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红妆别想逃[澄净]

红妆别想逃 第6章(2)作者:澄净

  虽然帐册一页翻过一页,可唐宇飞一个字都没看进去,整个脑袋浮现的尽是一张不时交替变化着俏、嗔、怒、喜等不同表情的丽颜,每个表情都活灵活现,彷佛她正站在他眼前一般。

  尽管先前投怀送抱的女人无数,然而这种性格的女人他至今不曾碰上过,他无法以常理去看待她的言行举止,有时她的话令人气得牙痒痒的,有时却又被她的‘妙语如珠’给弄得哭笑不得,她就像个未解的迷,让人想不断地去深究与探看;虽然相识不久,相知更是甚浅,但令无愁却是第一个让他感到有兴趣的女人。

  怪的是她视他如敝屣,完全不当一回事,而人性就是愈得不到愈想得到这点贱,她愈是这样,他愈是想去招惹她。

  嗯,明儿个带她上哪儿遛达好呢?

  唐宇飞合上帐册,双手撑着头,开始思索起这个对现在的他比较有兴趣的问题。

  *

  微凉的夜风轻轻吹拂着,偶尔飘来的落叶及桂花香令空气中你漫着一股浪漫的秋意。

  沐浴过后,一身洁净干爽的曹雨裳坐在廊下观星赏月,董孟思则在一旁替她送茶水递糕点,两个人偶尔谈谈笑笑,好不悠然自在。

  “唐少爷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想起下午的事,董孟思不由得这么说。

  曹雨裳蹙起柳眉,“他对哪个女人不是这样?”

  “大概是由于唐少爷个性太好的关系吧。”

  “他只是性喜欢猎艳与征服,那不过是手段之一。”

  “无愁,难道在你眼中唐少爷就没半点好吗?我不曾听你说过半句关于唐少爷的好话呢。”董孟思忍不住好奇。

  这句话问住了曹雨裳。

  唐宇飞真的没半点好吗?那倒也不至于,只是……

  “只是因为唐少爷太花心,所以让你对他心生厌恶吗?”董孟思微笑的猜测,想起今日无愁瞥见唐少爷在街上同其他女人说话时脸上不以为然的表情。

  “不止,除了花心之外他还很自大。”曹雨裳想起自己当初由他手中获得两百两的情景,依旧一肚子火。

  见她一副不想多谈的样子,董孟思也识相的不再提起。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男子的惊呼声,吓了两人一跳。

  “姑娘,请你,请你住手,不要这样!”

  跟着响起的是娇滴滴的女声,“哎呀,殷少爷,你是男的我是女的耶,我都不怕羞了,你一个大男人害臊个什么劲啊!”

  “我不、不习惯这样,请你放尊重一点!”

  感觉得出来男子试图以义正词严之色吓退女方,但兰桂楼里的姑娘见惯了这种场面,哪里有这么好打发,当然是摆出甜腻之态道:“既然人都来了就该放开一点呀,这么别瞥扭扭的真不像个男子汉!来嘛,让我证明你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啊,快点!”

  “不,不要过来!救命!救命啊──”男子惨叫得彷佛过到妖魔鬼怪似的。

  曹雨裳同董盂思面面相觑,两人脸上同样充满困惑,

  “我还是第一次在兰桂楼里过到这种状况呢。”董孟思吐吐舌道。

  “不会出人命吧?”曹雨裳则是有些哭笑不得,“要不要去救那个在惨叫的男人?”

  两人还来不及有所决定时,一名高大的男子跌跌撞撞地冲向她们,“两位姑娘帮帮我!帮我拉开这位姑娘,她喝醉了!”

  一名穿着暴露的艳丽女子追了上来,娇声道:“殷少爷,快点过来啊!”

  “纤纤姑娘?”董盂思认出来人。

  “哼!我道是谁,原来是你们啊!”身着红色薄耖的纤纤带着三分酒意冷笑道,“怎么?又来问我抢客人是吗?”

  “这位公子,你是纤纤的客人吗?”曹雨裳困惑地望向那名身着紫色镶金边衣衫,打扮贵气,但神色却十分仓皇的俊美男子。

  “不,不是我!”殷书游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她是我朋友找来的姑娘之一,可她不要我朋友,偏偏跟着我,还叫我……叫我……”他的脸更红了。

  “叫你上我的床!”纤纤嘻嘻笑道,“你是男人哪,怎么连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都说不好。”

  “纤纤姑娘,你喝醉了,我去叫盈盈来带你回去。”董孟思开口道。

  “带我回去?”纤纤迷起眼,脸上泛起一抹嘲弄的笑,“然后让殷少爷留在这里给令无愁享用吗?你们真以为我是这么笨的人?”

  “你胡说什么,说想跟你抢殷少爷了?”曹衣裳不耐烦地甩袖道,“是你的人你就带回去。”

  “不!”纤纤还没开口,殷书游便惊恐万分道:“姑娘,你们得帮帮我啊!我不想跟还位姑娘回去!”

  “你不是来这里寻欢作乐的吗?何必见了姑娘像老鼠见到猫一样。”曹雨裳奇怪地问着他。

  “是朋友硬拖我来的,我说好只坐在旁边陪他们喝茶聊天,没想到一进兰桂楼后全然由不得我,情况也愈来愈离谱。”殷书游面露难色,“我要找兰嬷嬷,可这位姑娘一直不让丫鬟传话,最后我索性跑了出来,而这位姑娘也跟在我后头穷追不舍。”

  “当然要穷追不舍啦!”纤纤笑吟吟地接口,“人家不都说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的吗?我追你岂不比你追我要容易多了?”

  曹雨裳摆摆手,“孟思,麻烦你去请兰嬷嬷过来处理吧。”

  “不准惊动兰嬷嬷!”纤纤的神色与口气突然凶恶起来,“令无愁,你是想叫兰嬷嬷把殷少爷让给你吧?告诉你,我不准!你已经抢走唐少爷,如今连殷少爷你都要来抢吗?你就真那么见不得我好?”

  “虽然这是生意,但也得你情我愿吧,这位殷少爷都被你吓成这样了,你还要继续追着他跑吗?”曹雨裳实在很不想瞠这浑水,但见这位公于被纤纤吓得面无人色直哀求她帮忙,再不愿意她也只能‘挺身而出’。

  “纤纤姑娘,我对你一点意思或非分之想都没有,请你不要这样强人所难。”殷书游惊悸道。

  “你宁愿留在这里也不要跟我上床罗?”纤纤眼里闪着泪光,活像个弃妇问着殷书游。

  “对不起,殷某无福消受。”他拱手致歉。

  “你……你就像唐宇飞一样不知好歹!宁愿要她也不要我……为什么?这个没胸没屁股的丫头是哪点好?是哪里强过我?我又是哪里输她了……”向来泼辣强悍的纤纤说到这里竟然哭了起来。

  曹雨裳翻了个白眼,口气稍微强硬道:“你醒醒行不行!他是哪里和唐宇飞一样了?他说不要你可也没说要我啊!”

  “我不管!你和我走!快和我走呀!”纤纤孩子气的直跺着脚,“不准留在令无愁这儿!”

  “够了,纤纤,不要再闹了!”

  兰嬷嬷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原来是董孟思趁乱匆匆去搬来救兵。

  “嬷嬷,你一定要替我做主,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把殷少爷给令无愁了。”

  纤纤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道,显然唐宇飞被夺走一事带给她很大的打击。

  “说什度傻话,瞧你把殷少爷吓成这样,盈盈,还不快带她回去休息。”

  兰嬷嬷虽然只叫盈盈一人,但涌上来带走纤纤的有四名丫鬟,而且她们还聪明地捂住纤纤的口才拖走她,以免一路上她鬼吼鬼叫的吓坏其他人。

  “抱歉,殷少爷,纤纤喝太多,失态吓着您了,我为她不当的行为及我的管教无方向您道歉。”兰嬷嬷歉然道。

  “没关系,多亏无愁姑娘替我挡了下来。”殷书游感激地盯着‘救命恩人’。

  “还没什么大不了,既然兰嬷嬷来了,那我先进去了。”曹雨裳偕同董孟思收拾起茶点。

  经纤纤这么一闹,她也没心情赏月观星了,还是早早歇息比较实际。

  “无愁姑娘!”殷书游连忙叫住她,见她狐疑地回身看他,他又讷讷无法成言,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谢……谢谢你……”

  “小事一椿。”曹雨裳据起唇角一笑,随即消失在门的另一端。

  “殷少爷,我另外找位姑娘陪你吧,这次换个文静些的,绝对跟纤纤不一样。”兰嬷嬷讨好道。

  “方才那位姑娘……不行吗?”殷书游期期艾艾地问。

  “这恐怕没办法。”

  其实从殷书游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兰嬷嬷看得出来他对令无愁有好感,只是想到唐宇飞……

  “无愁已经名花有主了。”其实殷家与唐家的家境不相上下,但兰嬷嬷不敢贸然为了殷书游开罪唐宇飞,只得忍着心痛回绝这笔生意。

  殷书游脸上明显透露着失望。

  “如果今晚的事真的让兰嬷嬷很愧疚的话,我希望能再见无愁姑娘一面。”

  “这……”兰嬷嬷不由得傻眼。

  *

  唐宇飞正准备出门,丫鬟突然来通报他雷霆钧到了。

  “来得正好!”他眼中迸出几丝火花,还有帐没问他算清呢!“快请!”

  没多久,一名器宇轩昂的银衣男子翩然出现。

  雷霆钧反射性地接住迎面而来的东西,莫名其妙地问:“你干嘛?想谋杀我也不是用这种方式吧。”

  “你做的好事!”唐宇飞眯起眼,没好气道。

  定睛一瞧,看到手中那本眼熟的簿子后,雷霆钧不禁失笑。

  “原来你还在为这事生气啊。”

  “不止!”唐宇飞瞪视着他,兴师问罪道:“为什么连天香楼的店小二都知道?不会是你这家伙散播出去的吧?”

  “你以为我整天吃饱撑着没事做吗?”雷霆钧径自找了个位子坐下,不以为然地回道。

  “不是你还会有谁?你的人面那么广,今天说给一个人听,明天就会有十个人知道,后天就会有一百个,大后天就会有上千个──”唐宇飞滔滔不绝地数落着。

  “够了!”雷霆钧白他一眼,“这种事还需要我大力宜传吗?唐家少爷要娶亲是何等轰动的大事,从我娘开始挑选对象那一刻起就赢得一堆注意力了,不劳我亲自出手。”

  “该死!”唐宇飞不得不承觉好友说得没错,他一向深知自己是众多父母及闺女的俎上肉,不过──“那你今儿个来干嘛?看我笑话吗?”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感了?”雷霆钧又白了好友一眼,“我是奉我娘之命过来问问你──”

  “停!”唐宇飞不耐烦地打断他,“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了,甭浪费口水了。”

  “你不想听也得听,我总得将母命完整带到。”雷霆钧不理会他的回绝,飞快道:“我娘要我问问你,她挑的那几位姑娘你还满意吧?”

  “如果不满意还有别的噶?”唐宇飞横他一眼。        ,

  “当然没有。”雷霆钧耸耸肩,“你也别这么挑,那些可都是万中选一的人选。”

  “是喔,那都给你好了。”唐宇飞毫不犹豫地道。

  “我才不要。”雷霆钧悍然拒绝,“是你要娶亲,关我什么事?”

  “是啊,所以你大可坐壁上观,等着看好戏,全然不顾兄弟情谊!”唐宇飞气呼呼地抱怨。

  “我们之间的兄弟情谊比起我娘和你娘之间的姊妹情谊算什么。”雷霆钧摇摇头,“不是我见死不救,是我无从插手。”

  唐宇飞摇摇头,“算了,总之我现在不想讨论这个。”光想他就头痛欲裂。

  “喂,你该不会连翻开都没翻开吧?唐伯母不是给了你期限吗?”

  “连这你都知道?!”唐宇飞露出想杀人的目光。“曾经何时我连一点隐私都没了?”

  “呃……”雷霆钧搔搔头,脸上堆起笑容道:“你也知道我们两家是世交嘛。”

  “是啊,所以一直都是这么互通有无。”唐宇飞苦笑一下,“好啦,你的难处我也不是不知道,母命难违嘛!你就帮我向雷伯母说,我徒究会有所决定的,再不然我娘也会亲自出马……呃,这个你们也知道了……算了,总之,就请雷伯母别担心了。”一边说,他一边将扇子插在腰际。

  “你要出去?”雷霆钧瞧好友一副迫不及待想离开的样子。

  “没错,今儿个就不陪你了,不过你可以去找宇婕那丫头聊聊,最好将她的精力全部磨光,免得她老是看到我就磨牙霍霍准备开战。”唐宇飞的心思已经飞到另一个地方去了。

  “上哪儿去?”雷霆钧疑惑地问。

  他知道宇飞除了办正事其他时间都喜欢往外跑,但鲜少见他如此雀跃,仿佛难得获能到外头玩的小孩子一样。

  “嘿嘿,当然去可以让我心情好一点的地方。不多说了,我走啦!”唐字飞笑着挥挥手,迫不及待的离开。

  望着好友的背影,雷霆钧不由得流露出同情的眼神。

  “可怜!宇飞能这么逍遥的日子也不多了,还是随他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