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红妆别想逃[澄净]

红妆别想逃 第7章(2)作者:澄净

  一千两?!曹雨裳眯起美丽的大眼,脸上有着怒意。

  兰嬷嬷还真是敢开口,这般心狠手辣,也难怪她能一个人撑起这偌大的兰桂楼。

  “你不高兴吗?”偷觑着身旁的佳人,殷书游小心翼翼地问着,发现那张俏脸沉下来了。

  曹雨裳无奈地噗了口气,“你真傻,兰嬷嬷开这种价钱你也答应,真是……”

  真是让她不晓得该说些什么。这些公子哥都这么一掷千金而眉眼不皱吗?怎么远近的有钱人先后都被她碰上了?

  闻言,殷书游轻声道:“我不希望你以为我常做这种事,事实上我并不常上兰桂楼,上回也是被朋友强行拖来的,我没别的意图,只是想见见你。”

  “就为了见一面花一千两,你们这些当家少爷脑袋里究竟装了什么。”虽然她是为了五百两才会来见他,但曹雨裳仍旧忍不住摇头。

  “能像现在这样面对面同你聊天,一千两我觉得很值得。”殷书游的紧张感一点一滴消失,说起话来也愈来愈流利。

  他的傻气与单纯令曹雨裳有些心疼。

  居然有人愿意为了见她一面花一千两,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她亲手替他倒了杯茶,“我可以弹筝给你听,你想听什么?”

  “不用麻烦了!”殷书游蓬忙阻止她,“像这样和你谈话我已经很开心了。”

  她轻笑道;“一点都不麻烦,这是我分内应该做的,毕竟你花了这么多钱,总不能只是坐在这里和我闲话家常吧。”

  说着,她走到筝架前坐下,与先前弹给唐宇飞听时不同,这回她认真地弹起了‘蝶恋花’。

  聆听着悦耳的檗音,注视着那名双手在筝弦上轻拢慢燃的美丽女子,殷书游满心欢喜,这对他而言犹如一场梦。

  弹着筝的曹雨裳,不自觉地想起先前同样是坐在这里,另一名可恶男子调戏自己的情节……脸上顿感一阵燥热。

  那个像无赖的人,为什么她想起他的次数愈来愈多、也愈来愈频繁了呢?该不会……自己对他有好感吧?

  这个跃然而出的念头令她一阵心惊,一时失手用力往下压,‘啪’的一声,弦毫无预警地断了,并弹起掠过她娇嫩的脸庞,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望着断裂的弦,曹雨裳的神情有些怔愣。

  被吓到的还有听得入迷的殷书游,只见他忙不迭起身走到她面前,关切地问:“还好吗?”

  守在门外聪到声响的董孟思也连忙开门走进来。

  “无愁姑娘,你怎么了?”她惊慌地阉着。

  “不过是弦断了,不碍事的。”曹雨裳不在意道。

  唐宇飞果然是她的凶星,连不小心想起他都会受伤,她在心底直埋怨,并责备自己不该胡思乱想。

  瞥见她脸上那道鲜红的血痕,殷书游皱起眉,急急掏出手帕递给她,“你的脸受伤了。”

  “殷少爷不必麻烦,这事我来就好。”董孟思拿出手绢替她拭去颊上血迹。

  望着悬在半空中的手,殷书游有些尴尬。

  见状,曹雨裳适时打圆场道:“没事的,孟思,你先出去吧,我还有些话要同殷少爷说。”

  虽然他们交情不深,但她看得出殷书游是个好人,而她不该也无法将他当成财神看爷待,那会使她良心不安。

  “将帕子收下吧。”她浅浅一笑,提醒显然还在发呆的他。

  殷书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匆匆将手帕放回怀中。“对不起,没帮上忙。”

  “一点小伤,不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的。”曹雨裳朝他比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他坐回原位,随后她也在他的对面坐下,然后郑重其事地道:“这个地方你不要再来了。”

  “为什么?”殷书游追问,俊脸上有着浓浓的失望,“你……你嫌弃我吗?还是我不讨你的喜欢?”

  “你上这儿来让人讨你喜欢都来不及了,又怎么会被嫌弃。”曹雨裳眨着美目笑道,“不要想太多。”

  “可是──”

  “可是你不是流连花丛、花天酒地的料。”她老实地说出自己的看法。

  “我可以改!”殷书游脱口而出。

  闻言,曹雨裳先是一愣,继而逸出一串银龄般的笑声。

  “傻瓜!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这样的个性好得很,改它做什么。”

  如果这世上每个人都像唐宇飞那样,好女人该嫁谁?

  “但你要我不要再到这里来了,”殷书游有些受伤,“是因为……那个唐少爷吗?”他想起兰嬷嬷说今晚这一面已是破例。

  她摇头,“和他没有关系。”

  “为什么他能来我就不能来?”殷书游不明白。

  曹雨裳没想到他会如此坚持,但仍捺着性子道:“因为来这里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我也不值得你这么做。”

  今晚的五百两够了,她不想再拿会让自己良心不安的钱。

  “你是我第一个光看着就觉得很喜欢的姑娘……”他忍不住扁起嘴。

  “我觉得很荣幸。”曹雨裳真觉得他像个可爱的小孩。

  “如果你不喜欢我到这儿,那么……以后我们是不是可以在外面见面?”

  “啊?”

  “我没白占你便宜的意思,如果你──”

  曹雨裳明白他想说什么,却在他说出来之前抢先一步打断他,“哪天我离开这里,或许我们可以像朋友一样一起上茶馆喝茶聊天。”

  “你想离开这里吗?”他注视着她,认真地问,“我可以帮你。”

  “我想离开这里,但我不想要你的钱。”她明白地告诉他。

  “我没别的意思。”

  “我知道。”她扬起一朵了解的微笑,他一直害怕受她误会。“我会离开的,很快。”希望很快啦──她在心里补充。

  唉,其实她不想跟他说这些,有种愈描愈黑的感觉,他那副受伤的表情又让她不忍……曹雨裳,你的同情心几时变得这么泛滥了?她在心底骂着自己。

  闻言,殷书游终于露出隔光般的耀眼笑容,“我相信你!”

  *

  “唔……”曹雨裳翻了个身,继续缩在被子里好一会儿,确定真的毫无睡意后才坐起身。

  “无愁,起来梳洗了。”董孟思的声音在帐外响起。

  听见这声催促,曹雨裳脑海里很快地闪过一个念头。

  “是谁来了吗?”

  “没有,只是太阳都上三竿了,所以叫你起来。”

  “噢……”她应了声。

  “你好像有些失望。”董孟思发现她的声音里有着淡淡的怅然,忍不住取笑道。

  “哪有。”曹雨裳翻身下床,“我是很高兴能有清闲的一天。”

  “话别说得太早,等会儿说不定唐少爷或殷少爷又上门了。”董孟思糗她。

  “殷少爷是不会再来了,至于唐少爷……人家能者多劳,可以忙的事多着呢,也不见得非每天上这儿报到不可。”曹雨裳浑然不察自己在不知不觉中为他今日的缺席找好了借口。

  “无愁,两者比起来你是不是对唐少爷比较有好感?”

  正洗着脸的曹雨裳停下手中的动作,随即又若无其事地继续擦拭,“谁会对那个花花公子有好感。”

  “但你可是为了唐少爷拒绝殷少爷哩。”

  “我不是因为唐宇飞才拒绝殷少爷的。”曹雨裳脱口驳斥。唐宇飞才没那么伟大。“真正的原因是殷少爷的单纯让我不忍心赚他的钱,至于和他恰恰相反的唐宇飞就完全不会让我有这种感觉。”

  “呃……”这个出人意表的回答让董孟思当场傻眼。

  “怎么?我看起来不像那度善良的人吗?”曹雨裳笑道。

  “当然不是。”董孟思摇头,“只是这么一来,你离开兰桂楼的日子恐怕又要延后了。”

  “就当陪你不好吗?”曹雨裳朝她眨眨眼。

  “虽然我私心希望可以一直这么下去,不过这样想实在太不吉利了。”

  “有什么好不吉利的?只要换个地方的话。”曹雨裳慧点地道。

  “也是啦。”董孟思点点头,一脸认真的看着她说:“无愁,你离开后,一定要跟我保持联系喔,我希望可以永远保有你这个朋友。”

  无愁不拿她当丫鬟而是视她为好友,姊妹这点,让她铭感于心。

  “当然会啊。”曹雨裳笑着,心里却计量着:要是能一并替孟思赎身,那该有多好……

  “对了!”董孟思像想起什么似的,“今儿个是八月十五,是月老生日呢!无愁,你要不要去月老庙拜拜?”

  “月老庙?”曹雨裳皱了下眉,直觉想说没兴趣,但瞥见董孟思略带期盼的小脸后,转而笑道:“你想去?”

  “我……”董孟思俏脸一红,低声道:“只是想去看看。”

  曹雨裳见状随即明白,孟思还是像一般女孩儿家一样,希望有朝一日能找到个好归宿。

  “好呀,咱们就去。”她爽快地道。

  *

  “到月老庙拜拜?”听到这个提议,唐宇飞不由得颦眉蹙额。

  他已经有母亲这个‘月下老人’,再拜天上的,惹来的麻烦不是会更多吗?

  千是啊,今天可是月老生日,我打算规自到月老面前,求弛让我的儿子娶得如花美眷,女儿嫁得如意郎君。”唐夫人眉飞色舞地道。

  “我的婚事已经由娘一手安排了,何必再拜什么月老。”唐宇飞一副兴趣缺缺的模样。

  “不准说不,也不准再说你有事,今儿个我就是要你作陪!怎么?陪那些如花似玉的姑娘就兴高采烈,偶尔陪陪你母亲就这么不情不愿呀?”唐夫人没好气的口吻。

  “怎么会呢?”唐宇飞扯出帅气的笑容,“既然娘想去,那就走吧。”见母亲兴致高昂,他也不好再泼冷水,只得应允。

  “太好了!”唐夫人总算眉开眼笑,“东西我都准备好了,咱门立刻就出发。”

  *

  “这月老庙也太多人了吧。”望着眼前熙来攘往的人潮,曹雨裳眼睛都快花了。

  “对不起!”董孟思迭声道歉。

  “没有关系曹雨裳知道她误以为自己在抱怨,忙解释道:“我只是被汹涌的人潮吓到了。”

  “那是因为很多人都希望能获得好姻缘。”望着那一张张带着期盼与兴奋的脸孔,董孟思有些感动。

  “真的灵验吗?”曹雨裳十分好奇。

  “我相信心诚则灵。”

  跟着人群挤进门,董孟思将准备好的鲜花素果塞到好不容易挪出来的一个角落,然后将点燃的香递到曹雨裳面前。

  “一起拜吧。”她微笑开口,“希望我们两个人都可以有好的归宿。”

  曹雨裳怔愣了下,想着要是真能向月老许愿,自己最希望与谁结缘?她盼望能伴在身边的会是谁呢?

  随着董孟思上完香,在月老面前燮手合十祝蒋时,一旁喧援的人声之中突然插进一段对话,原本曹雨裳是不会去注意的,这次之所以例外,是因为那段对话里出现一个她熟悉的名字──

  “唐夫人,好久不见。”

  “是呀,楚夫人,你也来啦。”

  “今儿个想说趁着月老生日,带小女芙蓉前来上香,祈求她能获得月老赐下一门良缘。”温柔的中年女声说道。

  “还真巧哪!我也是因为这样,所以带着小儿宇飞来这儿的。哪,飞儿,快叫楚伯母,并向芙蓉打招呼啊!”唐夫人催促着。

  唐宇兼有些哭笑不得,娘作媒的技巧也太拙劣了,他猜想这位芙蓉姑娘不会正是雷伯母写在那本‘生死簿’里的人选之一吧?说不定还是娘最满意的人选,所以故意安排了今天这样的‘不期而遇’,要让他自己看看。

  “快呀!飞儿,你在发什么呆!”唐夫人以为兄子是故意闷不吭声,便用手肘碰了碰他。

  “楚伯母,楚小姐,你们好。”碍于情势,唐宇飞也只得端起笑容问好。

  “唐伯母,唐少爷。”楚芙容害羞的回应。

  “唐少爷果然是器宇轩昂,一表人才!”从楚夫人点头的频率看起来,她显然对唐宇飞的外表十分满意。

  “哪里,芙蓉小姐才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哪!”唐夫人立刻回赞道。

  真是够了……唐宇飞冷眼看着、听着这一切,不知道为什么竟有些不耐。

  楚小姐看起来的确是个标志的美人儿,可他就是觉得身处这种老套情境中的自己很可笑,也觉得这一切很无聊。

  正当他按捺着性子听着身边那些人寒喧来客套去时,突然敏锐地感到一道眸光直直地镇定在自己身上,他下意识地转头搜寻,意外见到一张俏丽的容颜──

  “无──”他反射性就要叫出声。

  但曹雨裳的视线对上他后,连忙撇过头,神色漠然地转身离开。

  “无愁,你怎么了?”董孟思匆匆追了出去。

  见一直蠢蠢欲动的儿子此刻又是眼神闪烁,一副心神不定的模样,唐夫人丢出一个警告他安分点的眼神,然后笑容可掬地对楚家母女说:“难得有这机会,时间又正好晌午了,一会儿烧完香后咱们一起吃个饭吧?”

  “也好。”楚夫人含笑答应。

  听说唐家的媳妇人选有好几个,她们有幸获得唐夫人的邀约,这代表芙蓉有机会成为唐家少夫人,她岂有不答应之理?

  而那个话不多的楚芙蓉则是不时以美目偷偷觑着唐宇飞,一脸爱慕,显然已经对这个可能是她未来夫婿的俊朗男子一见钟情。

  在三对眼睛的环视之下,唐宇飞只得强笑道:“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