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红妆别想逃[澄净]

红妆别想逃 第10章(2)作者:澄净

  下一瞬间,唐宇飞已经‘说到做到’的将她一把抱起了。

  “呀!你干嘛?放我下来!”

  但他可不管她的尖叫,径自对好友道:“霆钧,我不进去了,替我跟舒宇说声抱歉,告诉他,我终于找到逃亡已久的未婚妻,而现在我和她之间有许多事必须处理。”

  “了解。”雷霆朝他竖起拇指,眨了下右眼,转身对董孟思道:“姑娘,我少了个伴,你的好姊妹又有了未婚夫作陪,不如咱们一同进去吧?”

  “这──”董孟思俏脸一红,为难地看着曹雨裳。

  “不!不要去!孟思,别丢下我!快去帮我报官,就说有人强抢良家妇女!”

  曹雨裳尖声叫着,“求求你别丢下我,拜托!”

  你就让她快快乐乐去吃顿喜宴会怎么样?”唐宇飞哭笑不得,瞧她惨叫得彷佛他要对她不利似的。

  “走吧。”雷霆钧拉走尚在犹豫的董孟思,留给这对历经波折的情人私人空间。

  知道自己已成瓮中鳖后,曹雨裳转而发号施令道:“我要回绣坊。”

  “可以。”唐宇飞同意,“我也想看看你有没有在绣坊里偷藏男人。”

  “你!”他的话对她而言是非常严重的指控与伤害,她气得用力捶了他一记。“你不要含血喷人!”

  见她红了眼眶,唐宇飞想都没想道歉之词就脱口而出,“对不起,我只是开开玩笑。”原有的满腔埋怨与怒火全被她盈眶的泪水给浇熄了。

  “往前直走,走快点!”她用力掐着他的脸颊,指挥道。

  “痛痛痛!你这摆明了是欺负我现在没办法还手嘛!”

  “不然你放我下来啊!”她露出估上风的表情。

  “不放!痛死都不放!”唐宇飞二话不说地拒绝,再失去她一次,他一定会疯掉。

  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令曹雨裳心中为之一甜,跟着对他那张引以为傲的俊脸开始又掐又搓又揉以报复他今日的霸道和专制。

  “喂喂喂,我们现在在街上。”他忍不住抗议,“被你这样一摧残,别人都认不出我是江南最帅的男人了。”

  “哦,你到现在还这么在乎这个吗?”曹雨裳俏脸一沉,声音瞬间没了温度。

  “那当然!”唐宇飞洋洋得意地道:“就像当初你不也是被我这张令潘安也蒙羞的脸孔吸引的吗?”

  “嗯……”她突然感到一阵恶心,捂着嘴巴就要吐了。

  “你这丫头会不会太不给面子了。”唐宇飞觉得心灵受到严重创伤。

  “不是!”她连连拍打着他,困难地道:“快放我下来!我想吐……”

  见她的神情不像在说笑,唐宇飞忙轻轻放下她,而一落地,曹雨裳立刻冲到路旁干呕。

  “这个可恶的小家伙总是这么折磨你吗?”唐宇飞寸步不离地守在她身旁,心疼之情溢于言表。

  吐过后感觉比较舒服之后,曹雨裳这才有空瞪他,“你以为这是谁做的好事!”

  “放心,等他出世后,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他的。”唐宇飞拍胸承诺。

  虽然曹雨裳一天到晚也这么想,可就是不许别人说。

  “你敢!”她眯起媚眼瞪向他,“你没听过什么叫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吗?”

  “我就是因为看到佛面如此苍白难过,所以才这么说。”唐宇飞深情地盯着她。

  “就会甜言蜜语!”她偏过头不看他。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话听在现在的她耳中很受用。

  孩子,你爹来看你了,你是不是很开心,嗯?她在心里对着肚子里的宝贝说着,她正沉思着,唐宇飞冷不防搂上来抱住她。

  “喂,你会不会太旁若无人了!”

  曹雨裳正要开骂,温柔的声音随即自头上响起,“当我的妻子,陪在我身边,不要再离开了。”

  这番温情的表白令她鼻子一酸,逞强道:“说什么傻话,没有你,我和孩子也可以过得很好,我会全心全意抚养他长大的。”

  “你说什么?”唐宇飞消逝无踪的怒气这会儿又回来了。“你是说有我没我都没关系吗?”

  “废话!”她不甘示弱地瞪回去,“不然你以为我会是那种愿意屈就做小的人吗?”

  唐宇飞陡地失笑出声,跟着是哈哈大笑。

  “这句话哪里好笑?”她脸上倏地罩上一层寒霜。

  “傻瓜!”他冷不防捏着她小巧的下巴,以认真的口气说:“我如果会娶亲,对象一定是那个叫曹雨裳的悍妇。”

  “为什么?”她愣住了,“你没成亲吗?”

  顾不得计较最后那两个字,曹雨裳直接问出最重要的问题。

  “我很想啊!原本五个月前我就该成家了,可惜我的新娘半途跑了,临走前还狠心地当了我给她的定情之物,你说我要娶谁去?”

  唐宇飞口气十分哀怨,然而他才刚说完,身旁居然传来啜泣声。

  “喂,这是什么反应?嫁给我有这么惨吗?”他慌了手脚,忘记怀中还有手帕,而是直接以衣袖揩去她的泪。

  “笨蛋!”她又哭又骂。

  “是啊,我是笨蛋,人家都说物以类聚,我是笨蛋的话,那你是什么?”他捏了她的鼻子一把。

  “呆子!”曹雨裳破涕为笑。

  “好啦、好啦,是什么都好,你高兴就好。”

  唐宇飞作梦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如此宠溺一个女人,现在他终于明白什么叫世事多变,更重要的是,他喜欢这种变化,也感谢这种变化。

  *

  “舒服点了?”

  “嗯。”

  “要不要我抱你?”

  “我自己可以走。”

  “不舒服要说。”

  “你以为我会放过折磨你的机会吗?”

  “我想是不会。”

  “好啦,不鬼扯了,我有话要问你。”

  “嗯?”

  “你的家人知道我们的事了?”

  “他们连你是谁都知道了。”

  “那我曾经待过兰桂楼的事……”

  “也知道了。我们总不可能瞒他们一辈子,不是吗?”

  “他们……不在意吗?”

  “看在我这张帅气的薄面上,当然不在意。”

  “够了,我要听实话!”

  “这就是实话!好啦,还有……我告诉他们你又兕又泼辣,这点我娘十分喜欢。”

  “什么?你不会真的这样说吧?”

  “我就是这么说,你不能要求一个以诚实为做人处世原则的人说谎话吧?”

  “见鬼!你哪是!快啦,跟我说实话!”

  “你不相信我刚刚说的话?”

  “谁信你的鬼话连篇!”

  “那好,我们一起回江南,让他们亲口告诉你,怎么样?”

  “我……我怕……”

  “这世上还有你会怕的事?”

  “废话!当然有!”

  “放心吧,一切都有我!瞧我长这么高,天塌下来第一个压到的也是我,你担心什么?”

  “担心你根本不懂我的担心!”

  “现在要玩绕口令吗?”

  “你能不能偶尔认真一点!”

  “好啦,不逗你了。我家人都认定你是唐家未来的媳妇、我唐宇飞未来的妻子了,你不回去怎么对得起他们的殷殷期望?先说宇婕,就是我那个令人又爱又恨的妹妹,她直嚷着要你快出现帮忙她修理我呢!再说我爹,成天絮絮叨叨地说要看伯木和婉蓉的女儿,他还说你这好听的名字可是他取的,一脸得意洋洋的!然后是我娘,她听我说你和她个性一模一样,巴不得你早点进门管束我呢!”

  “他们真的这么说?没骗我?”

  “你还有资格这么质问我,到底是谁被耍得团团转?”

  “你的气量怎么这么狭小?要嫁你这种小鼻子小眼睛的人,再让我考虑一下。”

  “不准!你折磨我多久了,自己说!”

  “好啦、好啦,爱记恨。”

  “哼,嫁了才原谅你。”

  “嫁了之后就不准再提起这些事。”

  “连以后跟孩子哭诉也不行?”

  “当然不行!”

  “那要不要娶……我再考虑一下好了。”

  “揍你喔!”

  “喂喂喂,君子动口,小人动手喔!”

  “错了,是君子动口,淑女动手!”

  “哇,好痛喔!你要谋杀亲夫啊……哎呀,别跑啦,我又不会生气……快停下来!别用跑的!”

  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迎风飘来,大街上许多行人均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出神地望着一位俊逸挺拔的男子追在一名清丽绝尘的孕妇后头跑又是求又是哄……



  【全书完】