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红妆别想逃[澄净]

红妆别想逃 第8章(2)作者:澄净

  “你打算沉默到几时?”

  空气中的沉闷令唐宇飞感到烦躁,终于受不了地开口打破沉默。

  “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是我为了筹赎身费,要求兰嬷嬷这么做的。”这是曹雨裳第三遍重复这套说词。

  “这是第一次吗?”他忍着气问。

  “不是。”她没半点犹豫就给了这个答案。

  “你先前答应我的那些话都不算数吗?”唐宇飞知道问这个问题很蠢,但他就是忍不住要问。

  或许是第一次被‘背叛’吧,他到现在都还有些无法置信。

  曹雨裳垂下眼睫,像在自言自语般地说:“那些都是你说的,我没答应吧?”

  英俊的脸庞布满阴霾,眼底闪着怒火,直祝着眼前那张既清丽又强硬的小脸,唐宇飞第一次明白何谓心痛──光看到她不言不语地坐在那儿,神色漠然,他的心就一阵刺痛。

  “该死!”满腹的怒气全化为一句铿锵有力的低咒。“你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之前那个活泼爱笑又调皮的你跑到哪儿去了?”

  那张让他牵牵念念、悬挂于心、百看不厌的俏皮笑颜跑到哪里去了?

  突然变成这样?曹雨裳望着被自己捏得泛红的掌心──在他看来或许是如此,可其实并不是。

  “说话!不要以为用沉默我就会善罢甘休!”

  唐宇飞的好风度与好修养在此刻全被丢到九霄云外去了,他现在满心在乎的是她的解释与说明,他要知道原因更要知道理由──为什么她会变成这样?

  该死,只要想到她和别的男人调笑,他的怒气就一发不可收拾。他将她视为自己的所有物,可她竟不受他掌控,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

  “我需要钱。”望着他难看至极的脸色,曹雨裳说出一部分事实。

  但,她明白真正的原因不只这样……

  “难道我对你一毛不拔吗?”他直想拍桌。

  “当然不是。”她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只是我需要更多。”

  “你就这么不满足吗?”唐宇飞气得脱口而出。

  这句话无异在她的心头重重一击,曹雨裳忍住就要泛出的泪,强笑着以不在乎的口吻说:“我是什么样的女人唐少爷难道忘了?你以为我有多清高?”

  “你──”

  一抹严厉之色浮上他的眼底,唐宇飞愤怒地盯着那张几乎令他陌生的小脸半响,然后疾风般的猝然逼近她。

  “你想干嘛?”

  曹雨裳连忙往后退,甚至起身要跑,但还来不及逃离,他己经一把将她扯进怀里,低下头准确地堵住了她因吃惊而微张的樱桃小嘴。

  当他炽热柔软的唇压在她的唇上,极尽需索地在她的芳唇间吮吻着,曹雨裳心跳如擂鼓,只觉一口气几乎就要喘不过来,她的脑中一片空白,甚至浑身发软地瘫在唐宇飞怀中,但后者显然不打算就此罢手,他收紧抱着她柳腰的右臂,直要与她融合地紧紧贴着她的娇躯,另一只手则扶着她后脑勺,更加肆无忌惮地狂吻着她。

  当那阵温热撤离她的唇,曹雨裳才猛地清醒,跟着出手赏了他一巴掌,一边怒道:“大色狼!”

  这才像她!

  抚着火辣辣的脸颊,唐宇飞半嘲弄地笑道:“你都这么招呼客人的吗?”

  “他们跟你才不一样!”她想都没想便回敬。

  该死!她应该生气──而她也确实生气打人了,然而她更气的是自己心底竟期望他就这么吻着她,不要停……她疯了,一定是疯了!

  千是吗?”唐宇飞目光冷冽地直祝着她,神色阴骛,“那么,我们来就做点和他们不一样的好了。”

  他脸上的神色是她陌生的,曹雨裳先是一愣,跟着本能催促她最好快离开!但她才转身,整个人已经被唐宇飞抱住。

  “孟思!兰嬷嬷!”吓得花容失色的她仓皇大叫。

  “不用白费功夫了,没我的许可,她们不会也不敢进来的。”

  微眯起眼欣赏她脸上令人熟悉的惊慌失措表情,唐宇飞的原始本能一点一滴地苏醒,现在的他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要在令无愁身上烙印下属于自己的记号,教其他人再也不敢也不能来招惹她!

  “可恶!放开我,你不要过来!”她的拚命挣扎此时此刻全是徒劳无功。

  唐宇飞抱着她往床的方向走去这个举动令她焦躁难安,天!他想强暴她吗?曹雨裳使劲地捶打他,甚至张口想咬他,却怎么也无法令他松开铁钳般的臂膀。

  盛怒之下的唐宇飞将她丢到床上,然后开始动手解衣服。

  “你疯了吗?”她惊叫着提醒他,希望他的理智快回来。“你有未婚妻了,也快要娶亲,你怎能在这个时侯做出这种事?!”

  “那又如何?”俊颜上只有一抹暧昧,手里的动作没停过。

  如果她以为这么说他就会害怕或罢手,那就错了。

  “只要我唐宇飞想有三妻四妾,谁又能干涉得了我?”

  “你想不代表我就会愿意!”

  他赤裸而线条美好的上半身已经够让人脸红心跳,加上他又说着存心激怒她的话,曹雨裳觉得自己简直要着火了。

  “这就是问题所在,不过我相信它很快便会解决了。”唐宇飞唇畔扬超前所未见的邪恶笑容。

  “不要──”

  她的尖叫声消失在他狂风暴雨般的吻与掠夺中……

  *

  “为什么……为什么你非得这么对待我?对你而言,我就那么轻贱吗?可以让你为所欲为、任意对待吗?这就是我与她的不同,是不是?”凝视着身边那张沉睡的俊脸,再盯着他在睡梦中仍不肯稍微松开、紧紧扣着她手腕的大掌,曹雨裳颤抖着声音轻问。

  她咬着唇,不想哭泣示弱,但泪水却如断线珍珠般不听使唤地掉了下来。

  曹雨裳认为自己该为此感到羞耻,因为她的反抗与推拒最终竟转为迎合与欢愉,到最后她甚至是抱着他共同到达极乐巅峰的……

  “如果爹娘还在的话,他们会怎么看待这一切呢?”

  更重要的是,他们日后将如何面对这一切呢?当作一切都没发生过吗?他虽然表明可以拥有三妻四妾,但她怎么可能接受,思及此,她那张绝美的脸上一片茫然。

  “无愁。”董孟思在门外轻声喊着。

  “该死!”曹雨裳低咒。

  她好不容易才扳开唐宇飞的五指,抽回自己的手,放下床幔,抹去脸上的泪痕,匆匆穿上衣衫,胡乱以木梳将长发梳顺,然后前去开门。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扰你们……”

  其实屋里所发生的事董孟思心里早猜着七、八分了,但现在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说。

  “没关系。”俏脸不受控制的一红,曹雨裳故作镇定地问:“怎么了?”

  “有一个叫李大富的人来到兰桂楼说要找曹雨裳,他说是曹雨裳的继父,前几天还在月老庙见过她的,丫鬟说这儿没有曹雨裳这人,可他坚持有,我碰巧路过听到,虽然名字不一样,可我猜他想见的人是你,因此便赶来告诉你。”

  这时,床上的人眼皮动了动……

  曹雨裳蹙超眉,“他有说是为了什么事吗?”

  “只说有东西要给你。”

  搞什么鬼……不会又打算借钱吧?依着先前的经验,曹雨裳第一个闪过脑海的念头并不是太好。

  见她脸色有些难看,董孟思体贴地道:“如果你不想见他,我去帮你回绝掉。”

  “不,没关系。”曹雨裳阻止她,“我去看看他究竟想做什么。孟思,我们到你房里,帮我梳妆好吗?”她这副样子无法出去见人。

  “嗯。”董孟思点头应允。

  *

  “雨裳!”一见到来人,李大富赶忙迎了上去,一边羞赧地笑着。

  “我之前给的银子应该可以吃上十天半个月,你已经花完了吗?”曹雨裳不带任何表情地开口。

  “不是这样的……”李大富忙不迭摇头否认,“我今天来为的不是这件事。”

  “哦?”她微挑眉,“你还有别的目的?直接说吧。”

  李大富不怪她对自己的态度如此冷淡,毕竟犯错的是他,怨不了别人。

  他以微抖的手自怀中掏出一块凤纹玉佩递到曹雨裳面前,她一眼瞥见时当场愣住了。

  “这……”她脸上有着藏不住的惊讶,“这块玉佩不见很久了。”

  这块凤纹玉佩她再熟悉不过,这正是当初唐老爷亲手交给父亲的订婚信物,如今再看到它,她心中一阵愕然与怅惘。

  “是……是我拿去当掉的。”李大富跟红着脸像极力忍耐着羞耻般地说着,“自从你被卖到兰桂楼之后,我一直想着要将它赎回来,现在心愿算实现了,我把它物归原主。”

  注视着那块玉佩,曹雨裳美丽的脸上神色复杂,甚至不晓得自己是不是该伸手接过来。

  “雨裳,拿去啊!这原本就是你的,是我不好,我一时鬼迷心窍,竟将这么重要的东西拿去典当……”

  其赏李大富并不晓得这块凤纹玉佩背后的故事,只是曹雨裳自小便戴着它不离身,他自然猜想这玉佩对她有着极重要的意义。

  一日由于要沐浴之故,曹雨裳解下它顺手放在梳妆台上,被正好路经她门口的李大富撞见,而当时他又急需用钱,因此便顺手牵羊……

  见曹雨裳仍犹豫着,李大富突然一把将玉佩塞到她手中,然后逃也似地离开兰桂楼。

  事实上曹雨裳之所以迟迟未伸出手,是想着再拥有那块玉佩也没意义了,毕竟人事已非了。

  握着手中那块仍温热的凤纹玉佩,两行泪水滑下她的双颊。

  *

  李大富前脚才刚离开兰桂楼,正为一偿长久以来的愿望而松一口气时,一阵低沉的男声倏地自他背后响起。

  “请留步!”

  李大富反射性回头,但见一名衣衫有些不整,但仍不掩不凡器宇的男子,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唐宇飞。

  “有、有事吗?”李大富小心翼翼地问着,一边在心中猜测这么一位贵气逼人的公子找上自己所为何事。

  “请问你是曹雨裳的继父吗?”唐宇飞试探性地问,眸中闪着难以察觉的兴奋与焦急。

  “这……”李大富犹豫着,不晓得该不该承认,也不知道一旦承认后会不会为雨裳带来麻烦。

  像看出他心中所想一般,唐宇飞以安抚的语气说:“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也不会伤害她,我保证!”

  见他一脸坦诚,李大富终于点了头,“是的,我是雨裳的继父……”

  俊朗的脸上飞快掠过一丝不敢置信与狂喜,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唐宇飞只觉一颗心都要跃出胸口了。

  但他表面上仍维持着冷静,“在下唐宇飞、有些一事情想请教你,如果方便的话,我请你上天香楼吃个饭。”

  唐宇飞!如雷贯耳的三个字直敦李大富傻住了。

  *

  回来时,床铺已惊空了,曹雨裳感到自己的心似乎像离去的人儿一般也跟着空了。

  “无愁……呃,或者我该叫你雨裳?”

  “对不起。”曹雨裳冲着情同姊妹的董孟思歉然一笑,“我不是故意瞒你的,只是不想在这种地方使用真名,怕辱没了父母。”

  “没关系。”董孟思微笑点头,“我明白。那么,我还是叫你无愁吧。”

  “孟思,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吗?”

  “当时看到你继父的人不多,所以我想应该没有吧。”

  “可以为我保密吗?”        ,

  其实她担心的是别人得知凤纹玉佩一事,虽然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在唐宇飞的婚事大致底定的这个节骨眼上,她不希望横生枝节。

  “当然没问题。”董孟思展颜笑道。

  望着她的笑容,曹雨裳忍不住说:“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能一饼替你赎身,我们两个一起离开这儿,或许还能一起过日子……”

  “傻瓜!”董孟思难得严肃地瞪了她一眼,“你先担心自己吧,我的事我自儿个会想办法的。”

  她知道唐少爷即将娶亲一事对无愁而言打击不小,也明白尽速离开这个伤心地对她而言是件好事。

  “如果……”曹雨裳沉吟着。

  董孟思拍拍她的手,“不要再有什么如果了,你以为现在兰嬷嬷还敢让你见其他人吗?”

  “也是。”虽然不应该,但思及向来镇定如泰山般的兰嬷嬷被唐宇飞吓得面无人色、上下排牙齿打颤的样子,曹雨裳不由得扬唇失笑。

  “你总算笑了。”董孟思这才稍稍放下心上的一块大石,贴心地问:“要不要沐浴?我去替你准备。”

  “好,谢谢。”

  直到董孟思的身影完全消失,曹雨裳才拿出那块凤纹玉佩,轻抚着它,内心五味杂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