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红妆别想逃[澄净]

红妆别想逃 第9章(1)作者:澄净

  沐浴过后,身心顿感轻松的曹雨裳推门进房,便见到桌子前坐着她以为已离开的那个人。

  他身上的衣衫已是另一套,显然是回家过了。

  她的小脸一红,竟有些不知如何面对他──在发生那件事之后。

  “唐少爷。”见他又出现,董孟思也有些惊讶。

  “我有事同无愁说,你先出去。”唐宇飞挥退了她,然后冲着立在门口一动也不动的曹雨裳,扬起帅气的笑容道:“过来。”

  “有什么话你可以直说,我在这里也听得到。”她文风不动,只是垂睫把玩着衣袖。

  “你打算和我呕气到什么时候?”她的冷淡打坏了他的好心情,令他心烦意乱。

  “我没有。”曹雨裳嘴硬地回了句。

  黑眸闪了闪,唐宇飞霍然起身,见他有所动作,她下意识转身就要逃。

  “不许走!”

  一道掌风将门‘砰’的一声关上。

  他抢在曹雨裳要开门之前挡在她面前,一把扣住她的纤腰抓过她,咬牙问:“什么时候我成了让你避之唯恐不及的蛇蝎了?”

  “怎么会呢?唐少爷可是兰桂楼的贵客,兰桂楼上上下下欢迎都来不及了,又怎么会有避如蛇蝎这种事?”她强颜笑着的同时却做着相反的事。

  唐宇飞冷眼看着心口不一,推拒着自己的她,“那你这是在做什么?”

  “男女授受不亲,我想我们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明知说这些已经太迟,但她就是不愿与他过于接近,那会让她情迷意乱,无法思考。

  “来不及了。”他将她搂进怀里,柔声道:“你已经是我唐宇飞的人了。”

  “那件事是个意外。”曹雨裳故作不在乎的淡淡一笑,那也可以说是她激怒他的后果。“所以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要抢在他伤害她之前先撇清一切,那也许会让她不那么痛。

  “你也是,唐少爷。”她缓缓抬起头,美丽的大眼终于正视他。“成亲在即的你和一名青楼艳妓闹出这种丑闻可不好。”

  “青楼艳妓?”他的眸光沉郁,“我不准你这么说自己!”

  “这种事就算我不说,大家也都知道吧?别人不是呆子也不是瞎子。”她的笑容十分冷淡,往日的耀眼与淘气全然不复见。

  “那天在月老庙你都听到了,是不是?”除此之外,他想不出第二个让她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原因。

  “有没有听到很重要吗?”

  就算当天她不在场,那件事也一样会发生,那是早就注定好也是决定好的。

  “你在意是不是?”他带着期盼地问:“你不希望我另娶他人是不是?”

  “那不关我的事。”曹雨裳困惑地扫他一眼,“什么时候唐少爷的事轮到我来决定了?我是你的谁?”

  “你是我的未婚妻,曹雨裳。”

  瞥见她脸上浮现的讶异与迅速闪出的泪光时,唐宇飞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

  *

  “什么?你找到失散多年的未婚妻了?!”听完好友的叙述,雷霆钧差点自椅子上跌下去。

  唐宇飞想了想,说失散有点奇怪,毕竟他不记得见过她,因此他纠正道:“是失联,应该说失联或失踪比较恰当。”

  “喔,好啦,管他是什么,总之你消失多年的未婚妻如今又出现了,是吗?”雷霆钧确认着好友的话。

  “嗯。”

  雷霆钧挑眉,“这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挑在你快成亲的时候出现,你不觉得这之中可能大有文章?”

  对于太过巧合的事他都会下意识感到怀疑。

  “你说的我不是没想过,只是──我相信她。”

  唐宇飞自花瓶中抽出一朵兰花把玩着,并凑近鼻子闻着。

  他想起她身上的馨香,甚至记起那具柔嫩的娇躯在自己身下蠕动、娇喘连连的模样……唐宇飞顿时又感到全身一阵燥热,连忙克制住不断涌上来的情感与欲望,他可不希望当着好友的面失控。

  “你相信她?”雷霆钧敏锐地发现这句话是关键。“你见过她了?”

  “嗯。”俊颜上掠过一抹笑意,“是非常有个性的一个小女人。”

  更重要的是,她总能逗得他非常开心……好吧,生气也有啦,但和她在一起总是喜乐多于哀怒。

  相识多年,雷霆钧几时见过好友的眉眼这般温柔,以前对着那些女人甜言蜜语不算的话。

  “看样子你喜欢上她了。”他下了个结论。

  “我是喜欢她。”

  不止是喜欢,占有欲还极强,他想起教自己失控的原因──他完全见不得她在别的男人面前媚笑。

  “除了你相信她之外,有其他证据吗?”雷霆钧谨慎地问。

  唐宇飞拿出一只龙纹玉佩,“她身上有一块凤纹玉佩,可以与我的龙纹玉佩合而为一成一个圆,象征龙凤呈祥,这件事只有我们双方的父母知道。”

  “真是太妙了!”雷霆钧忍不住赞叹,“不过,你父母还不晓得这件事吧?”

  “嗯。”

  父亲那边还好,但唐宇飞知道母亲心中存着相当程度的门户之见──放然,那可能也是为了他、为了唐家的名声着想──因此如何开这个口让他颇为苦恼。

  “有这么鞋以启齿吗?”雷霆钧发现好友愁眉深锁,“既然是他们十八年前立下的约定,自是该履行。”

  “如果事情有这么简单,我就不必找你商量了。”唐宇飞不自觉叹了口气。

  “难得你会想听我的意见!”雷霆钧瞬间眉飞色舞了起来。“快说来听听,我对棘手的事最有兴趣了。”

  “你会不会太高兴了点?”唐宇飞的语气有些不悦。

  “喂,是你有求于我,姿态还摆这么高!”雷霆钧推了好友一把。

  “真是够了。”唐宇飞横他一眼,开始娓娓道来事情始末。

  *

  “什么?你确定真的见到那块凤纹玉佩了吗?!”没想到还能找到挚友一家子,唐老爷的语气里难掩激动。

  “我想应该不会有错。”

  唐宇飞先找上比较容易下手的父亲,他与雷霆钧商量的结果是:若能获得父亲的支持,那么母亲那关可能会容易得多。

  “在哪儿?雨裳在哪儿?”虽然相隔十几年,可唐老爷还是轻易便能叫出他选定的儿媳妇的名字,因为那可是他取的。“她的父母怨呢?你在哪里见到他们的?快带我去找他们!”

  “这……”唐宇飞迟疑了一下才低声道:“除了雨裳之外,曹伯父与曹伯母都已经去世了。”

  “啊?”满心盼望着能再见故友一面的唐老爷不由得傻眼。“去世了……怎么会?我们约好今生一定要再相见的啊。”

  “曹伯父是得了急病去世的,曹伯母则是忧郁而终。”

  “那雨裳她?”

  “这就是问题所在。”

  终于到了该摊牌的时候。

  “爹,您要我娶她吗?”唐宇飞这问题带着心机。

  “当然!”唐老爷二话不说地道,他一直谨记着十八年前定下的婚约。

  “不管怎么样?”

  “雨裳现在是孤女了,咱们更该照顾她,不是吗?”唐老爷不假思索道,跟着他警觉地看了儿子一眼,“难道你见过她了?”他原以为这只是儿子四处托人打听及调查的结果。

  “嗯,我不只亲眼见到那块凤纹玉佩,也见过曹雨裳了。”

  “那么你喜欢她吗?”他担心儿子会反对这门亲事。

  “我喜欢她,非常非常喜欢。”唐宇飞斩钉截铁地道。

  “真的?”唐老爷大乐,“她在哪儿?快,我要看看她!”

  能让花心多情的宝贝儿子这么说的女人他肯定要见见,更何况对方还是他挚友的女儿哪!

  “爹先别高兴得太早,娘不会同意的。”唐宇飞故作丧气的提醒父亲。“这……”唐老爷愣了下,想起近日正紧锣密鼓地打理着儿子婚事的妻子。

  “也是……”他长声一叹,“你娘都多次找楚老爷、楚夫人还有楚小姐上门来吃饭了,想来那名单之中她最中意的就是楚小姐了。”

  “爹,您与曹伯父的约定不会不作数了吧?”父亲的叹息令唐宇飞心中警铃大响,立刻紧张地问道。

  闻言,唐老爷露出会意的笑容。

  “哦,原来你是来讨救兵的啊?”

  “如果只是单纯拒绝楚家亲事的话,我还有把握。”

  “怎么?难道难处不止这一件?”

  “嗯……”接下来这才是唐宇飞真正单心的。“我怕娘不会接受雨裳。”

  *

  “你们两个要离开?!”

  原本端坐在大厅里闲闲摇着扇子的兰嬷嬷在听完曹雨裳的话后,两颗眼珠子瞪得像铜铃一样大。

  “是我听错了还是你说错了?”她难以置信地问。

  “都没蜡,兰嬷嬷。”董孟思笑吟吟地开口证实。

  “可……你们俩加一加还欠我两干多雨银子!”兰嬷嬷连忙命丫鬟搬出算盘和帐册,噼哩咱啦的打起算盘来,一会儿后宣布道:“一共是两千四百二十七两。”

  “两千四百二十七雨是吗?”曹雨裳气定神闲一笑,不慌不忙地自怀中掏出数张银票,“请您清点吧。”

  “这……”兰嬷嬷看着面前那叠银票,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哪来这么多钱?”

  “兰嬷嬷连来处都要问吗?我不记得需要交代得这么清楚。”

  “可……”惊讶归惊讶,兰嬷嬷数钱的动作还是十分快速,没多久她就数完了。

  “没错,是两千四百二十七两。”

  “那我们的卖身契呢?”曹雨裳朝她伸出手。

  虽然感到不可思议,但兰嬷嬷也只能依约取来曹雨裳与董孟思的卖身契。

  “这是你的,这是孟思的。”交给她们的同时,她还是忍不住疑惑地问:“你们究竟是怎么办到的?总不会是天上掉下来礼物吧?还是唐少爷?是唐少爷对你的恩宠吗?”

  听到这话,曹雨裳的眉不由得蹙了起来。

  “兰嬷嬷,你似乎管太多了。”

  见她不高兴,兰嬷嬷讪讪地笑道:“不过是随口问问,如果是唐少爷愿意花钱赎你而我却被蒙在鼓里,那岂不是太没意思了吗?”

  “现在城里谁人不知唐少爷即将成亲,而且对象极可能是楚家的大小姐。”

  “所以我才觉得奇怪啊!唐少爷都名草有主了,又怎么会来招惹你?”

  “兰嬷嬷,说话最好小心点。”曹雨裳笑着,口吻却蕴含着警告。“我和唐少爷的事要是传了出去。坏了唐少爷的婚事,你说倒楣的会是谁呢?”

  “这……”兰嬷嬷碰了一鼻子灰,也只能暗骂在心底。

  这令无愁果然不是盏省油的灯,她要离开了也好,省得自己一天到晚为她担心东烦恼西的。

  “这件事唐少爷知道吧?”

  她可不希望届时发生唐少爷上门找她要人这种事。

  “这还用得着说吗?”曹雨裳笑得无比甜美,“当然──”不知道。她在心底补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