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红妆别想逃[澄净]

红妆别想逃 第7章(1)作者:澄净

  “怎么样?”雀跃的声音问着。

  “什么怎么样?”懒洋洋的声音反问。

  望着满室闪闪发亮的饰物半天,曹雨裳发现自己居然提不起半点兴趣。

  对她而言,要是能直接给她银两还比较实际。

  “有喜欢的吗?”

  唐宇飞对讨佳人欢心这件事显得兴致勃勃,在他过往的经验里,还没有女人来到这里不欢欣鼓舞、手舞足蹈的。

  “如果我说全都喜欢,你会干脆将这家店买下来吗?”她眨眨眼问。

  唐宇飞还没答话,一旁的中年掌柜抢先开口哀声求饶道:“不要啦,姑娘,唐少爷绝对有这个能力,只是我们还靠着这家店做生意糊口啊!”

  唐宇飞忍俊道:“掌柜的你放心,这位姑娘只是随口说说罢了,对吧?”他瞟了曹雨裳一眼,眼里满是笑意。他就知道她喜欢处处与他为难。

  “是啊!”曹雨裳毫不示弱地回视他,笑道:“掌柜的尽管放心,唐少爷会不得这么做的,要是没了你这家店,他以后就少个地方可以带姑娘上门了。”

  “噗!”掌柜忍不住笑了出来,但在瞥见唐宇飞瞬眼变得阴霾的俊脸后,忙整衣正色道:“呃,这里都没有姑娘看得上眼的吗?那二楼还有,所有唐少爷带来的姑娘都能在那儿选到喜欢的──啊!我是说……我是说二楼的饰品更精致、作工也更精巧……”该死!他今天究竟是怎么了?言行一直失常。

  “原来你常上这儿光顾啊。”明知答案是肯定的,曹雨裳还是忍不住脱口调侃他,说这句话的同时她也感到心在隐隐作痛。

  他们之间也是照着他以往和女人相处的模式在走吗?也对,难道她还期望他看待她的眼光有所不同吗?她不过是兰桂楼里的一个女人罢了,和纤纤、素素没什么两样。

  见她俏脸倏地变了色,唐宇飞想也知道是方才掌柜的话犯了大忌,在瞪了他好几眼,吓得掌柜躲到一旁猛擦拭其他柜子后,才转身对默然不语的曹雨裳道:“无愁,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现在只有你啊!”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曹雨裳鼻子突然泛上一股酸意。现在?那以后呢?

  “无愁,别这样嘛,你不像这么小家子气的人啊!”他柔声哄着她。

  是啊,她不像,也不该是。虽然他们相逢,但终究是彼此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不可能会有任何交集,既然如此她还在意什么?

  这么想之后,曹雨裳不禁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无愁,你怎么了?”她出人意料的反隐令唐宇飞愣了愣。

  “逗你的啦!”她绝美的脸上漾起一抹恶作剧得逞的得意笑容。

  “什么?”唐宇飞傻眼。

  “如果唐少爷了解我的话,就知道我不是个爱吃醋的人。”曹雨裳微微一笑,意有所指地道:“尤其是为了你这种人。”

  “哪种人?”他立即反问。

  “还用得着说吗?当然是万人迷啊!”她甜笑道。

  这句话是她对他的真心嘲讽,不过那个笨蛋肯定不会当真。

  “如果我迷得到你,这三个字我才会觉得受之无愧。”唐宇飞半真半假地说。

  原来她是在捉弄他……不过,刚刚看到她拉下小脸、扁着小嘴不说话的模样,他的心竟闪过一丝痛楚。

  难道他对她有着特殊情感吗?不不不,不可能吧!唐宇飞连忙推翻这个一闪而逝的念头。今天就算不是令无愁而是其他美女这么做,他一定也是相同的心情与感受,对,一定是这样!

  唐宇飞还在说服自己的当儿,曹雨裳已经转身离开。

  “咦,你要上哪儿去?”他抛下脑海中那一连串的想法,追问道,“不上二楼看看吗?”

  “谢谢唐少爷的好意,不过我用不着这么精致的饰品,您大可把银子留下来,以后买给真正需要的姑娘──哦,对了,您不是即将成亲吗?令夫人或许会喜欢这里,您还是留着带她来吧。”

  曹雨裳偏过头冲着他绽出如花般娇美的笑容后,头也不回地走出这家城里最知名的饰品店。

  唐宇飞立刻追在她身后,“无愁,你怎么了?”

  “没有啊。”见他挡在面前,她不得不停住脚步,含笑睇着他道:“对那些东西没兴趣罢了,不行吗?”

  “真的吗?”他不太相信。

  他这句话针对的是她明明心捏有事却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但却让她误会了。

  “也难怪你会怀疑,在你眼中,一个唯利是图的女人这么说很奇怪吧?”极力藏起内心受伤的感觉,曹雨裳扬起下巴笑道。

  “我没那个意思,也没那么想。”他二话不说地否认。“你不要把我没说过的话硬算到我头上。”

  是啊,你没那么说,可你是还么想的!曹雨裳在心中补充,但她觉得争论这些并无意义,对他而言,她和那些女人根本没有不同,而且就某方面看来也的确是这样,她之所以陪他为的还不是钱?既然如此,她还生什么气呢?又有什么资格不高兴?

  “不过是随口说说,唐少爷几时这么禁不起开玩笑了?”她亮出平日的笑容。

  “是还样吗?”唐宇飞还是有些狐疑。

  刚刚在她眸中一闪而逝的似乎是他未曾看过的……黯然?

  “我发现你除了禁不起开玩笑之外,还变得疑神疑鬼的。”曹雨裳并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以取笑替代之。

  “真不要那些饰品?”他单纯是想讨她欢心,因为看到她的笑容他的心情也会跟着很好。

  又来了!她讨厌这个问题。

  “不要。”她依然璨笑着,声音却冷了几度。

  “不会是掌柜的话让你心生不快吧?”唐宇飞盯着她神情显然有异的小脸直问道。

  她冷静地望着他反问:“你觉得有可能吗?”

  “否则我想不出其他会让你突然变脸的原因。”他坦白直言,“方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她微微一笑,“我以为唐少爷应该深知‘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

  “我知道啊!”他交手过的女人雨笺手都数不完,怎么会不清楚。

  “既然如此,我的反应就是正常的不是嘱?”

  “这──”唐宇飞不禁词穷。

  好样的!这丫头果然伶牙俐齿,怎么都不肯承认自己真正的心思,真是十足的嘴硬!不过既然她坚不吐实,他也不再往下探究,免得佳人翻脸当街丢下他。

  “我累了。”

  “可是我们才出来没多久。”

  “我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体什么时候会累。”

  “那你要回去休息了吗?”

  “我想,向来以怜香惜玉着称的唐少爷应该不会不答应吧?”曹雨裳勾起唇角反问。

  “当然不会。”唐宇飞仍维持潇洒的姿态,黑眸中却闪过失望。

  其实他还想带她四处走走,他还没散够心呢。

  “那我们走吧。”曹雨裳头也不回的朝兰桂楼的方向走去。

  “这丫头……脾气愈来愈难捉摸了。”

  恐怕连唐宇飞都没发现自己第一次提及女人的口吻如此熙奈。

  *

  董孟思正在整理房间,偏头瞥见曹雨裳自门外走过,她抬头望望窗外,太阳都还没下山呢!

  “今儿个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她疑惑地问。

  “累了,倦了,也乏了。”曹雨裳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伸手倒了杯水。

  瞧她的神情不太对劲,董孟思走过来道:“不会是唐少爷对你……”

  “当然不是!”曹雨裳二话不说地否认。

  “那是你对他?”

  “我……”曹雨裳欲言又止,“可能是吧,总觉得他愈看愈碍眼。”

  “呃……”董孟思傻眼,不晓得该说什么。

  素来只有唐宇飞厌倦女人,哪里听说过有女人受不了他这回事?

  “唐少爷得罪你了吗?”

  “他曾经停止这么做吗?”曹雨裳大口灌着茶,以衣袖擦去唇边的水渍,毫不犹豫地回道。

  想起那张俊脸,她心中除了怒气外似乎还混杂着其他感觉,至于那是什么,她要自己停止去想。

  “那你会因为这样就拒绝见唐少爷吗?”董孟思开门见山地问。

  她当然想过,但现实不容许她这么率性而为,所以──

  “不会,我还得靠他离开这里呢!”

  这时,一阵浓郁的香气传来。

  “这香味好熟悉……”曹雨裳咕哝。

  才说完,一道热切的声音便打门外想起。

  “无愁呀,”兰嬷嬷人尚未走近声音便先到了。

  曹雨裳与董孟思交换了个莫名其妙的眼神,不明白兰嬷嬷怎么会在这个时候上还儿来。

  “不会是唐少爷向兰嬷嬷说了什么吧?”董孟思不安的问。

  “他应该不会那么多嘴吧。”曹雨裳皱起眉。

  兰嬷嬷推门而入,笑容满面地开口,“刚回来呀。”

  “嗯。”曹雨裳应了声。

  “那正好!”兰嬷嬷先是露出欣喜的表情,跟着瞥了她一眼,见她脸色还不坏,这才开口说:“呃,我的出现大概让你有些错愕,不过这是有特别的原因……嗯,是这样的,殷家少爷来了,还说要见你呢。”

  “殷少爷要见我?!”曹雨裳圆睁着星眸,对兰嬷嬷会来传这种话感到不解。“可你不是答应过唐宇飞──”

  “哎呀!想不到你对唐少爷挺忠贞的。”兰嬷嬷掩嘴笑道,“要是唐少爷知道,不知道会有多感动呢!”

  这话虽然是笑着说,语气里却透着明显的嘲弄。

  他们都是这样的两面人吗?人前人后一张脸,莫怪人家说歌场无情。

  见曹雨裳沉着脸不搭话,兰嬷嬷也不以为忤,自顾自地道:“莫说我不记得唐少爷交代的话,而是情况特殊,你也知道前些日子纤纤得罪了殷少爷,对方说要作罢可以,条件是与你喝一盏茶。”

  “纤纤闯下的祸该由我负责吗?”曹雨裳感到莫名其妙。

  “当然不该算到你头上,只是…,:我说无愁啊,你就看在嬷嬷的薄面上,当作帮嬷嬷一个忙嘛!若你顾忌唐少爷,我可以替你掩饰,保证唐少爷绝对不会知道。殷少爷并不像唐少爷对女人的经验那么丰富,料想不会也不敢对你怎么样的。而且他开出来的价码是五百两喔,只要你陪他喝盏茶或弹首曲子给他听,轻轻松松就能赚这五百两,这不是好事吗?”

  “无愁,若是不想去的话就拒绝,谅兰嬷嬷也不敢对你怎么样。”董孟思挨着她小小声说。

  曹雨裳确实陷入两难。

  五百两对她儿言是个很大的诱惑……孟思说即使她拒绝,兰嬷嬷也不敢怎么样,那也是因为现在唐宇飞专宠着她的缘故,待他腻了她或是娶了亲──他就快娶亲了不是吗──若是到那时她还无法筹足赎身费离开兰桂楼,那她又会变得怎么样呢?

  兰嬷嬷到底是个明眼人,观察曹雨裳的态度没有明显的拒绝,连忙笑着说:“孟思,快帮无愁换件衣裳,打扮打扮吧,殷少爷在等着呢!”

  *

  “无愁,这样真的好吗?”一边替曹雨裳打扮,董孟思忍不住问,“要是让唐少爷知道的话……”她记得唐少爷曾经认真地告诫过无愁不能再有别人的。

  “反正他也快娶亲了,不会在意这些的。”曹雨裳这话像在说服自己。

  对唐宇飞而言,她不过是个青楼女子罢了,他哪会那么看重她?再说他们之间什么也不是,守节有何意义?如今的她该看齐的东西是金钱才对。

  闻言,董孟思也只能转移话题。“殷少爷看起来人还不错,文质彬彬、温文儒雅……”

  “那倒是。”曹雨裳轻轻扯了扯嘴角,回想着关于殷书游的一切,因为她不敢想起另一张俊朗的脸庞。

  “好了,”她闭了闭眼,对董孟思以及另外两名丫鬟道:“不必过分打扮了。”

  为什么她没这份心思呢?因为即将见的人不是他吗?

  似乎明白她的想法,董孟思还退另外两人,对她道:“去弹首曲子就回来,咱们别待太久。”

  “嗯。”曹雨裳淡然一笑。

  *

  见到那张让自己第一眼便难以忘怀的脸蛋,殷书游俊美的面孔不禁溢满兴奋与开心。

  “曹姑娘,没想到真的是你!”一看到她走进门,他立即起身相迎。

  “你都寻上门指名道姓了,来的不是我还含是推?”曹雨裳淡笑道。

  “我……”殷书游甫开口便又红了脸。“我一点都没把握你肯见我,兰嬷嬷说……你是唐宇飞的人。”

  这句话令曹雨裳嘴角一扬,笑容里却有些连她自己都察觉不出的复杂。

  唐宇飞的人……这十八年来在名义上或许是吧,但实际上那是不可能的事。

  “明知我是唐少爷的人你还是来了,不怕引起争端吗?”她制止自己再往下想,而是抬起一双美目睇着他,故意问道。

  “我承认这方面的担心我不是没有……”殷书游坦诚以告,“而且小达……呃,他是我的小厮……他也强烈建议我不要再上这儿。”

  “你不像那种不听话的人。”他看起来就像个好孩子,和某人一点都不一样。

  “我平常的确对他们言听计从。”殷书游温和地笑着,“可是上回见过你之后,我就很想认识你……”说着,他脸又红了。

  曹雨裳一向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种事,但眼前这个男子当着她的面对她轻声述说的话却令她受宠若惊。

  可惜眼下她不想也无法回应他的熟情,只得避开他热切的眼,转换话题道:“兰嬷嬷向你开价多少?”

  “不、不贵的。”殷书游紧张地回道。

  “五百两?”她试探性地问。

  “那个不是重点。”他唇畔的微笑有些赧然。

  “我想知道确切的数字。”她定定地注视着他那双天真无邪的黑眸。

  “兰嬷嬷说你是唐少爷的人,原本不会再见别的客人了,可由于上回的事对我很抱歉,加上我再三要求,所以她顾意通融,只要付一千两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