了块梅子做成的糕点送进嘴里,一边百无聊赖地环视四周那些正随着母亲手指方向不断移动改变的景物。

  娘还真的说到做到,自从打定主意强迫哥哥娶亲后,便开始大张旗鼓地重新布置家里,说什么大宴宾客时会比较好看,只见她双手叉腰,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沉思,直到那只古董大花瓶的摆放角度调整到令她勉强满意后,她才对那个因左挪右移老半天而汗流浃背的可怜家丁点点头。

  “有什么差别吗?”唐宇婕老实不客气地问,“还不是又放回原来的位置。”

  闻言,唐夫人振振有词道:“是没错,不过当然得换换位置才知道究竟摆哪儿比较好看。”

  唐宇婕努努嘴,翻了个白眼。“娘,您这么急着添购新品改变摆设又是何必?哥哥的婚事还不一定会成功呢!”

  “我都已经使出杀手锏了,还能不成功吗?”唐夫人这话颇有几分沾沾自喜的得意。“再说,你雷伯母送来那本名册中的姑娘我都看过,个个都是和咱们家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而且人品外貌兼具,如果你哥真的故意赌气不选的话,我就算随便替他选一个也是上等的人才,不怕的。”

  “这样不好吧?”唐宇婕露出不赞同的神色。“若爹和娘只是想娶‘媳妇’的话,那当然是件容易的事,可也得哥哥喜欢啊,婚姻大事又不是儿戏。”

  虽然兄妹俩平日总爱争来斗去,但实际上唐宇婕是相当袒护唯一的哥哥的。

  “我和你爹不是没给他时间和机会挑他自个儿喜欢的,可你看看他平日为伍的都是些什么样的女人?说也说不听;劝也权不动,只好由我们长辈出面了。”唐夫人说完,又忙着去指挥那些正在换花盆的奴仆。

  “万一哥哥真心喜欢的人是个青楼女子,而且对方各方面条件都和雷伯母为哥哥挑的那些姑娘不相上下,差别只在出身,娘也不同意吗?”唐宇婕追问。

  “不可能。”唐夫人连想都没想便斩钉截铁道,“那种出身的女人怎么配得上咱们唐家?”

  “娘,您这样会不会有点瞧不起人……”母亲的毫不犹豫令唐宇婕有点傻眼,她还以为母亲至少会考虑一下。

  “这不是瞧不起人,而是认清现实。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消息?你哥喜欢上哪个青楼女子是吗?”唐夫人警觉地问,猜想女儿不会无缘无故这么问。

  “我哪知道啊。”唐宇婕耸耸肩,“不过是随口问问罢了,娘别想太多。您忘了吗?哥哥一向喜欢出入烟花之地,要假戏真做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唐夫人不安的又多注视了女儿几眼,见她一点异状都没有后,才语重心长地道:“我早就和他约法三章过了,他要去那些地方我可以睁一双眼闭一只眼,可他就是不能认真。你没听到什么风吹草动最好,要是真有什么万一,可得早点告诉我们,千万别等到火烧眉毛了才让我们知道,我和你爹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了,禁不起吓的。”

  “什么事千万别等到火烧眉毛了才让你们知道啊?”

  说人人到,唐宇飞爽朗的声音自门口响起。

  “娘说,哥哥要是有了意中人,可得提早告诉她,别等到火烧眉毛了才让大家知道。”唐宇婕扬起天真无邪的笑容道。

  “又提这事!”唐宇飞的俊脸垮了下来,怒瞪妹妹一眼。

  “你对我生气有什么用?”唐宇婕朝他扮了个鬼脸,“我只不过是忠实地重复娘说的话。”

  既然话是出自母亲嘴巴,唐宇飞当然不好再表示意见,只能再瞪她一眼。

  “怎么样?飞儿,经过娘这么巧心布置后,家里很有些新气象吧?”唐夫人拉过儿子,喜孜孜地向他展示着自己辛苦一天的成果。

  “喔,很漂亮啊。”唐宇飞言不由衷地称赞。

  他会这么冷淡是因为他很清楚娘是为什么要做这些事,虽然是为了他好,不过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接下来该布置的就是你的房间了。”唐夫人笑吟吟地接口。

  “不不,不用了。”他二话不说地谢绝,“那间房间我很满意,娘就不需再劳师动众了。”

  “这是什么话──”

  唐夫人正待发作,一旁的唐宇婕闲闲地开口了。

  “也是啦,娘就别忙了,那间房间哥哥一个人睡还可以,以后多了嫂嫂就嫌挤了点,反正咱们家空房间多得是,娘就再挑一间布置成新房吧,原来那间就不必去动它了,而且要是以后哥哥和嫂嫂吵架被赶出房,也有个地方可去。”

  “唐宇婕!”唐宇飞眯起阴着怒火的眼,连名带姓地唤着她。

  “我这可是在调停争端妮,哥哥不感谢我吗?”唐宇婕眨眨星眸,辩解道。

  瞧,多有效,轻轻松松地塞住娘的嘴,免得一会儿两人争论起来又是满天烟硝,这个笨哥哥还真是不懂她的用心良苦。

  “谢谢你喔!”唐宇飞皮笑肉不笑地道。

  “不客气。”唐宇婕回以灿烂笑容。

  “什么时候你们变得这么兄友妹恭了?”

  这回进门的是一名高大伟岸的中年男子,虽然顶上已经见得到银丝,眼尾嘴角也出现了纹路,但整体而言其面貌依旧十分俊朗出色。

  “老爷,你回来啦。”唐夫人赶忙上前迎接丈夫。“怎么样?大厅的布置有没有让你焕然一新的感觉?很喜气洋洋吧?”

  “你还真是说到做到。”唐老茹抚了抚胡子,摇头。

  儿子的婚事他当然也很挂念,但仍相信儿孙自有儿孙福,只是爱妻一直放不下心,并坚持非出手帮忙不可──他觉得‘干预’会更适当──拗不过她,他只得由她去。

  “怎么?你觉得不好看?”见丈夫频频摇头,唐夫人有些失望。“要不,明儿个我再重新换一套──”

  此语一出,立刻换来另外三个人的抗议。

  “老爷,你怎么啦?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叹起气来?”唐夫人放下碗筷,疑惑地问。

  “没什么……”唐老爷原本不打算说的,但终究还是忍不住道:“我只是在想我们就这么放弃了好吗?我心里一直觉得我们这么做,很对不起柏木夫妇。”

  “爹,您又想起曹伯伯和曹伯母啦?”

  虽然不曾见过他们,但唐宇婕从小便常听父亲提起他们,因此对曹柏木、木婉蓉及曹雨裳这几个名字再熟悉不过。

  据说曹雨裳是哥哥的未婚妻,只是这十八年来不晓得人在哪儿就是了。

  “是啊。”一想起当时与好友边把酒言歌还谈定婚约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仿佛昨日才发生,但实际上一晃眼已经过了十八个年头,唐老爷便不由得感慨万千。

  其实,早在丈夫叹第一口气之际,唐夫人便猜到他所想为何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她的语气也很无奈,“他们夫妻多年来下落不明,到现在还是一点音讯也没有,而飞儿又已届适婚年龄,再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要是他们今生今世都不再出现,难道飞儿也要跟着一辈子不娶吗?”

  “而且娘担心哥哥再不定下来,迟早会给她带个青楼女子回来当媳妇。”唐宇婕半开玩笑地插嘴道。

  这话换来唐夫人的一记白眼。

  “这道理我自然明白,只是心里对他们还是有些愧疚。如果没记错的括,雨裳今年也十八岁了,万一哪一天柏木夫妻带着她出现,而飞儿又娶了亲,咱们可怎么向人家交代好?”最近只要想到这个,他就烦恼得连觉也睡不好。

  “是他们失联在先,总不能怪到咱们头上来吧?”再怎么说唐夫人还是偏袒自己儿子,优先想到的也是唐宇飞未来的幸福。“再说,要是飞兄成亲后柏木的女儿出现了,大不了咱们替她找户好人家,这样也算对得起他们了吧?”这是她想到的补偿方式。

  “所谓的挖东墙补西墙就是这个意思吗?”唐宇婕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

  “你这丫头!”唐夫人又瞪了女儿一眼。“挖东墙补西墙是这么用的吗?书都念到哪儿去了。”

  “我只是说出自己的看法嘛。”唐宇婕吐吐舌头,“不过,爹,您也不必太担心,我瞧哥哥一点动静也没有,似乎对那几位姑娘兴趣缺缺,所以娘的如意算盘还不见得会成功呢。”

  “谁说的!”唐夫人立即驳斥道:“时间还没到呢,胜负仍是未定数哩!”

  “你们一个是飞儿的母亲,一个是飞儿的妹妹,怎么就拿飞儿的幸福打起赌来了?”唐老爷紧蹙着眉,摇头叹息。“唉,也罢,看来只能说是咱们两家注定无缘分。”

  当年他与柏木结拜,两人感情好过亲兄弟,甚至希望下一代能亲上加亲,无奈造化弄人,唉!

  “你早这么想不就得了?”唐夫人夹了块肉到丈夫碗里,劝道:“快吃吧,船到桥头自然直。”

  “娘,我想到一个问题。”唐宇婕突发奇想地问:“要是在哥哥成亲之前,他的未婚妻突然出现了,那怎么办?”

  “呃……”唐夫人哑口无言。坦白说,她还真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难说喔!”唐宇婕转了转眼珠子,“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多年来曹雨裳是只闻其名,未曾见过其人,因此哥哥一直不当一回事,不过要是真发生她假设的那种情况,哥哥不晓得会选哪个?唐宇婕眼底闪过一丝促狭。

  “如果是这样,无论如何我都要让雨裳和飞儿成亲。”唐老爷是个重然诺的人。

  那我怎么向梅芝交代啊?唐夫人原本要脱口抱怨,继而想到丈夫言出必行、一言九鼎的个性,不便当面同他唱反调,只好将话咽回肚子里,改口道:“好了,吃饭吧。”

  她不信天下间真有这么巧的事,也就不必多担心了,接下来她该烦恼的是宴客名单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