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红妆别想逃[澄净]

红妆别想逃 第8章(1)作者:澄净

  董孟思在距离月老庙外十余尺的一棵大树下才追上曹雨裳。

  “无愁,你怎么了?怎么一声不响就跑了出来?”

  “没什么……”曹雨裳摇头,勉强笑道:“只是里面人宜在太多了,我觉得快透不过气来,所以未先知会你便跑出来,对不起。”

  事实上,她是感到一阵胸闷,仿佛空气在瞬间都被抽光了,但原因并非如她所告诉孟思的,而是……而是……她无法再想下去。

  刚刚看见的那一幕与听见的对话,一直在她脑海中盘旋不去。

  她看到这阵子时常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唐宇飞,正依着母亲的话向另一个年轻女子递送笑脸、关心问候,她没有见着那名年轻女子的面容,但光看背影便知道是个美人,而且她的穿着打扮在在显示出是个出身良好、家境富裕的千金小姐。

  她就是唐宇飞的未婚妻吗?

  她是知道他快要成亲了,心里也一直有所建设与准备,但为什么撞见时她还是感到震撼?甚至心中有一抹刀割般的痛楚……

  “无愁,你究竟怎么了?”董孟思担忧的声音传来。“你的脸色好苍白,怎么会这样?”

  “没什么,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曹雨裳知道自己受到很大的冲击,虽然不想承认,但她知道是因为唐宇飞,或许还有他那个未婚妻……休息一会儿之后真的就会好吗?她不知道。

  “那我进去收拾收拾,咱们早点回去好了。”董孟思脸上有着明显的忧虑之色,她很担心无愁。

  “我可以在这里等你吗?”曹雨裳一步都不想再踏进月老庙。

  “当然可以,我一会儿就出来。”

  待董孟思转身离开后,曹雨裳才抚着胸口想平复里面那颗心的痛楚。

  不要想……不要记起来……不要难过……更不要心痛……她劝哄着自己。

  突地,一道苍老年迈的声音叫住她。

  “雨裳!”

  这段日子以来她已经听惯‘无愁’这个名字,因此突然有人叫她的本名,她先是一愣,跟着反射性地转过头,但见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拄着拐杖缓步朝她走来。

  “你……”曹雨裳呆住了。

  她眨眨眼,有些无法置信出现在眼前的人居然是她的继父李大富。

  “雨裳,你还好吗?”李大富一脸愧色地问着,“我……听说你被袁重卖到兰桂楼,一直想着要去探望你,只是……只是你知道……我……我没那个脸……”

  曹雨裳终究无法装作没看到他,也无法真的如自己一直以来所想象的那样冷着脸硬下心肠摆脸色给他看,淡淡的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大富搔搔头,羞愧地道:“我想今儿个这里上香的人多,可能会有好心人愿意多赏我几两银子……”

  “为什么?”她满脸不解,“你欠天记赌坊的债不是一笔勾消了吗?难道没有?袁重骗了你吗?”

  “不,不是这样,赌债的确是一笔勾消了,只是我还欠天记赌坊一些利息,而且我老了又没谋生能力,因此只能靠这维生……”

  侧隐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是对在同一个屋檐下共处好几年的人?加上曹雨裳并非草木,又怎么能无情?纵然李大富做出很多让她心寒又愤怒的事,可在这一刻她还是无法不同情他的遭过与处境。

  发现他的碗里一文钱也没有,她自怀中掏出一些银子,放进碗里,“那些利息我无法帮你,不过这些应该可以让你十天半个月不饿肚子。”

  “雨裳……是我对不起你……”李大富头低得彷佛再也抬不起来似的。“我对不起你和你娘……”

  “算了。”曹雨裳淡淡一笑,“都过去了,咱们谁也别再提了。”

  “那你现在──”

  “我会自己想办法,不劳你操这个心。”

  这时,她看到董孟思朝这里走来,于是道:“好了,我要走了。”

  “谢谢….:谢谢你……”李大富以几不可闻的声音说着。

  曹雨裳深深瞥了那个佝偻的身躯一眼,起步走向董孟思。

  该回兰桂楼了。

  *

  自月老庙回来后,曹雨裳便找上兰嬷嬷,以商量的口吻说:“嬷嬷,是不是能让我多……接一些客人?”

  其实她作梦都没想到有天必须向兰嬷嬷开这个口,然而迫于现实她不得不。

  “啊?”闻言,兰嬷嬷不由得疑心自个儿听错了,但见她的神情不像是在开玩笑。“你是认真的吗?”

  “再认真也不过。”曹雨裳淡淡一笑。

  “可是唐少爷──”

  上次破例成功赚得五百两──另外五百两她依言给了令无愁──之后,兰嬷嬷已经心满意足了,不打算再冒第二次险,她深信夜路走多了总会碰上鬼的。

  “我今儿个见到唐少爷和他的未婚妻……”曹雨裳依然笑靥如花,声音却不带任何温度。“他们是很适合的一对。”

  原本她不打算说适些的,尤其倾听的对象还是兰嬷嬷,但她以为这说不定能博取她的同情,进而答应自己的要求。

  兰嬷嬷到底是明白人,当下便明白她会这么做的原因,叹了口气道:“唐少爷娶亲是迟早的事,也幸亏你不那么死心眼,哪像纤纤,直到现在心里还闷着呢。”

  不那么死心眼这是好事吗?这话实在好笑,但曹雨裳笑不出来。

  事实上死不死心眼她自己知道,但日子总是得过下去,唐宇飞的幸福促使她想尽快离开这里,她不想一个人被留在原地……

  而纤纤……曹雨裳想起她那张愤恨的美丽脸庞及她的咒骂,那算实现了吧?终于,她也被唐宇飞抛下了。

  “只是……”兰嬷嬷面有难色,“你到底没受过训练,也不是每个上兰桂楼的客人都像唐少爷或殷少爷那样肯包容妹的任性与坏脾气……”

  “我会收敛的。”曹雨裳做出承诺,“或者我也可以一连接受训练。”

  兰嬷嬷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看来你是真的铁了心想离开这里。”

  “愈快愈好,”曹雨裳不讳言。

  她也不怕兰嬷嬷知道,只要自己偿清兰嬷嬷所要求的两千两后,谁也没有资格再要她留下来。

  兰嬷嬷知道她逞早都会离开,因此道:“好吧,我可以帮你。”

  “那就先谢过了。”曹雨裳微笑。

  *

  “听说唐少爷已经连着好几天没有来了,你到底也变成明日黄花了嘛!”

  曹雨裳走过长廊时,突然响起纤纤幸灾乐祸的声音。

  一得知道消息,纤纤乐得差点内伤,她最想看到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曹雨裳停下脚步。

  “无愁……”董孟思有些担心地看着她。

  “我没事。”曹雨裳朝她安抚一笑后,扬睫对倚坐在栏杆上的人和颜悦色地笑道:“如果不是你提起,我压根忘了还有这人呢,怎么我都忘记了,你却还是念念不忘呀?”

  “你──”纤纤气红了一张俏脸,却找不出话反驳。

  “真有你的。”董孟思对她的机智甘拜下风。

  “我们走吧。”曹雨裳回她一笑道,

  她不要再被影响了,现在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待会儿要怎么应付那个据说多金又好色的王少爷。

  *

  “嬷嬷,唐少爷来了,”一名丫鬟进来呈报道。

  “什么?!”兰嬷嬷差点给口水呛着。“唐少爷来了?真的?你确定吗?”

  “的的确确是唐少爷没错。”

  她听闻唐少爷最近正忙着婚事,因此才放心地替无愁安排了几位富家公子,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他居然出现了,该死!

  “无愁?无愁呢?”兰嬷嬷连连拍着桌子吼着,“快把她给我找来服侍唐少爷啊!”

  “可无愁姑娘去见王少爷了。”丫鬟提醒她。

  “这……这下可怎么办才好……”

  兰嬷嬷的心脏都快停了,甚至想找个地方躲起来算了,可惜这个念头才起,唐宇飞低沉含笑的声音已经自门外传来。

  “兰嬷嬷,难得你没亲自出门迎接我呢。”

  一袭青色衣衫的他翩然出现在门口,宛若天神。

  “哎呀!我正要出去哪,没想到唐少爷先我一步进来了。”兰嬷嬷故作镇定地摆出招牌笑容,不忘指挥丫鬟倒茶。

  “方才我在门外似乎听到无愁的名字。”唐宇飞以折扇半掩口,“无愁怎么了吗?”

  “无愁……无愁她病了……”

  话说出口后兰嬷嬷差黏昏倒!她怎么会想出这么烂的理由?要是唐少爷要求探病,她拿谁给他看啊?

  果不其然,唐宇飞脸上闪过一丝忧心。

  他皱起眉,“好端端的怎么病了?”

  他无法想象那个一向活蹦乱跳的丫头躺在床上的样子,难道是这阵子没来看她,导致她病倒了吗?

  此时唐宇飞怀抱着并不是得意或喜悦的心情,而是有些内疚。

  那天在月老庙,他看到她跑掉时,虽然心中一阵异样却无能为力,之后想来兰桂楼找她,却总被母亲有意无意地绊住,请楚家母女上门吃饭要他作陪,楚芙蓉赏花也要他随侍,直到今天他才甩脱母亲,得空上兰桂楼来探望她。

  “可能是最近天气变化大,孟思照顾上有所疏失,所以病了……”说了一个谎,兰嬷嬷只得用更多的谎来圆。

  “是吗?她在房间吗?我去看她。”唐宇飞二话不说就要出门。

  “呃,唐少爷!”兰嬷嬷忙叫住他,“我……我想不太妥当吧。”

  “怎么个不妥当?”唐宇飞无法理解。他现在满心只想见令无愁,确定她病得严不严重,需不需要找大夫来看。

  “我是说,无愁现在正病着呢,一来应该让她多休息,二来要是不小心把病传给你,那也不好。”

  “我好得很,没事的。”他不接受这样的说法,“我要去看她。”

  “那……那好吧。”

  事到如今,兰嬷嬷也只能硬着头皮带路了。

  唉,今儿个一定不是个好日子,居然叫她兰嬷嬷阴沟里翻船!她兰桂楼的招牌不会就要毁于一旦了吧?

  *

  途经后花圃时,唐宇飞无意中瞥见一群人正在嘻嘻闹闹地斗着纸鸢。

  “无愁姑娘,你又斗输我了!”王俊元乐得抚掌大笑,“这可是第三次了,依约你得喝三大杯,记得吗?”

  原来曹雨裳想出来对付性好渔色的王俊元的方法,便是伙同喜爱各项玩乐的他在后花园斗纸鸢,输者喝酒。她以为藉由这样的活动能消耗对方的体力及心神,没想到两人才缠斗一刻钟,不擅此道的她已经输了三个回合。

  “我自己说过的话,怎么会忘记?”她露出灿烂的笑容,“孟思,拿酒来。”

  “无愁。”董孟思咬着唇,迟迟没有动作。

  看到无愁这样她十分心疼。那天折返月老庙后,她看到让无愁一脸震惊与愕然的画面了?回来后两人都没再提起这件事,但她知道无愁受到的打击不小,也是从那天开始,无愁背弃与唐少爷之间的约定,接受了兰桂楼训练姑娘的方式,并开始接触一些纨绔子弟,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孟思,你没听到无愁姑娘说话吗?”王俊元不耐地叫着。“快把酒拿来啊!”

  “我……”董孟思咬咬牙,只得点头应允,“是!”

  “王少爷,您好厉害呀!”

  “就是嘛!每一回合都快、狠,准,真是太强了!”

  一旁的丫鬟们尽责地开始吹捧。

  “哈哈,这有什么,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王俊元笑得合不拢嘴,唇角直要上扬到天上去了。“有美人相伴,虽然喝酒的不是我,但我还是心花怒放啊!”

  “无愁,你的酒量可以吗?”捧着酒到曹雨裳面前,董孟思满脸不赞同的神色。

  “没问题的。”曹雨裳朝她淘气地眨了下眼,“正好验收成果,看我这几天的练习有没有一点进步。”

  “喝!无愁姑娘,喝啊!”王俊元拍掌大笑道。

  董孟思轻颤着手倒了第一杯酒,曹雨裳很快便一仰而尽,第二杯她还是爽快地喝得一滴不剩,却已经开始咳嗽。

  “咳咳……”她以衣袖拭去唇角的酒渍,一边抚着胸口。

  “无愁,喝慢点,别呛着了。”董孟思一连拍着她的背帮忙顺气,一连劝道。

  “放心,没事的。”曹雨裳绽出美丽的笑靥。

  “无愁姑娘果然说话算话!”王俊元竖起大拇指称赞。“待会儿喝完第三杯,咱们再厮杀个十回合,今儿个赏金一百两!”

  喝成这样才一百两?这人明显比唐宇飞小气多了。曹雨裳以带笑的眉眼瞥着王俊元,心里却浮上这样的想法。唉……怎么又想起他了,真没用!

  董孟思倒了第三杯酒,轻喃道:“不行的话就故意让酒洒出来,不要紧的。”

  曹雨裳拿起酒杯向王俊元敬酒,美目盼兮地笑道:“王少爷,第三杯!”

  她仰头欲一饮而尽,突然感到酒杯滑过自个儿的手,硬生生自掌中消逝不见。

  正疑惑着,她身后陡地响起一阵森冷的声音。

  “你在我面前都没这么爽快,为何对他这般特别?”

  “唐少爷!”见到那名伟岸俊朗的男子,董孟思惊叫出声。

  在他们身后的兰嬷嬷则是想挖个地洞躲起来,避开这场一触即发的风暴。

  “你……唐宇飞!”兄到城中数一数二的凰流俊俏人物翩然现身,虽不认识他,但听过他名字的王俊元跟着愣住了。

  是他!

  曹雨裳眯起美丽的大眼,转身望向来人。

  “怎么?不过几天不见,连我是谁都忘了吗?”唐宇飞脸上仍挂着笑,但眼神阴霾得可以。

  曹雨裳知道自己该开口‘问好’,但万般复杂的情籍在心里翻腾着,盯着那张在梦里出现过许多次的脸庞时,她竟一时无语。

  “兰嬷嬷!”唐宇飞不自觉握拳,低声咆哮道:“我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